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龍《人類的故事》25 羅馬帝國的衰亡

羅馬帝國的黃昏

古代歷史教科書把公元476年定為羅馬帝國滅亡之年,因為在那一年,末代羅馬皇帝被趕下了寶座。不過正如羅馬的建立並非朝夕之功,羅馬的滅亡也是一個緩慢消亡的過程,以至絕大多數羅馬人根本未能覺察到他們熱愛的舊世界氣數已盡。他們抱怨時局的動蕩,喟嘆生活之艱難。食品價格奇高,可工人的薪水少得可憐。他們詛罵奸商們囤積居奇的行為。這些人壟斷了谷物、羊毛和金幣,只管自己牟取暴利。有時遇上一個貪得無厭、橫征暴斂的總督,他們也會起來造反。不過總的說起來,在公元頭4個世紀裏,大多數的羅馬人依舊過著正常日子。他們照常吃喝(視錢囊的鼓癟,盡量購買),他們照常愛恨(根據他們各自的性格),他們照常去劇場(只要有免費的角鬥士搏擊表演)。當然,像所有時代一樣,也有不幸的人們餓死。可生活在繼續,而人們一點不知道,他們的帝國已註定要滅亡的命運。

他們怎麽意識得到迫在眉睫的危險呢?羅馬帝國正在處處顯示著輝煌繁榮的外景。有寬闊暢通的大道連接各個省份;有帝國警察在勤勉地工作,毫不留情地清除攔路盜賊;邊界防禦良好,使居住在歐洲北部荒野的蠻族不能越雷池一步;全世界都在向強大的羅馬進貢納稅;而且,還有一群精明能幹的人們在夜以繼日地工作,試圖糾正過去的錯誤,爭取使帝國重返共和國早期的幸福歲月。

不過正如我在上一章講過的,羅馬帝國的根基已經銹蝕,造成它衰敗的深層原因從未被弄清楚,因此任什麽改革都不能挽救其註定滅亡的命運。

從根本上說,羅馬首先且一直是一個城邦,跟古希臘的雅典或科林斯並無多大區別。它有足夠的能力主宰整個意大利半島。可要作整個文明世界的統治者,羅馬從政治上說是不合格的,從實力上講是無法承受的。它的年輕人大多數死於常年的戰爭。它的農民被沈重的軍役和賦稅拖垮,不是淪為職業乞丐,就是受雇於富有的莊園主,以勞動換取食宿,成為依附於富人們的“農奴”。這些不幸的農民既非奴隸,也不是自由民,他們像樹木和牲畜一樣,成為他們所侍奉的那塊土地上的附屬品,終身無法離開。

帝國的榮耀是最高目標。國家意味著一切,普通公民則什麽也不是。至於悲慘的奴隸,他們興奮地傾聽保羅宣講的言辭,接受了那位謙卑的拿撒勒木匠所散布的福音。他們並不反抗自己的主人,相反,他們被教導要溫柔順從,盡力遵照主人的意旨行事。不過,既然眼前的世界無非是一個悲慘的寄身之所,不能有所改進,奴隸們也就全然喪失了對現世的興趣。他們寧願“打那美好的仗”,為進人天堂樂土而傾力付出。但他們不願為羅馬帝國打仗,因為那不過是某個野心勃勃的皇帝為渴求更多更輝煌的勝利,在努米底亞或帕提亞或蘇格蘭發動的侵略戰爭。

這樣,一個又一個世紀過去了,情形變得越來越糟。最初幾位羅馬皇帝還肯保持“領袖”傳統,授權部族的頭人管住各自的屬民。可二、三世紀的羅馬皇帝卻是些職業軍人,變成了地地道道的“兵營皇帝”,其生存全系於他們的保縹,即所謂禁衛軍的忠誠。皇位的輪換如走馬燈,你方唱罷我登台,靠著謀殺劈開通向帝王寶座的道路。隨後,篡位者又迅速地被謀殺,因為另一個野心家掌握了足夠財富,能賄賂禁衛軍發動新一輪的政變。

與此同時,野蠻民族正在頻頻敲擊北方邊境的大門。由於再沒有土生土長的羅馬士兵可抵禦侵略,只能招募些外國雇傭軍去對付來犯者。這些外國雇傭兵可能正巧與他抗擊的敵人屬於同一種族,不難想見,他們在戰鬥中很容易產生對敵人的憐憫之情。最後,皇帝決定實驗一種新措施,允許一些野蠻部族在帝國境內定居。其他的部族也接踵而至。不過他們很快就怨氣沖天,抗議貪婪的羅馬稅吏奪走他們僅有的一切。當他們呼聲未能得到重視,他們便進軍羅馬,更大聲的呼籲,以便得到皇帝陛下的聲音。

