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工人德靈和營業員阿珍相戀已經三載。到如今,一套新穎的家具已經買好,其他結婚用品也陸續籌齊。想到即將開始的小家庭生活,他倆都沈浸在幸福之中。

然而,正當他倆對未來無限神往的時候,不幸卻悄悄地向他們襲來。身材魁梧的德靈近來時常頭暈、發燒,吃了藥仍不見好。1980年年底,廠裏要完成生產計劃,德靈帶病日夜加班加點地幹。元旦前夕,他終因勞累過度厥倒在爐子旁。

救護車把昏迷中的德靈送到人民醫院急癥室。阿珍三步並作兩步奔進醫院,望著昏迷的德靈,淚珠奪眶而出。

幾天後,化驗結果送到了姑娘手裏。啊!德靈患的竟是不治之癥——血癌。姑娘被驚呆了。她渾身無力倒在醫院走廊邊的長凳上。

阿珍強作精神,找到主治醫生,懇求陪伴照顧。醫生問:“你是他什麼人?”

姑娘略遲疑了片刻,回答道:“愛人。”說完,臉“刷”一下紅到耳根。他們連結婚證還沒領呢,為了能照顧德靈,她也顧不得難為情了。

父親眼見親生兒子得了“絕癥”,又急又痛,含著熱淚說:“孩子,你的一片好心我曉得,但你們畢竟還未成親,怎能讓你一個姑娘家日夜陪病人呢?”“爸爸,別這麼說,您身體有病,弟弟年紀小,我不去陪他,誰去呢?再說,他也離不開我啊!”

勸說德靈父親容易,說服自己父母可真難呵。當初,阿珍與德靈交朋友時,父母曾因對方經濟條件太差,反對過這門親事。後來,看到女兒執意要與德靈相好,加上小夥子成了先進生產者,也就默許了。現在,情況發生了變化,他們愛女心切,馬上出來勸阻:“阿珍啊,你們又沒結婚,去醫院陪夜成什麼樣子,人家肯定會風言風語的。”“我應該去,在這種時刻,我不盡力去安慰照顧他,太說不過去了……”阿珍說著說著,淚水像斷了線的珍珠簌簌地湧了出來。父母親只得默許了。

阿珍又到單位裏辦請假手續。領導也為她的一片深情所感動,破天荒地批準了她的不定期事假。

醫院內科病房裏,從此出現了一位年輕娟秀而又溫柔殷勤的病員家屬。她對德靈的照料真比妻子對丈夫還要細心。餵他吃飯、喝湯,為他換衣、擦洗,同室的病員見此情景,都投來羨慕的目光,對德靈說:“小夥子,你能有這樣的愛人真是福氣啊!”德靈含笑點頭,心中百感交集!阿珍借來了電影畫報和各種各樣的雜誌給他翻閱,給他講社會趣聞,還特地買來半導體收音機,增加他生活的樂趣。

兩個多星期過去了,阿珍日夜陪伴在德靈身邊,傾註了全部的心血。垂危的德靈看到阿珍由於疲倦而變得蒼白、消瘦的臉,發黑的眼圈,心痛如焚。他明白,自己危在旦夕,在世不長了,感到有必要留下一些肺腑之言,於是,強作精神,拿起紙筆,寫啊,寫啊,花了好幾天工夫,斷斷續續寫了一些文字,裝在信封裏,壓在枕頭下,不讓阿珍看。1981年春節前夕,病魔終於將德靈從阿珍的懷中奪走了。至此,忠心、善良的阿珍姑娘已在德靈身旁度過整整21個不眠之夜。

一連幾天,阿珍夜不入寐,神情恍惚。她猛然想起了德靈寫的東西,連忙把它拆開來,只見上面歪歪扭扭地寫著:“心愛的阿珍:我於世不會很長了。趁現在清醒,趕緊寫上幾句,也算是遺書吧!往事不堪回首!每想到你那動人的容貌,溫柔的性情,善良的心地,我多麼想和你白頭到老,永不分離……誰料我倆將地下人間,各自一方。我死後,你千萬不要太悲傷,要珍重自己的身體,……你將來一定要找一個稱心如意的丈夫,……我們準備結婚用的家具、衣物、手表都給你留作紀念,我想,爸爸及家裏人都會同意的……能和你相好一場,我真感到幸福……”阿珍邊讀邊泣,足足半天,姑娘才控制住了奔瀉的淚泉。鑒於德靈家的具體情況,她毅然擔負起料理喪事的責任,處理各項善後工作。追悼會後,她把手表、衣物等都留給德靈的父親,一套家具送給了德靈的弟弟,雖說這些都是他倆共同籌錢買下的。她僅留下了一支鋼筆作紀念,這是他們初戀時,德靈給她買的。遵照德靈生前遺願,她還親自護送他的骨灰到蘇北家鄉,安葬在他母親的墓旁。

阿珍雖沒有和德靈結成姻緣,但和德靈一家卻結下了親緣,她經常上門探望老人,關心弟弟,逢年過節,還捎上禮物敬奉老人。德靈的老父親逢人便說:“我失去了兒子,得到個孝順女兒。”

(蘭摘自《青年一代》1981年第6期)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