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遼太郎·櫻花門之變(19)

西鄉是個成熟的政治家,他逐漸對這個異相的長州人開始理解了。大村的不善和人交流,讓人懷疑他是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但他擁有的超凡軍事天才,能夠讓當前的對峙形勢為之一變。

薩長聯盟缺少軍事家,老天爺為了照顧他們才特意降下了這個人才。

果然如西鄉所預料一般,益次郎抱著一大堆地圖、文件,拿著黑板到了西鄉的臥室。西鄉對他益次郎可以說點頭哈腰,有時還開兩句玩笑。當然益次郎一如既往不茍言笑,只是在地圖上比劃著。

益次郎的意思是:和參謀們討論是談不出結果的,現在只要西鄉點頭就可以了。我把作戰計劃告訴你,你看了再說。

西鄉一邊看作戰計劃,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峻了。

益次郎把薩摩藩的部隊擺在黑門口,這是參謀們預想的激戰地帶。協同薩摩藩作戰的部隊有肥後、因州兩個藩。

長州藩的部隊卻被放在敵人的後方,肥前、築後、大村、佐土原藩的部隊配合他們。

從富山藩的藩邸發起進攻的有肥後、築後。

從水戶藩邸發起進攻的有備前、佐土原、尾州磅礴藩。

其他剩下的部隊或是預備隊,或是阻擊部隊。挑選的方式是根據各個藩的士氣、裝備來分的。從一橋禦門到水道橋為阿波藩、水道橋到水戶藩邸為尾州藩、聖堂附近為新發田藩、森川驛站為備前藩、大川橋:紀州藩、千住大橋:因州藩、川口:大久保與市藩、沼田:肥後藩、下總古河:肥前藩、武州忍:藝州藩、武州川越:築前藩。

益次郎打個比喻給西鄉聽:黑門口就是城門,自然彰義隊的重火器都配備在這裏。

益次郎敘述完作戰計劃,又沈默了。

西鄉也是悶聲不響。《防長回天史》裏用古文的形式紀錄了下面發生的事:

大村益次郎示之攻擊部署,西鄉、熟視之,曰:“尊意置薩兵於鏖兵之地乎?”大村執扇,磨之良久,仰天無言。久之乃曰:“然。”西鄉不覆言。

益次郎的考慮是這樣的:黑門口戰鬥勝敗決定了討伐成功與否,薩摩藩部隊比長州藩的部隊強,裝備也好。所以把薩摩藩的部隊部署在那裏。益次郎如果將這個意圖清楚地告訴西鄉,西鄉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不過益次郎把玩著扇子,良久才明知故問了一句:“怎麼樣?”

後來海江田了解到這個戰鬥部署,感到義憤填膺。帶著幾個人要去刺殺大村,西鄉好說歹說才把事態給平息了。自此薩摩人對益次郎的憎惡更深了。

市面上官軍要進攻彰義隊的消息漸漸傳開了。

彰義隊的部隊如同大村預想一般,從江戶各地朝上野集中過來。不過只有一塊地方的彰義隊沒有轉移。

下谷廣小路在上野大道旁邊,道路兩旁密集布民房,彰義隊在這壘起了榻榻米做的街壘。天黑時,火槍隊在這裏布防,天亮,部隊再退回上野山中。

益次郎掌握了這個規律,對“派部隊剿滅之”的提議,不屑一顧。

這時已近黃梅天了。

明治元年五月十五日拂曉。大總督府下令,諸藩的部隊向大下馬(今天二重橋附近)集結。

前天夜裏,下了場小雨,地面異常泥濘。

當諸藩的隊長到齊後,益次郎和侍者提著燈籠走來了。

他還是那副千年不變的老打扮。

在一片燈籠裏益次郎說話了:“開始攻擊(上野彰義隊)。”

大村將自己手繪的進攻部署圖,發給各個隊長。等交待好了掏出懷表看看,等了十分鐘。低聲說:“出發。”

諸藩的隊長在忐忑不安中、無精打采地走了。

蒙蒙小雨中這聲小小的出發命令徹底改變了歷史進程。此時的大村既沒有豪言壯語,亦沒有出人意表的行動。下達完命令,大村就回西之丸的司令部去了。對他來說戰役之前他做了周密的計算,下達命令只是個手續問題。

