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傑偉:從華僑華人參與東南亞電影產業的歷程看自身社會角色的變遷(2)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到20世紀80年代,電影作為主要的娛樂形式在東南亞地區得到快速發展,華僑華人社會也積極參與東南亞地區的電影創作和傳播。主要表現在:華僑華人成立電影公司或電影院,將中國(包括香港和台灣地區)電影引進到東南亞地區;拍攝體現中國文化或華僑華人社會的電影等。這個時期,中國電影在東南亞的傳播主要針對華僑華人,並且由於政治隔閡的緣故,東南亞的華僑華人社會和香港、台灣地區都在經歷著從離散文化向都市文化轉變的過程,經濟上、政治上和文化上的親近感使東南亞的華僑華人更願意從電影中尋找與傳統文化的聯系,在電影中尋找思鄉情緒的寄托點。因此,在這個階段,華僑華人對電影創作和電影傳播的參與度都顯著提高,但這種創作和傳播以單向為主,主要是中國電影進入東南亞社會,電影的內容和形式都是突出中國文化的內容,在滿足華僑華人社會需求的前提下,兼顧滿足當地人獵奇的心理。和這個時期的時代大背景相匹配,華僑華人的身份逐漸轉變成為當地人,但是身份認同則一直保持相對獨立①,華僑華人對於當地電影的關註和參與處於一種萌芽的狀態。東南亞華僑華人也積極在香港電影市場尋找發展機會。1947年,菲律賓華僑吳鴻卜等人在香港成立新光影業公司,出品香港第一部閩南語影片《相逢恨晚》(畢虎)。20世紀50年代香港出品了60部閩南語影片,題材上主要選取古裝民間故事,如《唐伯虎點秋香》(1950)、《封神榜》(1954)、《梁山伯與祝英台》(1955),影片大多采用福建古樂——南音配樂,帶有濃郁的地方特色[7]130。

20世紀80年代之後,特別是進入21世紀之後,“二戰”後出生的社會成員已經成為電影觀眾的主體。東南亞的華僑華人已經形成了強烈的本土意識,對中國文化的傳統已經相對陌生了。隨著娛樂時尚文化的興起,他們更願意接受以當地文化為載體的電影類型。電影本身的開放性與兼容性成為藝術創作的平台和形式,成為少數民族與主流民族之間藝術交流的重要途徑。這個時期,華僑華人社會對東南亞電影創作的熱情和參與度都空前高漲。華僑華人社會與當地社會的融合、中國電影產業和東南亞電影產業之間的交流都在以往合作的基礎上,逐漸顯露出積極的發展態勢。華僑華人與東南亞電影創作之間的聯系越發緊密,主要表現在:華僑華人直接取材東南亞的文化因素進行電影創作、東南亞華僑華人新生代導演直接利用東南亞的文化元素創作電影②、華僑華人以東南亞為背景或中心創作電影、將中國觀眾作為預期銷售對象、華僑華人的電影聘請當地演員和工作人員,創作原汁原味的東南亞電影。華僑華人參與電影創作的中心還是在東南亞地區,但創作空間上,則充分利用了中國文化和東南亞文化的背景與資源,並將華僑華人社會嵌入當地社會,將情節、主題與東南亞的觀眾的欣賞視角相結合,從而得到更高的認可度。

 進入21世紀以後,中國與東南亞地區的電影交流越來越深入,除了直接進行電影制作的商業機構外,主營電影發行和放映的公司在電影產業中的作用也是越來越明顯。隨著中國與東南亞之間人員流動性的增加,華僑華人身份界定變得模糊,華僑華人參與電影創作和傳播的形式也更加多樣。中國和東南亞各國之間也在電影發行和放映方面開展合作,也有合作通過第三方的電影機構完成[15]。

 三、現代東南亞華僑華人參與電影創作的主要形式

 當東南亞華僑華人成為當地社會的有機組成部分之後,華僑華人創作電影的立足點從單一的族裔群體逐漸擴展到全社會的不同階層,充分挖掘華僑華人在東南亞社會中的作用,既展示華僑群體作為華人族裔的一面,也展示華僑群體作為東南亞人的一面。電影的鏡頭深入地表達華僑華人在東南亞社會中的不同角色,全方位地闡述華僑華人的形象。

