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幕突然又濃濃地遮蓋而下,那一束陽光收斂了,島影消失。

冷雨打在臉上,一張小傘只能擋住海上的強風。我們堅持站著,任雨水順著額頭流淌。那時只想不眨眼地注視,想盡量看得更遠。人突然默無言語。能做的,只是凝視而已。又有稀微的陽光透入,變得亮了的海上,島影若隱若浮。眼睛很快就酸累了,但誰舍得離開。哪怕再多看一分鐘呢,迎面大敞的視野里是一生傳聞的大海峽;是連接著、又分開了世界的直布羅陀海峽。

一天聽說,從休達南行不遠,山里有個小村,就是陀里格的家鄉。為紀念他,那兒的寺就叫做陀里格寺(Masjidal-Tarig)。

我們去了那個橄欖樹包圍的山村。人們說:當然,不敢肯定這座寺、這個村子就是當年陀里格出生的地方。也許相差幾步,但肯定他的家鄉就是這兒,這里是柏柏爾地區,陀里格的家鄉就在此地。

小村安靜極了。這里的橄欖樹和西班牙不同,似乎都不加修剪,長得高大蓬勃。寺里的一株橄欖,怕真是陀里格時代栽的,宛如中國參天的古柏。

一些沙赫長老和我們席地而坐,招待我們吃了烤肉和面餅。坐在陀里格寺的側屋里,他們凝神聽我用中國音調,讀了一段《塔巴萊》。大家都微笑著,既然彼此已經認識,接著就該吃一點便飯。

飯簡單得很:烤粗麥餠,肉餡丸子。我們按照聖行,用手指和一塊饢餅,靈巧地掰下一角肉丸,然後塞進嘴里。香燙的肉丸子,加上被柴火烤脆的新麥餠,吃得人心滿意足。飯後我們隨著老者,去看千年的老橄欖樹。

告別時我覺得有些不足。既然是陀里格的家鄉,好像還該殘留著些什麽。

我還沒有摸透摩洛哥人的特性。他們待人和善,所謂不狎不怒,眉宇動作之間,呈著一種天性的尊嚴。好像那些海峽的橄欖樹,那些樹沈默著,雖然數它們年代古老,但它們並不對歷史說三道四。沿著寺墻,一株株巨大的橄欖蓬勃恣意,它們錯落著,沿山而上,墨綠的葉片反面泛著銀光,

歸途上已是黃昏,那些橄欖樹在暗黃的暮靄中,一直伸延遠去,最後融化在濱海的陡峭叢山之中。

陀里格沒費什麽事,就攻下了直布羅陀。就軍事而言,那只是一場前哨戰。但是它的象征滋味一直誘人品嚼。因為就從那一天,就從那位橄欖林小村出身的青年率領幾百壯士,攀上天險直布羅陀之時起——東風壓倒西風的季節開始了,後日被稱為第三世界的東方的進攻史,拉開了大幕。

他一氣攻下了半個西班牙。但直布羅陀的象征,還不在一次的攻取。引人注目的是,從陀里格的出世開始,一個輝煌的文明時代奠基,並綿延了八百年之久。

怎麽在這兒總離不開勝利的概念?

後來我們都重復著:勝利是一個表面的概念,只有文明的勝利才被人傳頌永久。但是攻城略地的物質勝利也是真實的——特別對後日陷入殖民主義刧難不得脫離的第三世界來說,勝利是必要的;它使人自豪,它給人尊嚴,它宣告著戰勝強大奴役者的可能。否認勝敗對民族心理的影響,是不對的。

此刻我對阿拉伯的描寫,多半也會招致中國“智識階級”的圍剿。他們不僅不理解穆斯林民族的尊嚴,而且還暗懷著對穆斯林民族的歧視——因為他們只有可悲的失敗史,以及狡猾的妥協史。他們隨時準備妥協,與強權,與不義,與屈辱。

他們反對中國的光榮古代。在他們的基因里,藏著茍活的失敗者的懷疑、嫉妒和自辯。

如果允許把話題稍稍扯開一點,在直布羅陀前面添一兩句讓人不愉快的話——那麽,與阿拉伯對直布羅陀的命名史相對,我們擁有的歷史是什麽呢?若論海軍——甲午一戰,新式軍艦不僅一半被擊沈、剩下一半居然還能被俘虜。只有兩萬多侵略者,而且還是遠洋而來,卻硬是從廣州打到天津、不單奪了香港還占了南京。中國人深藏不露的,究竟是什麽經驗呢?是勇者犬死的經驗?是漢奸載譽的經驗?

失敗也是教育。失敗史使得教育曖昧又尷尬。你看,淩辱盡頭施舍的庚子賠款,居然是中國精英的生身爹娘。緣起和心理如此的教授,會散播怎樣的知識呢?轉著怪圈的中國足球就是這種教育燻染的結果。什麽時候中國足球能像土耳其隊一樣,在世界的大舞臺上大勝一場?也許土耳其人會說,歐洲早就是我們的手下敗將。

第一章 兩海之聚第3節 山(3)

傲慢至極的中國,其實從未有過對西方的優勢或勝利。當然,這主要指強力而言。中國在宏觀的世界大局中,只扮演過和印度差不多的角色。無疑對西方的連續失敗,會給於民族心理以一種印記。一度打垮了並征服了西方、給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以談虎色變的教訓和永遠的心理壓力、甚至在一個時代使西方在文化上亦步亦趨的,並非中國或印度,而是穆斯林世界——前有先知締造的阿拉伯,後有奧斯曼土耳其。

我只是不滿侏儒的壓迫。此刻這里空氣清爽,大海在奏著歷史之樂。因為柏柏爾小夥子攀上了巖山,使過往的人們都露著一絲微笑。我和他們一樣,只喜歡樸素的歷史。只喜歡——敗使人痛哭,勝使人狂喜的歷史。

我根本不會鼓動背興的民族主義。那種歧視弱者的思想屬於你們。

不知從什麽時候起,我變得厭惡歷史。鬼知道我怎麽會畢業於歷史系?前不久在新疆,看到博物館里陳列的干屍,我這個前考古隊員竟閉上了眼睛。

大海洶湧地猛漲而起,沖來岸邊的白浪轟轟響著,狠狠砸著黑色的礁石。

豐滿欲盈的地中海,充斥著擁推著人的思路。我舍不得離開。誰知道還能不能再看到一處——令人鼓舞的地方呢?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