他的這種做法和化學家一樣,不,他就是個化學家。他研究了方程式、準備了藥劑、器材,實際操作就交給了學生們去處理了。

益次郎靠在總督府的柱子上,搖著菜盆般大小的腦袋,等著聽“試驗結果”。

天光漸亮。

各部隊按照既定部署在雨中行進。

彰義隊還是懵懵懂懂,照著老習慣,從廣小路的街壘裏撤了出來,朝上野山中退去。官軍沒費什麼力氣,就占領了廣小路。

不過多少還是有些齟齬。

進攻本鄉的長州藩的部隊,第一大隊四中隊(隊長有地品之允)裝備了新從橫濱買來的後裝槍,益次郎對這支部隊寄予了厚望。因為這支部隊是“臨陣磨刀”,隊長以下根本沒有人掌握後裝槍的操作方法。等到進攻時,大家都慌了神。

籌辦購買後裝槍的人是參謀長州藩士木犁精一郎。有地命令他和幾個人,到本鄉的加賀藩邸指揮部,“學好了再回來。”部隊行進就此停下來,等人。

這造成了一部分部隊行進混亂。

薩摩藩的部隊按照大村的部署,主力擺在了湯島。黑門口戰鬥開始後,足輕隊和遊擊隊各出半隊人進攻。不過彰義隊方面火力猛烈,戰況一進一退。

雖然有些小插曲,“試驗”基本順利。

益次郎等待戰報同時,已經著手印刷《江城日志》這張戰地新聞了。

自從他到任以來,每天要印發這份新聞一千份。因為是手工印刷,為了趕上進度,他特意從城裏雇了八個刻板師,加班加點。大村不喜歡自吹自擂,印刷這份新聞只是為了更好地貫徹戰鬥意圖。

大村手撰了一篇“彰義隊、一日討滅”為題的標題文章,他的計算眼前的戰鬥一天就能解決,他堅信自己的計算。所以在戰鬥還沒有結束前,已經將載有他寫的文章的新聞,印刷完成。只等戰鬥結束,將新聞散發給全軍、全城。

雨越下越大。

上野周邊的戰鬥區域,河溝水池氾濫如海,道路變得異常泥濘,士兵的行進異常困難,戰鬥進入了拉鋸狀態。

彰義隊的抵抗要比想像中更頑強。剛開始他們和官軍在三橋攻防,抵擋不住後退到了黑門口。不過官軍的成果也僅此而已,幾個小時內,他們沒有前進一步。

彰義隊裝備了七門四磅山炮,這是以前幕府的法式炮兵丟棄下來的。兩門放置在黑門口、山王台兩門、其他三門擺在山背後,這些火力讓官軍吃夠了苦頭。

這時,官軍的炮兵陣地終於開火了,分布在本鄉台的加賀、富山藩邸的大炮射出炮彈,越過不忍池朝上野山飛去。

有兩門大炮是肥前藩在大戰之前從英國買來的阿姆斯特朗炮。

這種炮的炮彈不是圓頭彈,而是尖頭彈。尖頭彈的破壞力、殺傷力是世界第一。當時地球上除了英國以外,裝備、使用的只有肥前鍋島藩。

英國的陸海軍部,最初對這門炮的安全性表示懷疑,沒有將其制式化。薩英戰爭時,英國部隊只是小規模的使用了一下,效果異常顯著。不過關於制式化到底沒有納入議程。薩英戰爭時艦隊旗艦的炮長R‧E‧托勒西給本國的報告裏寫:“現在我們使用的各式炮彈中,這種炮彈具有最大的破壞力。對於觸發信官榴彈的效果,任何讚美的話都是無過之、猶不足。”

在進攻上野的前天晚上,益次郎特意把肥前藩掌管兩門炮的炮長喚來,說:“這炮是官軍的長城,一定不能落入敵軍的手裏。”

因為尖頭彈的數量很少,如果在開戰初期亂打一通,讓彰義隊知道了官軍的“殺手鐧”,那可不是耍的。大村再三向炮長強調沒有命令不得開炮。戰鬥進行到午後,大村才下令兩門炮朝激戰地開火。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