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伽丘 《十日談·第六日》故事 10

契波拉教士答應鄉下人,要讓他們見識報喜天使的羽毛,臨到打開盒子,卻並沒什麽羽毛,只有木炭,幸虧他臨機應變,胡扯一通,這才騙過了那些鄉下人。

每個人都已經講了一個故事,第奧紐眼見這回輪到了他自己,不待國王正式吩咐,只等大家把紀度的反唇相譏的天才讚美停當之後,就開始說道:

可愛的小姐們,雖然我有特權任意選擇一個題目來講故事,可是今天的場面。大家都講得十分動聽,所以我也不打算離題了。我跟隨在你們後面,講一位名叫契波拉的聖安東尼派修道士如何急中生智,巧妙地逃脫了兩個年青人設下的圈套。為了把故事講得完整一些,可能要多花諸位一些時間,這是要請諸位原諒的。你們看,太陽還掛在高空,時間還早呢。

料想諸位大概也聽說過,瓦台爾沙的切塔爾多是個小城市,不過它雖然小,以前卻也住過一些高貴豪富的人家。有個聖安東尼派的修道士,因為看見那裏油水厚,所以每年總要到那裏光顧一次,自有那些笨人給他和他的師兄師弟們一些施舍。他所以會受到那裏的人們歡迎,也許就因為他的名字取得好,原來“契波拉”這個字是洋蔥的意思,而那個地方正是以出產洋蔥而聞名於托斯卡尼全境。

契波拉修道士長得很矮小、紅頭發、嬉皮笑臉,是個最有趣不過的壞蛋。他雖然沒有受過什麽教育。可是非常健談,腦子也轉得快,你要是不知道他的底細,那你不光是會把他當作一個雄辯大家,還會把地當作西塞羅或是坤第林|2~再世呢。那地方幾乎每一個人都成了他的好朋友、老相識。

某年八月裏的一天,他照例去到那個地方。禮拜天上午,附近一帶村莊裏的善男信女們,都聚集到這個教區的教堂裏來望彌撒。他覷準了一個適當的時機,就走上前來對他們說:

“諸位太太先生,你們為了希望聖安東尼保護你們的牛羊牲畜,一切平安,每年都要送些玉蜀黍和燕麥給聖安東尼老爺的可憐的子女們,有的送得多,有的送得少,這完全是根據你們自己的收入和誠意來決定的。除此以外,你們,尤其是那些入了這個教團的人,總是少不了要付出那一年一度理當要付的一筆小數目的錢。現在我的上司,也就是我的院長,特地派我來收取。天主祝福你們,今天下午你們一聽到鐘聲,都應該聚集在教堂門外,我來照常給你們講道,讓你們來吻一吻十字架,你們個個都不要落後於人。我知道你們都是我主聖安東尼的虔誠的信徒,所以我特地從海外的聖地帶來了一件高貴的聖物讓你們見識見識,作為一種特殊恩典。這件聖物正是當初加百列天使降臨到拿撒勒向聖母瑪利亞報喜|3~時從他身上落下來,掉在她臥室裏的那根羽毛。”

他說完了這話,就繼續做彌撒。

當他說這番話時,教堂裏的會眾中間有兩個專愛搗蛋的青年,一個叫做喬方尼·台爾·白拉金涅拉,另一個叫做比亞焦·皮湛尼,他們都是這位修道士的好朋友,聽他說到什麽聖物不聖物,覺得好笑,就彼此商量了一下,要在他這根羽毛上作弄他一下。他們打聽到他那天上午要和一個朋友在這個城裏吃飯,便決定一等他在餐桌上坐定了,就到他住的那個旅館裏去,由比亞焦纏住他的傭人談話,喬萬尼則趁機去搜查他的行李,把他所說的那根羽毛拿走,不管它是聖物也好,俗物也好,看他怎樣向聽眾交代。

說起這位修道士的傭人,綽號很多,有人管他叫“鯨魚加丘”,也有人管他叫“泥水匠加丘”,還有人管他叫“豬玀加丘”。他正是一個大渾蟲,恐怕連大畫家李波·托波的筆下也沒有畫過這樣的人物。契波拉修道士常常在朋友們面前拿他開玩笑說:

“我這個傭人有九大缺陷,這些缺陷沒有一個生在所羅門、亞裏士多德、塞納卡|5~身上,就會毀掉他們所有的德性、智慧和神聖。你們想想看,他身上具有九大缺陷,而德性、智慧、神聖等品質,他卻一樣沒有,那該成了個怎麽樣的人啦。”

人家問他究竟是哪九大缺陷,他就編了首打油詩回答道:

