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2)

治左衛門很悠然,怎麼也看不出是個寫那樣激憤詩的青年。

“看來他還不熟悉江戶啊!”雄助心裏想。

他們兄弟三人是在赤貧中長大的。父親有村仁右衛門本來是藩中審閱公文的小官。嘉永二年(一八四九年),因罵某執政被革了職,之後,一家人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老父是個不會處世的硬漢。免職以後,為了生計,他打算當鐵匠鑄劍。這是個好主意,為練技術他先打菜刀。治左衛門還小,所以父親讓俊齋、雄助幫他打鐵。不管怎麼說鍛造房也是過於簡陋了,有一天竟被風刮走了,父親氣得說:“連風神也跟我作對!”之後,連一把菜刀也沒鍛出來就作罷了。

而後,一家隱居到都城藩旯枝村,開墾荒地,第二年收了些白薯,才沒致於餓死。

“能活到今天實在不容易啊!”雄助想,“可是,這小子是老兒子,沒挨過那個餓、受過那個累就長大了,”想到這兒,雄助發現治左衛門也有小老弟的天真無邪、相當可愛之處。

大哥俊齋(後來的海江田武次,維新後子爵)有處世才能,為了幫助家裏維生,從十一歲起做領主府館的茶童,領俸祿四石,十四歲時開始當茶道和尚:後因偶然的機會認識了西鄉吉兵衛(吉之助,隆盛),並和大久保一藏(利通),結為莫逆之交;他們三人受到前藩主齊彬的寵愛,齊彬當時被譽為天下第一賢侯,這個天才人物以當時最先進的世界觀教育他們。因此他們三人是薩摩藩士中最早投入到幕府末年時代風雲中去的。

大哥現在京都藩邸,正為完成暗殺井伊的計劃而在那兒奔走著,雖非要人,但已作為薩摩志士的代表而享有盛名。

“治左衛門,”雄助說,“改日把你介紹給水戶的盟友們。可你要是不機靈,就會被輕蔑。”

“哥哥,總而言之,殺掉彥根赤鬼(大老井伊直弼)就行了吧!我走出家鄉,是一心為此,別無他念,機靈的事情,是俊齋大哥的。”

“這個家夥!”雄助心裏默默地說。他已無言以對,或許治左衛門這小夥子具備最適合當刺客的性格。


※ ※ ※


後來,治左衛門常常來拜訪“日下部先生的遺族”。因為薩摩藩邸有志之士的秘密會議大多在她們家進行。

她們家的佛龕裏祭奠著「日下部伊三次”。再也沒有比這個名字更使薩摩藩尊皇攘夷志士熱血沸騰的了。他是幕府末年薩摩藩第一個殉國者。

他是被井伊殺的。

日下部伊三次在維新史上是個負有特殊使命的人物。他是薩摩藩士,但又曾做過水戶藩士。說起來,他是同屬水薩兩藩。父親名連,原是薩摩藩士,因為公務上出了事故而出走,到水戶領內高荻開了個私塾,後為水戶藩主齊昭(烈公)所識。兒子伊三次被召為水戶藩士。

伊三次後來向藩主請求回到父親原屬的薩摩藩,這得到了兩藩藩主的許可。伊三次起了接合水薩兩藩的黏合劑的作用。當時,水戶藩作為尊皇攘夷思想的大本營,放射著絢麗的光輝,天下志士懷著宗教式的景仰翹首而望,薩摩藩之所以最能接近它,一個原因是前藩主齊彬敬慕水戶的齊昭,但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日下部伊三次起了橋梁作用。

西鄉、大久保和治左衛門的長兄俊齋等三人,通過日下部伊三次的引薦,結識了水戶的名士們,這給予他們以很大的影響。

日下部伊三次因安政大獄事件時被捕,在江戶傳馬町大牢裏遭到難以形容的拷打,後衰竭致死,同時被捕的長子佑之進也於次年死在牢中。

日下部家所剩的只有女子。

然而,靜子並非一般的孀婦。

“井伊不打倒,國家將滅亡!”丈夫生前說的這句話,成了她的生活支柱。

對於她來說,井伊直弼這個人是丈夫和兒子的仇敵,而私人的仇敵同時又是天下有志之士的公敵,她按照她的想法,孤註一擲,專心於暗殺井伊的事業,也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

有一天,哥哥雄助對治左衛門說:

“你先到日下部家去等我。”

Views: 5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