東羅馬帝國

這樣的事情常常發生,使得作為帝國首都的羅馬變成了一個令人不快的居所。康士坦丁皇帝(公元23至337年在位)開始尋找一個新首都。他選擇了位於歐亞之間的通商門戶拜占庭,將其重新命名為君士坦丁堡,把皇宮遷到這裏。康士坦丁死後,為更有效率地管理,他的兩個兒子便將羅馬帝國一分為二。哥哥住在羅馬,統治帝國的西部;弟弟留在君士坦丁堡,成為東羅馬的主人。

接下來到了公元4世紀,可怕的匈奴人造訪歐洲。這些神秘的亞洲騎兵在歐洲北部整整馳騁了兩個世紀,以殺人流血為職業,禍患四方,直到公元 451年在法國沙隆的馬恩河被徹底擊敗為止。當匈奴人進軍到多瑙河附近,對當地定居的哥特人產生了極大的威脅。為了生存,哥特人被迫侵人羅馬境內。瓦倫斯皇帝試圖抵禦哥特人,在公元378年戰死於亞特裏亞堡。22年後,同一群西哥特人在國王阿拉裏克的率領下,向西挺進,襲擊了羅馬。他們沒有大肆劫掠,只是毀壞了幾座宮殿。接著來犯的是汪達爾人,他們對這座具有悠久歷史傳統的城市缺乏敬意,縱火搶劫,造成極大的破壞。接下來是勃艮弟人,然後東哥特人,阿拉曼尼人,法蘭克人……,侵略沒完沒了。羅馬最終變成了任何野心家都唾手可得的獵物,只要他能召集一批追隨的亡命之徒。

公元402年,西羅馬皇帝逃往拉維納。這裏是一座海港,城墻高大,防禦堅固。就是在這座海濱堡壘,公元475年,日爾曼雇傭軍的指揮官鄂多薩企圖瓜分意大利的土地。於是,他采用溫和而有效的手段,將最後一任西羅馬帝國皇帝羅慕洛·奧古斯塔斯趕下了寶座,宣布自己是羅馬的新主宰。正被國內事務弄得焦頭爛額的東羅馬皇帝無暇他顧,只得承認這一事實。鄂多薩統治西羅馬帝國余下的省份,長達十年之久。

過了幾年,東哥特國王西奧多裏克率部侵人這個新建立的王國,攻克拉維納,在鄂多薩自己的餐桌上殺

死了他。西奧多裏克在西羅馬帝國的廢墟上建立起一個哥特王國。這個國家也未能維持多久。到公元6世紀,一夥倫巴德人、撒克遜人、斯拉夫人、阿瓦人拼湊起來的烏合之眾侵人意大利,摧毀哥特王國,建立了一個以帕維亞為首都的新國家。

連綿的戰火,最終使帝國的首都淪為一片無人照管、絕望蔓延的瓦礫。古老的宮殿被強盜們反覆洗劫,只剩下空空如也的殘垣頹壁。學校被燒毀,老師們被活活餓死。富人被趕出他們的別墅,取而代之的是渾身毛發、散發惡臭的野蠻人。帝國的大道因年舊失修而塌陷,橋梁斷絕,早已不堪使用。曾經興盛的商業貿易停頓了,繁榮的意大利變成了一塊死寂之地。世界的文明——一歷經埃及人、巴比倫人、希臘人、羅馬人幾千年的辛苦工作所創造的成果,曾把人類的生活提升到他們的遠祖不敢夢想的境界,如今卻面臨在西方大陸上消亡的危險。

當然,遠東的君士坦丁堡作為帝國的中心還繼續存在了1000年。不過它很難被看作是歐洲大陸的一部分。它的興趣和心思都朝向東方,忘記了自己是歐洲出身。漸漸地,拉丁語讓位於希臘語,羅馬字母被廢棄不用,羅馬法律用希臘文重寫,並由希臘法官加以解釋。東羅馬皇帝成為受到神一樣崇拜的君主,其情形如同3000年前尼羅河谷的底比斯。當拜占庭的傳教士想要尋找新的活動領地時,他們便向東行進,把拜占庭文明帶到俄羅斯的廣闊荒野。

至於西方,已落人了蠻族之手。在大約12個世代裏,謀殺、戰爭、縱火、劫掠成為統治世界的原則。只有這一樣東西,它使得歐洲文明免於徹底的毀滅,使人們不至重返穴居與茹毛飲血的時代。

這就是教會——由那些千百年來承認是拿撒勒木匠耶穌的追隨者的謙卑男女所組成的群體。而這位卑微的拿撒勒人之死,原是為了使光榮的羅馬帝國免於發生在敘利亞邊境上一個小城市的街頭暴亂。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