“我來說給你聽吧:既懶又撒謊、粗心又骯臟、說壞話、真倔強、鄙野酗酒加莽撞。此外,小缺點還多著呢,那就不用提了。這人有一點尤其可笑:他無論到什麽地方,都想娶個老婆,安個家,因為他長了一大部又黑又光亮的胡子,就自以為很漂亮,哪一個女人見了他都會動心。你如果把他一個人丟在那裏不管,他就會去找女人,非等到碰了壁,決不甘休。說實在的,他倒是我一個得力的助手,不管什麽人要和我談談知心話,總是會讓他偷聽了一部分去,人家問我什麽問題,他唯恐我答不上來,老是憑著他自己的意思,代我回答。”

這回契波拉神父把他這個傭人留在客店裏,臨走曾關照他不要讓任何人碰他的行李,尤其那個旅行包,裏面放著聖物,更是碰不得。可是這個傭人卻喜歡一天到晚待在廚房裏,好象夜鶯喜歡待在樹林子裏一樣,尤其是,倘若讓他聞出了廚房裏有女傭人的氣息,那可不得了。他早就看見這個客店裏有個又胖又矮、象一段樹樁似的醜廚娘,一對乳房大得象兩籃牛糞,生著一張母夜叉面孔,滿面都是汗水、油脂和煙灰。加丘走出了他主人的房間,把他的行李丟在那裏不管,一溜煙跑到廚房裏去,好象一只老鷹撲向一堆腐肉一樣;雖然那是八月天氣,他坐定在爐竈旁邊,跟那個女傭人妞塔聊起天來。他對她說照理他應當是個紳士。除了大量施舍給人的錢財以外,還有九百多萬金幣,他說的話、做的事,都是頂頂了不起的,只有天主才能領略。他可不曉得自己的頭巾上滿是油漬,盡夠用來塗抹阿爾托派斯丘的大釜,也不曉得他那件緊身上衣已經破破爛爛,領子上和胳肢窩下全是斑斑點點的油垢,窟窿和補釘,簡直比土耳其或印度人的衣服鮮艷奪目,鞋子也裂口了,襪子也綻線了。他同她談起話來的那種語氣,儼然是個卡第倫公爵。他說他要做新衣服給她穿,還要帶她走,讓她脫離這仰人鼻息的生活,縱使不能使她發財,但無論如何生活要舒服多了。他這些花言巧語盡管說得如何起勁,結果只落得勞而無功,象從前跟別的女人打交道時所遭遇的情形一樣。

那兩個青年人到達那裏,發覺加丘正在和那個女傭人妞塔糾纏不清,真是高興極了,因為這一來,可以叫他們省力得多。他們看見修道士契波拉的房門敞開著,便徑直走了進去。第一件事就是搜查他那個放著羽毛的行李袋。打開了行李袋,他們找到一個小盒子,外面用一大塊綢子包裹著。他們打開了小盒子,看見裏面藏著一根鸚鵡尾巴上的羽毛,斷定這就是他答應給切塔爾多人民看的聖物。

在那個時代,他確是很容易騙過當地那些人的,因為當時埃及的奢侈品還只運到了托斯卡尼境內的少數地方,沒有象現在這樣大量運到,以致影響到意大利的風化。境內別的地方對這類奢侈品固然見聞淺陋,而這個地方的人卻是簡直一無所知。他們還遵守著祖先的質樸遺風,不僅從來沒有看到過一只鸚鵡,甚至聽也沒有聽到過這種鳥類。

那兩個年青人找到了這根羽毛,歡喜極了,馬上把它拿走。為了免得那個盒子空放在那裏,他們又順手在屋角裏拿了一些木炭放在裏面。把盒子關好,然後把一切都恢覆成原狀,才高高興興地走了,誰也沒有看見他們。現在他們只等契波拉修道士發覺那根羽毛變成木炭的時候將怎麽說。

教堂裏那些腦子簡單的善男信女們,聽說下午將要看到加百列天使的羽毛,望好彌撒就回家去了。大家一傳十,十傳百,等到吃過了飯,大家都心急慌忙地湧到鎮上去看那根羽毛,擠得那地方幾乎待不下。

再說契波拉修道士吃飽中午飯,打了一會兒盹就起來了。他聽說有好多鄉下人都趕來看那根羽毛,立即命令加丘帶了鈴和旅行包到那兒去。加丘無可奈何,只得別了妞塔,走出廚房,帶著他主人吩咐帶的東西到指定的地點去了。他因為喝飽了水,跑到那裏,氣也喘不上來了。他主人立即吩咐他到教堂門口去用力搖鈴。