 幾乎所有創作馬華電影的華裔馬來西亞電影人都是1969年以後出生的一代,很大程度上已紮根於馬來西亞的民族文化環境中,他們在當地的學校接受教育,經歷過從20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的“新經濟政策”。馬來西亞獨立電影導演李添興(James Lee)修讀過吉隆坡藝人館的課程,為了維持生計他曾做過卡拉OK的服務員、酒店的廚師和書店的售貨員[8]47。這批導演成長起來之後,對東南亞社會有完全不同於以往華僑的切身感受,並且體會到東南亞社會中人與人之間關系的獨特性,促使他們在電影創作中放棄了宏大歷史描述的傳統,轉向普通民眾的情感生活,通過表現族群之間(如通婚)和家庭成員之間(如親情)的關系,從而吸引眾多的民眾觀看電影。同時,華人的電影在保持個性的基礎上,更多地去吸收當地社會的“主旋律”,黃明志的《辣死你媽》(Nasi Lemak③)通過多文化的背景(如漢語普通話、粵語、英語、日語、馬來語、泰米爾語、潮州話、海南話都出現在影片中)講述不同民族從隔閡走向互相理解的主題。

 2002年,《吻手》(Mano Po)一舉囊括馬尼拉電影節最佳電影金獎、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劇本、最佳原著創作、最佳攝影、最佳剪輯、最佳制作設計、最佳音樂、特別文化獎等12項大獎,打破該電影節的紀錄。《吻手》影片背景橫跨1949年至2001年,講述一個華人家族三代人在菲律賓掙紮求生存、奮鬥求成功的故事,以正面形象呈現菲律賓華人家庭。《吻手》系列第二部《我的族》(My Home)講述的是華人企業家與3個妻子及孩子之間的家庭糾紛。影片在2003年馬尼拉電影節獲最佳編劇獎、最佳制片設計獎和最佳發行獎。此後《吻手》系列電影幾乎都是馬尼拉電影節各獎項的常客。《吻手》系列電影迄今已經拍攝了7部,包括《我的家》(My Family)、《我的族》、《我的愛》(My Love)、《我的妻》(Ako Legal Wife)、《我愛你》(Gua Ai Di)、《母愛》(A Mother Love)和《你的愛》(Sa'yo ng Pagmamahal,和星光影業④聯合拍攝)等影片,這些影片的主題都是圍繞愛情和親情而展開,而中菲通婚幾乎是每一部影片都會涉及的社會現象。每部影片都是以華僑華人在菲律賓的發展經歷作為背景。每部影片的制作都會到中國的一些地方拍攝外景,如福建、北京、上海等地。《吻手》系列電影的制片人是被稱為菲律賓電影工業的“女龍王”(Dragon Lady)的楊莉華(Lily Yu Monteverde)[9]132-133。

 楊莉華生於馬尼拉,少年時代就喜歡看電影,成年後還未改初衷,她的丈夫李旋國開設了四家電影院,這為楊莉華日後的電影片事業提供了基礎。楊莉華於1962年成立帝王電影制片公司(Regal Films),並開始擔任導演。在五年的時間裏,帝王電影公司所推出的電影擊潰了菲律賓電影界三大家族(Santiago, Deleon和Vera Perez),並在市場競爭中戰勝了茉莉花制片廠(Sampaguita Pictures)、LVN電影公司⑤、第一電影公司(Premiere)和勒布朗電影公司(Lebran, Inc)等傳統的四大電影公司,逐漸控制了菲律賓電影界65%以上的市場份額,楊莉華成為了菲律賓家喻戶曉的人物。當今菲律賓演藝界稱她為“莉莉媽媽”,媒體則封她為“電影業皇後”。楊莉華除了制作《吻手》系列電影外,現在還制作了菲律賓電影史上最受歡迎的系列恐怖電影《戰栗》(Shake, Rattle & Roll)⑥。華僑華人對電影的參與,不僅呈現華僑華人社會本身的狀況,滿足觀眾對少數民族群體的好奇心,而且充分運用當地文化傳統,展現東南亞社會的文化特性。

 合拍電影是20世紀末出現的新的合作方式,從最初中國政府主導合拍電影的模式,逐漸轉變為民間的商業合作。與菲律賓合拍《蘇祿國王與中國皇帝》(1986)、《怒海威龍》(1995,元彬),與新加坡合拍的《駱駝祥子》(1986)是合拍片的先驅[10]11-12。此後,中國與東南亞的合拍片經歷了短暫的沈寂,進入21世紀以後出現了新的生機。2001年—2003年,中國與越南合拍電影1部。2004年—2009與新加坡合拍4部,與馬來西亞合拍2部,與越南合拍《河內,河內》(2006,中國雲南民族電影制片廠和越南作家協會電影制片公司聯合拍攝,越南的黃海和中國的甘婷婷擔任男女主角)。中國和馬來西亞合拍影片《夜•明》(2007,趙崇基)反映孫中山先生在馬來西亞檳城籌劃廣州起義的歷史事件,中國內地、中國台灣和馬來西亞演員吳越、趙文碹和李心潔聯袂主演。除了專業人員之間的合作,在東南亞的留學生也開始參與東南亞電影的拍攝。馬來西亞導演黃炳權(Jeffery Wong)拍攝的小成本影片《山精》(2009)就曾邀請6位中國留學生扮演記者的角色。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