我的遊蕩 (一)

從阿拉善到橋頭的這條石頭路把外界和山野連接起來,而遍布山野的無數條纖窄山道又將每一頂氈房和石頭路連接了起來。因此,其實深藏在山野中的每一頂氈房都是被穩穩當當地系在現實世界之中的。

這些年,除了牧人、伐木人和生意人外,遊客們也悄然而至。作為深山最繁華之處的“小香港”,耶喀恰的旅遊服務立刻跟上。至少有五頂氈房掛出了“招待所”的牌子。住宿者每人每天五塊錢,並提供一頓早餐。有一家特別黑心,竟然收八塊錢。

但是由於沒有手機信號,大部分遊客對這裏深感失望。

說實在的,如果不是得在這裏過日子,對這山野,連我都不會太感興趣的。想想看:一大早就從富蘊縣(遊客差不多全是富蘊縣的)坐車過來,石頭路顛得跟篩豆子似的,篩到地方太陽也快落山了。顧不上找吃的就得抓緊時間扛著相機拍黃昏,拍牛拍羊拍駱駝。在夜色降臨之前,得趕緊住進五塊錢的招待所平躺著不動,好容易緩過精神,還得趕緊就著蠟燭打撲克牌,並且不能打太晚,第二天還要早起拍日出……拍完日出就得抓緊時間往回趕。回去又得篩一整天!

為什麽就玩兩天時間?因為雙休日就兩天……好容易有兩天假期,卻花錢出來挨篩。

總之,我不是一個過路者,相比之下,我與山野的緣分更深一些。這個世界因為與我的生活有關而使我心有憑持。這石頭路上上下下的每一個角落,也因我時常穿梭、耽留而令我深感親切,頗為踏實。當我騎著馬走在石頭路上,迎面遇到的遊人羨慕地打聽:“多少錢租的?”我說:“自己家的。”口氣淡然,卻無疑給他當頭一棒。

總之,和遊客比起來,我是底氣十足的。但比起牧人……我又是個徹頭徹腦的走馬觀花者。我這算什麽啊,沒法解釋的,莫名其妙的一個人……

夏天是繁忙的季節,家庭中的每個成員都被分配了固定的工作,離開一個人都會引起日常生活的混亂。因此從早到晚無所事事地到處遊蕩是不可能的。只有幹完所有活後才可去附近林間散步,且黃昏之前還一定得趕回家。但總的來說,大部分的散步還算從容悠長。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