等到人們聚齊了以後,契波拉修道士開始講道,卻沒有註意到他已經被人家破了法。他把自己的功德,大肆宣揚了一番,然後他覺得可以把加百列天使的羽毛拿出來給大家見識了,首先極其虔誠地做了一遍懺悔祈禱,然後點了兩支蠟燭,撩開了頭巾,再小心翼翼地解開那塊大綢子,拿出那個小木盒。

他先說了幾句話讚美加百列天使和他的聖物,就動手打開那個木盒,一看全是些木炭。他一點也不懷疑加丘同他搗鬼,因為他知道加丘是想不到這上面去的;他也沒有責備加丘防範不嚴,以致讓別人做出這種惡作劇來。只是暗地裏責備自己:既是明知加丘粗心大意,不聽話,健忘,為什麽還讓他來保管行李?可是他面不改色,卻舉起雙手,仰望著天空,大聲說道:

“啊。主呀,願你的力量永遠受到讚美!”

接著,他就關上了盒子,轉過身去對大家說道:

“諸位女士,諸位先生,你們應該知道,我遠在年輕時代,我的上司就派我去到那日出的東方,他曾特地關照我一定要探聽出制造瓷器的秘密。他們東方人把這些秘密告訴了我們,對他們自己並沒有什麽損失,而對於我們卻有很大的好處。

“我負了這使命從威尼斯出發,經過了希臘街,騎馬走過阿爾加夫王國和包爾塔加,我來到了帕裏溫,忍饑耐渴,才來到薩丁尼亞。可是我何必要把我經過的這些地方全部說出來呢?我經過了聖喬治海峽,來到‘糊塗國’和‘詭計國’,這兩個地方就是人煙稠密。我再從那裏去到‘虛偽國’,碰到了許多我們的兄弟和別的教派的修道士,他們只說是為了天主的緣故而好逸惡勞,不重視別人的勞動,一心追求自己的利益,到處都在使用沒有鑄成的錢幣。後來我又到了阿伯魯齊國,那裏的男男女女們都穿著木底鞋在山上跑來跑去,把豬肉貯藏在豬腸子裏面。我繼續向前走,又碰到一些用棍子掮面包、用袋子裝酒的人|12~。後來我又到了‘懶惰鄉’,那裏的水都向山下流。

“簡單地說來,我走了很遠,一直來到印度巴斯第那卡|13~,我可以憑著聖袍向你們發誓:我看到了長柄鐮會飛,不是親眼看到的人是決不會相信的。不過這件事當時卻有個名叫馬梭·台爾·沙喬的大商人可以作證,他那時正在剝胡桃,把胡桃殼零賣出去。

“可是我要找的東西沒有找到,因為再往前去就要涉水了,我便回過頭來往聖地去,那裏,在夏天,一塊冷面包值四個銅子,而熱面包卻不值錢。我在那裏找到了白來姆米諾特·安以特潑裏斯尤|14~神父,他是耶路撒冷最受尊敬的一位大主教。多蒙他看得起我主聖安東尼賜給我穿在身上的這件聖袍,就把他那裏所有的聖物都指點給我看。那真是多得數不清,要是一樣樣講出來。只怕要擺滿好幾英裏路呢|15~。可是為了免得你們失望,我來揀幾樣講給你們聽聽。

“他首先指給我看了一只聖靈的手指,依舊完整如新,他又指給我看了那個曾在聖芳濟面前出現的六翼天使的一綹額發,九天使中第二位天使的一個手指甲,還有‘快到窗畔的維本·卡羅’|16~的一根肋骨,還有幾件神聖天主教信仰派的衣服,還有‘三大賢人’親眼看見出現在東方的那顆明星的幾縷光芒,還有一瓶務米迦勒和魔鬼搏鬥時淌下的汗水,還有聖拉紮魯的顎骨,以及其他許許多多東西。

“我慷慨地捐獻了給他幾大卷用土話寫的蒙特·莫列羅的神學著作和幾卷卡帕勒佐的著作,那正是他搜羅了好久沒有弄到手的,他自然歡喜不已,承蒙他的好意,就給了我一些聖物:一個聖十字架的齒輪,一個小瓶子——瓶子裏裝的是所羅門廟堂裏的鐘聲,以及我剛剛跟你們講過的加百列天使的羽毛,還有聖吉拉爾多·達·維拉·馬格那的一只木底鞋,這件東西我在不久以前到佛羅倫薩去,已經給了吉拉爾多·狄·朋西,因為他對那位聖徒特別崇拜,此外他還給了我當年那具有福分的殉教者聖勞倫斯被醋刑烤死時用的幾塊木炭,我把所有這些聖物都虔誠地帶回家來,至今還珍藏著。

