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屋門口,我聽見幸子怒氣沖沖的聲音。我走進去,她們同時轉向我。幸子站在屋子中央,她女兒在她前面。燈籠暈黃的光線下,她那張精心修飾過的臉有些像面具。

「我真怕真理子給妳不少麻煩。」她對我說。

「嗯,她跑出去……」

「跟悅子桑說對不起!」她粗魯的抓起真理子的手膀。

「我還要出去!」

「妳不許動!跟悅子桑道歉!」

「我要出去!」

幸子的另一隻手用力在真理子大腿背後摑了一掌。「現在,跟悅子桑道歉。」

真理子眼中浮起淚光。她看我一眼,轉向她母親:「妳為什麼老是跑出去?」

幸子威嚇的舉起手掌。

「妳為什麼老跟法蘭克桑出去?」

「妳到底道不道歉?」

「法蘭克桑尿尿像豬。他是糞坑裡的豬。」

幸子瞪著她女兒,手停在半空中。

「他喝他自己的尿尿!」

「住嘴!」

「他喝他自己的尿尿!在自己床上尿尿!」

幸子依然瞪著她,動也不動。

「他喝自己的尿尿!」真理子把手抽回,勝利的走過房間。她在門口轉過身來看著她母親:「他尿尿像豬。」她重複一遍,走向外面的黑暗中。

幸子瞪著門口,良久,顯然忘了我還在場。

「我們是不是該出去找她?」我等了一會後說。

幸子看著我,看起來稍稍放鬆一點。「不用了,」她說著坐下來。「隨她去。」

「可是已經很晚了。」

「隨她去,她什麼時候愛回來就回來。」

爐上的開水已經開了一陣了。幸子把壺拿開,開始沖茶。

我看她幾分鐘後,靜靜問她:「妳找到妳朋友嗎?」

「嗯。悅子。」她說。「我找到他了。」她繼續泡茶,並未抬頭看我。接著又說:「謝謝妳今晚來。我替真理子道歉。」

我望著她,終於問道:「妳現在怎麼打算呢?」

「我的打算?」幸子注滿茶壺,把剩下的水澆在火上。「悅子,我已經告訴過妳好多次了。對我最重要的是我女兒的幸福。這點比什麼都重要。不管怎麼說,我是當母親的,我可不像那些下賤的歡場女人。我是當母親的,我女兒的幸福最重要的。」

「那當然。」

「我打算寫信給我叔叔,告訴他我們目前的處境。如果他希望我們回去,我會同他商量。」幸子雙手捧起茶壺,輕輕晃著。「其實,悅子,我倒很高興結果是這樣的。想想看,真理子夾在一群洋人中間,她一定受不了的。突然間來了個老美父親,她一定會很不安定,很不適應。妳懂我說的嗎?悅子?她小時候已經受過太多刺激,現在實在該有一個安定的環境。這樣的結果反而比較好。」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