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昌華:母親講的故事《樓學生和薛學生》(2)

再說樓學生。前已提及,他本來是以舉人身份被封疆大吏特別薦舉出任知縣的。如果不是如此,舉人通過正常“大挑”擔任知縣者極少。他是一幸運兒。但就因為一時的幸運,導致了他接下來的一連串不幸。

也是前已提及,用毛時代的話講來,樓學生自打出任江南某縣知縣起思想就變壞了。另外,樓本來骨子里也是一僥幸茍且之徒。明代的縣官都有任職年限。一般的三年一“計”,優者升遷,劣者降職直至罷免。樓因此而想的是短期的知縣任內及時行樂與大撈一把。沒想到,他任知縣不久,即因結交過濫與不做親民實務,而被類似現在紀檢部門的上級,幾次處以跪罰、訓誡。即將離任之時,又被人告以有重大貪汙嫌疑受到追查。到後來,雖然班房未進,但個人財物卻受到扣押,幾乎是孑然一身,回到了老家。

與薛學生一樣,樓學生也有一關鍵時候愛好給他想辦法出點子的內人。所不同的只是,樓學生的內人給他想的辦法不是好辦法,出的點子不是好點子。最後,致其不但未能擺脫人生困境,連性命也搭上了。

薛學生中了進士,以後又做了京里的大官,居家的樓學生一家人早就都知道了。本來,樓在學養上就欠缺,再取得高的功名的想法他早就沒有了。換句話講來,在學問這方面他已經沒了前途。但是,其自打回來之後過日子的財運也不行。地里種什麽麽欠收,家里養什麽麽死殞,日子過得無比拮據。在此情況之下,其內人就開始說話了:早年你與北京的薛大哥不是有言在先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何不就去他那里,或者叫他給你找個差事幹,或者叫他給咱一些銀錢,也行。

自己當年江南知縣任上的極度輕蔑前去求他的薛大哥之事,內人並不清楚,因此,一開始他並無臉前往。

但是,其內人姓勞(嘮),天天一個勁的嘮叨。最後,樓學生一是受不了其內人的天天嘮叨;二是自認為事情已經過了這麽些年,以前自己做的過分的事薛大哥有可能已經忘記;三是認為薛大哥雖然性格耿介但為人善良,即便沒有忘記,也會已原諒自己了,還是踏上了北上找薛大哥的路途。

樓學生到北京之後未費周折就見上薛大哥了。見時,薛在表面上滿臉佩笑、熱烈歡迎,並無半點芥蒂在心的樣子或官大人的架子。當晚,薛府上兩廊奏樂,舉行盛大家庭宴會為樓接風洗塵。宴會之後,二人又在薛的書房中長談,直至三更時分方罷。此時,給樓的感覺是,二人關系仍與當年州學同學時一樣,並無二致。

但是,樓學生所不知的是,當年其江南知縣任上時候對薛的做法,如同宋丹丹在小品《白雲黑土》系列中所講的話:太傷自尊了。因此,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月時間里,薛只是每天好酒好菜好飯待樓;交談也只是詩書禮樂的大路邊上論題,虛與委蛇。每當樓想要談及個人差事(工作)或“求幫”(要錢)時,薛都以不急二字堵死。

數月之後,眼看勞內人要求自己做的兩件事都沒有一點希望了,樓提出了馬上就走。薛見樓走的決心一定,說也不再過長挽留,但一定要過了五月二十八日之後。一來那時是仲夏時節,最有利於北國旅人,二來也是自己的四十六歲壽辰,有包括一些在山東為官的同年前來祝賀,或許,他們日後會對樓有所裨益。樓此時還不知道,這是薛設的計,想在山東老家的官員面前羞辱他。

不久薛大人的壽誕之日到了。當天真的有數位薛的在山東為官的同年前來致賀。用現在的話講來,他們有的是省級幹部,有的是市級、縣級幹部。不用說,他們的不遠千里前來祝壽,有地方官討好京官的成分在里面。

俗話,官大一級壓死人。當時薛大人的官階品級最高,因此在壽宴座次安排時,他也不顧及其他,除自己坐了主座之外,有意安排樓坐了第二把交椅。並且,向眾人詳細介紹了自己與樓的關系,以及當年二人一起在家鄉州學中的苦學往事。


宴會開始,酒過數巡之後,人們開始紛紛向薛敬酒。可薛此時卻說:大家先不要喝酒,學習古人文酒對酬做法,我先講個有趣的故事助興,故事名字叫《狼弟虎哥》。不用說,這故事是薛早已準備好的。

 薛說道,有那麽一年天氣特別不平常。天上鵝毛大雪不停地下,一共下了九天九夜。大雪培門,有一隻狼和一頭老虎被困在了山洞里,已經好多天沒吃東西了。狼與虎,它們是以弟兄相稱。

到第十天上,天剛一放晴,就有一附近的山民掃除了門前的積雪,他的羊圈里,有幾只羊在叫著要食。狼與老虎在半山腰上山洞里看得真切:此羊可餐。但是,二“人”又不能同時前往。一來山民有槍,老虎與狼一起前去目標太大;二來老虎是當時官方明令捕殺的對象。即便此次得手了,在百姓人家發現了虎蹤,也是自取滅亡。狼這時自告奮勇道:大哥在這里等著,待我一“人”前去抓一只來,咱倆一起享用。

狼到了那山民家羊圈的旁邊並未立即下手,而是待到半夜抓了一只中等的肥羊,也不再回山洞,拖到一邊,大吃起來。老虎等的久了,怕狼老弟出了閃失。出洞看時,借著雪的反光遠遠看見的卻是,狼老弟羊已經抓了,但沒它的事,正獨自在那里飽餐哩,頭也不擡。

老虎原路返回山洞,佯裝不知。

下半夜,狼吃飽回來了。回來時,還一瘸一瘸的。撒謊說,自己不但未吃到羊,還被山民打了一木杈,打得很重,差點回不來了。

聽了狼的瞎話,虎大哥未於理睬。

第二天夜里,狼又想獨自吃羊去來,但由於山民前天夜里丟了一只,加強了防守,未得逞。而老虎,這時卻是十多天沒進食了。

俗話說,天無絕“人”之路。到雪停了的第三天,一早,老虎在山洞里老遠看到了,遠處的山梁上有一高大食草動物正在啃灌木。那是一頭瘦鹿。也是大雪不停無法進食的原因,鹿已經瘦得渾身刀刻無肉。

不由分說,老虎三步並做兩步,一溜猛竄,到後就把那高大瘦鹿給放倒了。老虎放倒瘦鹿之後累得不行,正在地上蹲著休息時,狼隨後就高叫著來了:大哥且慢,給我留些!……。狼不停地重覆喊著。此時,它的腿也不瘸了。以上已提及,它本來就是好腿,原來的瘸是為騙虎大哥而裝的。

對於狼的如此無恥行徑,老虎這次可是真氣壞了,它徹底揭露狼老弟說:你狼吃肥羊不擡頭,我虎吃一條瘦鹿你來求?!

薛大人講到此處之後戛然而止。並且以後整個席間,也不再更多言語。

官場之人,個個猴精。還未完全講完,不用直接明說,眾人就都明白了薛大人今天講的這《狼弟虎哥》故事是有所指。因之,對於薛的以上傑作,各位都翹起大拇指來,連聲說好。

當時,樓學生的臉就紅一塊紫一塊的。回到老家之後不久,用我們老家的話講來,就被“辱臊”死了。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