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空門·十一這個娘

不知怎的,這兩天,黑得比往常早些。晌晚六點多鐘,巷里有些男人還蹲在門口吃晚飯,擡擡頭,甚麽時候,頂頭那一截天就黯了下來。莫不是,今晚要來一場好大的雷雨。巷心上一群街坊小孩,男的,女的,圍成了一團。幾十雙眼睛只管楞瞪著地面上一個陀螺,滴溜溜,滴溜溜,一圈又一圈兜了開來。孩兒們,一面拍著手,一面唱起了兒歌:

正月到姑家

阿姑未種瓜

二月到姑家

阿姑正種瓜

三月到姑家

阿姑瓜發芽

四月到姑家

阿姑瓜開花

五月到姑家

阿姑花長瓜

六月到姑家

阿姑正摘瓜

十一那小子前腳還沒跨出門檻,油鋪里,他娘一片聲,罵了出來:“小王八,你是我兒子,今晚便不回家!我一根掃箒把你父子兩個打出門去。”

十一那小子頭也不回,翻翻眼皮,笑了笑,一泡口水呸的吐出了巷心上。“烏龜小王八,小婊子,刨了你!唱甚麽?”孩兒們一哄都散了。十一扠起了腰,站在門口,呆了呆,邁開鴨掌般一雙大八字腳來,往巷口走了出去。可憐他那個娘,一身潑辣,偏偏在自己親生的骨肉面前施展不開來,只好把一口怨氣,出在家里那個男人身上。

“你給我靜心坐一坐,小的後腳還在門里,老的,拎起了汗衫,鬼趕似的慌慌張張想跟出去干甚麽? ”

“誰想干甚麽來了?”細聲,細氣,男人應道。“天悶得慌,出門去吹吹風,透一口氣。”

“你當我死人啊?北菜市街觀音廟前搭起了戲臺啦。”

男人哈了個腰,笑嘻嘻,眼睛往門外轉著。

“你心里真的想去看戲?”婦人把身子往門上一堵。“上回來的那個浪班子,演昭君出塞,扮王昭君的那個男戲子,叫甚麽楊小朵的,唱著,哭著,只管朝臺下撩裙腳!”

“那有這回事——”

“鎮的男人蹲到戲臺下,把脖子舒著,去看楊小朵的毛腳。”

“沒有啊。”

“沒有?胡家父子兩個,蹲在戲臺下看戲子毛腳,讓一鎮的人,笑死!”

“甚麽父子兩個?別讓人笑話吧。”

男人覦了個空,一低頭,從婦人那一條肥膀子底下鉆過了門去。

十一他娘呆了呆,心一酸,從油鋪里搬出了一條長板凳來,自己,坐在檐口,想起了心事。

對門秦家屋里又沒上燈。一間土磚房,壓著矮檐黯沈沈的,只見那兩扇關著的黑漆板門斑斑剝剝,荒山里,一座小廟似的。快一年了吧。自從上回街上那幫潑皮亂哄哄打破了門,光天化日下,闖進了她家屋里,這秦家的,就沒露過臉。那一個晌午,大熱天,看熱鬧的人站滿了一條巷子。十一那小子才十七歲哩,人又機靈,膽量又潑。人家一挑唆,他便帶起了頭來領著五六個大小潑皮,翻過秦家後墻,發一聲喊,分頭追上了那個不學好的小叔子。誰知半路上,他卻一頭潑喇喇栽進了誰家的糞坑裹,一身臭漓漓的,跑回家來。他娘看了,一聲不響,抄出了一根掃帚來打出了門去。那小叔子早就走脫了。奸沒捉成,戲唱不出來了,看熱鬧的人拍拍手一哄而散。那一個熱天晌午!

十一他娘搖了搖頭,嘆口氣。


“油鋪那大嫂!一個人坐在門口,也不點燈,黑天夜,生誰家的氣啊?”

秦家隔壁吳家的,吃過了飯,打發她男人帶著大小兩個兒子,興沖沖的出了門去。看見十一他娘坐在門口,呆呆地,想著心事,便笑嘻嘻走過了巷道來,打了個招呼。這兩個婦人,巷里的活冤家,一天,兩回,才好得像一雙結了拜的姐妹,一個不趁心,翻過了臉,隔著條巷子指桑罵槐的,嘩啦啦,逞斗起嘴皮子來。今晚,不知怎的這吳家的只覺事事順意,滿懷燙貼,一張臉,先就笑開了。

“大嫂,你看這個天,黑得叫人一顆心荒荒涼涼的!”

十一他娘一口怨氣頂在心里,把頭一扭,沒答腔。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