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西遊記》考證(14)

這種奴隸的口頭套語,到了革命黨的口里,便很滑稽了。所以殿門傍有葛仙翁打趣他道:

猴子,是何前倨後恭?

行者道:

不是前倨後恭,老孫於今是沒棒弄了。

這種詼諧的里面含有一種尖刻的玩世主義。《西遊記》的文學價值正在這里。第一部分如此,第三部分也如此。



《西遊記》被這三四百年來的無數道士和尚秀才弄壞了。道士說,這部書是一部金丹妙訣。和尚說,這部書是禪門心法。秀才說,這部書是一部正心誠意的理學書。這些解說都是《西遊記》的大仇敵。現在我們把那些什麽悟一子和什麽悟元子等等的“真詮”、“原旨”一概刪去了,還他一個本來面目。至於我這篇考證本來也不必做;不過因為這幾百年來讀《西遊記》的人都太聰明了,都不肯領略那極淺極明白的滑稽意味和玩世精神,都要妄想透過紙背去尋那“微言大義”,遂把一部《西遊記》罩上了儒、釋、道三教的袍子;因此,我不能不用我的笨眼光,指出《西遊記》有了幾百年逐漸演化的歷史;指出這部書起於民間的傳說和神話,並無“微言大義”可說;指出現在的《西遊記》小說的作者是一位“放浪詩酒,復善諧謔”的大文豪做的,我們看他的詩,曉得他確有“斬鬼”的清興,而決無“金丹”的道心;指出這部《西遊記》至多不過是一部很有趣味的滑稽小說,神話小說;他並沒有什麽微妙的意思,他至多不過有一點愛駡人的玩世主義。這點玩世主義也是很明白的;他並不隱藏,我們也不用深求。

一九二三,二,四,改稿



《西遊記》考證 後記一



董先生供給我這些好材料,使我十分感謝。他所舉的吳承恩遺詩,也都承他鈔給我了。《淮安府志》里《隄上》一首,《明詩綜》里《楊柳青》一首,皆與《山陽志遺》相重。今補錄。《田園即事》一首於下:

田園即事 吳承恩

大溪小溪雨已過,前村後村花欲迷。老翁打鼓官社里,野客策杖官橋西。黃鸝紫燕聲上下,短柳長桑光陸離。山城春酒綠如染。三百青錢誰為攜?

《西遊記》考證後記二


這篇跋登出之後不多時,董先生又去檢查康熙年間修的《汝寧府志》,他在卷八“官師(名宦)”里尋得這一條:

徐中行(嘉靖四十一年至四十二年任)……丁巳(嘉靖三六,西1557)出守汀州,以外艱歸。壬戌(嘉靖四一,西1562)起補汝寧。……官僅一載,竟中忌者之口,以京察左遷去。

這一條可以證明我上文的假設:徐中行丁憂回籍,果在嘉靖三九至四一年,大概我猜想吳承恩作縣丞也在此時,是不錯的了。

現在可以修正我《考證》里擬的年表如下:

嘉靖二三(1544),吳承恩歲貢。

二九(155O)。徐中行進士。

三九(156O),至四一(1562),徐中行丁父憂在長興。

三九(156O),至四五(?),吳承恩作長興縣丞。

隆慶初(約157O),吳承恩在淮安,與陳文燭、徐中行往來酬應,酒酣論文。

萬歷六(1578)、徐中行死於江西布政任上。

萬歷七(1579),吳承思作《瑞龍歌》。

約萬歷七八年(約158O),吳承恩死;以他歲貢之年推之,他享壽當甚高,約七十多歲,生時當在弘治、正德之間(約1505)。

這個表精密多了。我們不能不感謝董作賓先生的厚意和助力。

一九二三,三,九(收入《胡適文存》二集卷四)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