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娥真《這一生的劍愁》(2)

如果新娘子並不想離開“小千世居”,那倒是自己一廂情願在為她抱不平了。若她不願意離開,自己這樣挾持她走,那豈不變成了強人所難。

李燃在轉念間亮起火折子,隔空點燃適才熄滅了的燭火。

紅燭高照,李燃如同置身在良辰美景的花燭洞房里。

在燭亮的一刻,李燃瞥見新娘子露出驚喜的神情,她那神情像是見到熟悉的人一樣。只見她雙頰酡紅、嫣然一笑,這一笑,笑柔了燭火,笑亮了洞房。

她忽然輕輕對他說:“怎會是你?”

她仿佛在向一個認識已久的熟人說話。

李燃不知道這女子為什麽會對他那麽熟絡,他向女子道明來意。

“我本是來救姑娘的,但在滅燭的時候我才想到,我應先問過姑娘是否願意離開才對。”

新娘道:“我當然想離開這兒,我一個晚上也不願意留在這兒,可是我不懂武功,怎麽走?”

李燃道:“我們一起闖闖如何?”

新娘喜上眉梢的道:“好,你快些帶我離開。”

李燃又問:“姑娘適才是不是聽笙簫而舞?”

他想起薛南山昔日有一隊樂手,人稱“笙簫二絕”,為首的兩人名叫簫遙和簫遠。他們合吹笙簫對敵時,那笙簫之音會使敵人亂了心神,喪失斗志,最後使敵人心喪而死。

只聽新娘子道:“適才不知誰在合吹笙簫,吹得那麽悲傷,難聽死了。我想,這樣聽下去會很傷心的,我只好當它是舞樂來聽,一面聽一面編舞。可是,為什麽後來它又中斷了?”

李燃也覺得奇怪,心想,還是快些離開這兒,看是否能闖出“小千世居”的後園--功虧一簣。

他又想,這新娘子既然不懂武功,為什麽她能夠化解那亂人心志的笙簫之音?

也許是因為她編舞時心無旁鶩,無意間把笙簫里的殺氣移情到舞蹈上,所以反而傷不到她了。

 

2 在銀色的月光下

 

“小千世居”的後園是一片純樸的豆棚花架。

在豆棚花架背後,李燃聽到一陣劈柴的聲音,那劈柴的聲音要靜夜里聽起來單調又寂寞。

李燃和新娘走近時,卻見一位面粉紅,白眉長髯的老人,老人拿著鋤頭在雪光下一鏟一鏟的鋤著。

老人正在把一個人活生生埋進坑里。

那具“活屍”似乎被點了穴道,他的眼睛驚恐的凸了出來,他張大口卻發不出聲音。

老人埋“活屍”的時候像劍手練劍,畫師畫畫一樣忘我。他把泥土從“活屍”的腳一路鋪上“活屍”的頭。埋葬完一具“活屍”,他又仔細的再鏟開另一個坑,準備把另一個被點了啞穴的“活屍”埋進坑里。老人身處的地方是一大片曠地,曠地背後仍是一望無際的豆花棚架。

老人右邊是一位赤著上身的壯漢,壯漢正在劈柴。

老人左邊是一位馬夫,也是赤著上身,他在替紙紮新郎白天騎的那匹白馬刷身。

在寒冬的晚上,這兩位馬夫和柴夫身上都流著汗。

李燃和新娘遵照“小千世居”的規矩往後園闖,卻在後園見到老人、柴夫、馬夫和最後兩具正在被埋葬的“活屍”。

新娘子被眼前這幕景象嚇住了,她忽然停了下來,不敢往前走。

李燃也停下來,他鼓舞的看了新娘一眼,新娘看了他的眼色,又乖乖的跟上去。

老人、柴夫和馬夫正形成一個奇妙的陣勢,這個陣勢使李燃想起失傳了十幾年的“三星正響陣”。

一見這個“三星正響陣”,李燃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在十幾年前銷聲匿跡的人。這個人就是當年以獨創的暗器名揚天下的唐香扇。

唐香扇為什麽會在薛南山的“小千世居”里,而且還在“小千世居”的後園殺人?

唐香扇當日是唐門鋒芒最盛的暗器高手。他以他的名字唐香扇創了一種暗器叫“香扇墜”。“香扇墜”是武林中最奪目的暗器,這暗器一發時,金光燦爛,如日午的麗陽。那燦爛的金光令對手的眼睛在一瞬間無法迫視,而對手多半在來不及定睛看清楚時,就已經死在暗器之下。

唐香扇後來因嗜酒太深,身體不好,發暗器時手不穩定,使他對敵兩次失手,因而聲譽大降。唐香扇欲圖振作,再創了一套“三星正響陣”,這套陣勢替他挽回了不少聲譽。不過,唐香扇卻在他重振聲威時忽然銷聲匿跡。

李燃在“小千世居”的後園見到“三星正響陣”,他想,眼前的人莫非就是當年的暗器高手唐香扇?

李燃這時才發現那些“活屍”原來是日間的鼓吹手和擡花轎的人。只見地上有幾十個坑剛掩上新土。

日間那一列長長的迎親隊,少說也有三、四十人,這些人都被老人點了穴道活生生埋葬了。

李燃這才明了,適才他進“小千世居”所聽到的笙簫之音,原來是“笙簫二絕”正和唐香扇等人對招。

李燃以前沒見過“笙簫二絕”。他只聽說過“笙簫二絕”的鼓吹手和轎夫無一不是身經百戰的人。簫遙吹的笙,簫遠吹的簫,在對敵時,他們要敵人哭,敵人就得哭;要敵人求饒,敵人就得求饒;要敵人死,敵人更是無法活下去。

江湖上也有傳言,說“笙簫二絕”與他的鼓吹手有一種血脈相連的感情。

但這些人卻在一夜間全死在“小千世居”的“功虧一簣”里。

忽聽刷馬的漢子道:“你們來得正好,我們第一批埋葬了‘笙簫二絕’和他的人手,你們現在來正好輪上第二批。”

“為什麽殺‘笙簫二絕’和他們的人手?”李燃問。

劈柴的漢子道:“滅口!進來‘小千世居’的人,永遠不能把‘功虧一簣’的秘密泄露出去。‘功虧一簣’就是‘小千世居’里埋活屍的地方。”說到這兒,頓了頓,又道,“不然,這後園的豆和花怎麽會長得這麽肥。”

“所以你們逃到‘小千世居’最後一關‘功虧一簣’時,你們也註定要‘功虧一簣’,逃不出去了。”刷馬的漢子接道。

馬夫和柴夫雖然一唱一和,那老人卻始終頭也不擡,仍在鏟地。

李燃不知道他什麽時候出招。

雪意深深的晚上,月亮是銀色的。

老人走到豆棚花架旁,只見他的手動了一動。

正在這時,一陣花晃葉搖,一道鞭影帶著排山倒海的風聲,倏地向新娘子卷過來。

同一時刻,漫天暗器隨著老人的手一動之下,如一群螢火蟲,它完全不似傳說中那樣燦亮不可逼視;它晶瑩流利得像一場目馳神迷的夢境,劈頭蓋臉向李燃罩過來。

李燃拔出他的劍。

在銀色的月光下,李燃的劍泛起一泓如水的艷光。

李燃的劍光掠起時,那新娘子已經被馬夫的鞭子一卷而“擄”了過去。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