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靜靜的嫂嫂介紹我倆來藝術學院,找一位戲劇系同學黎風先生。嫂嫂也是藝術學院的學生,她和黎風同系。這次他們要排一出話劇《茶花女》,里面還缺一位演員,嫂嫂大肚子了,不能參加演出,所以介紹我來。靜靜只是陪我來的。

我在小學里也偶然演演跳舞唱歌,但那只是《麻雀與小孩子》、《七姊妹遊花園》之類的,進了中學以後,我還沒上過陣呢!這次嫂嫂介紹我參加大學生演活劇,在我以為是不會成功的,因為我太小了,我怎麽能在人家正式公演里上陣呢!我雖然有些恐懼,卻願意嘗試嘗試,所以我就壯著膽子來了。

黎風先生見到了,他正在那間大空教室里等我們,也許不是專為等我們,因為那里也還有幾個人在。黎風先生是個瘦個子,很有禮貌也善談,渾身滿嘴是戲。他很有派頭兒地說話:

“歡迎,歡迎,二位小妹妹。”

然後為我們介紹七零八落待在那里的每個人,張三和李四等等。

“阿麗絲(嫂嫂的洋名)跟我講了,她說林小姐口才很好,很會演戲。”黎風說。

“哪里,”我真不好意思,我的口才好,只是常跟嫂嫂辯論一些無聊的個事,諸如珍妮蓋諾和阮玲玉的演技而已。“黎先生,我實在不會演戲的,沒有經驗。”

“不要叫我黎先生,我也是學生,叫我黎風好了。”黎風這時擺的姿勢是這樣的:他把右腳踏在課椅上,斜著身子,又把右手支在右膝蓋上,兩手手掌互握著,開始他的台詞兒:

“莎士比亞說過:all the world's staee,and all the manand the womannearly player.懂嗎?意思就是說:世界是一個大舞台,人人都是演員。我們所演的就是我們的生活。”

“那麽,你們所缺少要我演的,是個什麽角色呢?”我問。

“那寧娜。”

“那寧娜?她是茶花女的什麽人?”我那時雖似懂不懂。但居然看過林琴南譯的小仲馬的《茶花女軼事》,反而還沒讀過劉半農譯的《茶花女》劇本。那是因為家里有些林譯小說。

“那寧娜是茶花女的女仆。”

啊!我真失望,沒演過話劇;一上來就演丫頭戲!而這丫頭,我想當然不會像“晴雯撕扇”,“佳期拷紅”那些戲里的丫頭那麽重要。我想得有點發呆,這時大概黎風看出來了,他又搓搓手掌說:

“固然,那寧娜原來不是年輕的女仆,但是這是不關重要的,我們可以改成年輕的,台詞也沒有什麽不合適。”

黎風還以為我怕演“老媽子”,所以改成“大丫頭”,其實還不是一樣使人不高興。但是我又不好拒絕,我從小養成一種習慣,不反悔我曾答應過的事,無論怎麽忍耐,我都要咬著牙完成它。因此這回我又咬了一下牙,好吧,就是那寧娜那丫頭吧!

“密斯林,那寧娜的戲可也不少啊。只要有馬格麗脫就有那寧娜。除了第四幕在賭場的以外,恐怕每幕都有你。”黎風說。

當然嘍,我心想,既是馬格麗脫的貼身丫頭,當然是跟前跟後的。但不知這位飾演馬格麗脫的是什麽人。

黎風忽然想起什麽,又喊在教室一旁的另外一個人過來重作一番介紹:

“密斯林,這位是加司東,馬格麗脫忠實的朋友。法學院的同學。”

他這樣介紹,我並不太懂,所謂馬格麗脫的忠實的朋友,是指的劇本里,還是指的台下呢?我對於茶花女的人物,除了阿芒與馬格麗脫以外,全然不知。但是這位加司東也說話了:

“阿芒,怎麽不把你老子和你的情敵介紹給密斯林?”

這時我才知道黎風是扮演阿芒的,那就是男主角了,怪不得那麽——做出那麽瀟灑的派頭兒呢!而且似乎他對於安排這出話劇,也是主腦的人物。這時老子和情敵都過來了,他們都是戲劇系的同學。

丫頭不丫頭好像對於我沒有什麽太大關系了,因為他們都對我很友善,使我的緊張的情緒松弛下來,我也可以隨意談談了。但是他們都是拿我當做一個不懂事的小妹妹。我不懂的問題,他們都給我答復。他們問我的功課,問我怎樣跟阿麗絲認識的,問我是不是能抽出時間來排戲,因為差不多都是在校生,所以都要在晚上排戲。

“在什麽地方排呢?這里?”我問。因為我看這間教室是預備排戲用的,課桌課椅並不是整齊地排列著,東一堆,西一堆的。

“不,我們在導演俞教授家里。在後門那一帶。”

“後門?”我很為難,那一帶離我家太遠了。但是黎風說,沒有關系,他們是有車子送回家的。並且說,每個星期排演三天,十一月才公演,還有兩個多月呢。

這對於我真是一個新奇的嘗試,和許多大學生在一起演話劇,不要講公演了,光是大家在一起排演的生活,也一定是很有趣。我喜歡人多,喜歡趕熱鬧,喜歡又說又笑的,這回可要使我大開心了。當我和靜靜告辭他們出來時,和我剛才進去時的緊張的情緒大不相同了。

我們又回到靜靜家去,為的向阿麗絲嫂嫂報告經過。

嬌小玲瓏的阿麗絲嫂嫂,正倚在床上養神呢,她頂著大肚子,穿著黑香雲紗旗袍,黑蜘蛛似的!黑蜘蛛見我們回來,從床上爬起來了。她說:

“小妹,怎麽啦?都說好了吧?”

“當丫頭。”靜靜替我說了。

但是黑蜘蛛說:“沒關系,這是開始,我們戲劇系的學生,什麽都要演的。你看,李珊演茶花女,那還是妓女哪!”

於是阿麗絲嫂嫂也開始向我宣講戲劇原理了。我覺得很奇怪,像阿麗絲嫂嫂這樣結了婚,已經有了一個孩子,現在又要生第二個孩子的人,怎麽又做女學生呢?聽說阿麗絲嫂嫂的父親是東北的有錢人,特別送女兒到北平來讀書。但她也沒什麽學校可上的,就隨便選了個戲劇系,剛人學就認識了靜靜的哥哥,跟著就結婚生子,不知道到底讀了幾天書?演了幾次戲?現在又對我開講戲劇了,算了吧!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