“我的上司一定要等到他鑒別了這些聖物的真偽以後,才可以讓我拿出來給大家瞻仰,現在一方面因為這些聖物已經造成了許多奇跡,另方面大主教又來了好多封信,他才相信了這些聖物都是真的,允許拿給大家看。我因為不放心把這些東西交給別人保管,所以常常帶在身邊。

“我把加百列天使的羽毛藏在一只小盒子裏,唯恐把它弄壞了,烤聖勞倫斯用的木炭則放在另一只盒子裏。這兩只盒子形狀差不多,害得我常常弄錯——今天又弄錯了。我本打算把那只裝羽毛的盒子拿來,不料卻錯拿了這只裝木炭的盒子來。我認為這算不得什麽錯誤,而是出於天主的意旨,是天主親自把這只裝木炭的盒子放到我手裏來,我現在才記起了聖勞倫斯的節日剛剛過了兩天。

“這樣看來,原是天主的意思要我拿那烤死了聖勞倫斯的木炭給你們看,好喚起你們對他應有的虔誠,所以我本來想拿羽毛沒有拿成,卻拿來了這一盒被聖體的汗浸滅了的神聖的木炭。我的有福的孩子們,你們摘下帽子,走上前來瞻仰瞻仰吧。

“我還得先告訴你們,你們不管哪一個用這種木炭在身上畫一個十字,一年之內都不會有火燒身,即使燒到身上,也不會感到痛。”

說完了這許多話,他就打開盒子,拿出木炭,向大家展覽,一面高唱著讚美歌來讚美聖勞倫斯,那些愚夫愚婦懷著虔敬的心情看了一會兒之後,就一擁而上,圍住了契波拉教士,獻給他比往常更多的孝敬,一個個要求他用木炭替他們畫十字。

於是契波拉修道士就拿起木炭只管在男人們潔白的襯衫上、緊身上衣上和女人們的面紗上大畫其十字,還說,這些木炭雖然因為畫十字消耗了不少,可是一放進盒子就會增長起來,他已經有了好多次的實驗證明。

就這樣,他替切塔爾多所有的人都畫上了十字,撈到了好大一筆錢。這樣,那兩個青年本來偷了他的羽毛要窘他一下,卻幸虧他能夠臨機應變,使他們的計謀沒有得逞。那兩個人這會兒也跟大家在一起聽他講道,見他居然狡詐多端,想出了新的詭計,配上花言巧語,說得天花亂墜,繞了一個大圈子,把這事情收了場,直叫他們笑得下巴頦險些掉下來。等眾人散了,他們就走到他跟前,鬧嚷嚷地把一切經過都告訴了他,還把那根羽毛還給了他,讓他留到明年再拿出來,又可以象木炭一樣替信徒們祝福。

這個故事沒有哪個人不是聽得津津有味,大家都為契波拉修道士發笑了好久,特別是笑他講到朝拜聖地看到了和帶回了那麽多聖物。這個故事講完之後,女王的任期滿了,站了起來,取下頭上的王冠,笑嘻嘻地把它戴在第奧紐的頭上,說道:

“第奧紐,現在你該來嘗嘗管理和領導女人的麻煩滋味。你現在來當國王吧,應該好好地執掌國政,等你任期滿了以後,大家都稱頌你的德政。”第奧紐戴著王冠,笑盈盈地回答道:

“比我賢明的國王,你們也見得多了,我的意思是指那棋盤上的‘王’;當然羅,如果你當真把我當作一個國王來服從,我包管叫你領略到一種樂趣——沒有了這種快慰,任何娛樂都顯得美中不足。這些話且不談了,我一定盡心盡意地做好一個國王。”

於是他照例把總管叫來,吩咐總管在他的任期之內應該如何安排各項事情。然後他就說道:

“高貴的小姐們,你們已經從多方面探討了人的天性,以及人生的各種機遇,要不是莉西絲卡剛才到這兒來跟我談了一下,使我想起了我們明天的故事範圍,那我即使想上半天,也說不準是否想得出一個新鮮的題目來呢。你們剛才不也是聽到她說了嗎——她所認識的女人當中,沒有哪一個出嫁時還是個處女;她又說,凡是妻子用來欺騙丈夫的種種詭計,她沒有哪一樣不曉得。她前面一段話我們姑且撇開,那都是些孩子氣的話,不過我看她後面一段話倒可以作為我們講故事的一個很有風趣的題目呢。既然莉西絲卡給了我們這樣一條線索,我們明天的故事範圍不妨就定為:妻子為了偷情,或是為了求急,對丈夫使用種種詭計,有的被丈夫發覺了,有的把丈夫瞞過了。”

有幾位小姐覺得這種題目對她們不大相宜,要求另換題目。國王說道:

“小姐們,我命令你們講這類故事,未嘗沒想到你們這層顧慮。但是我可不能因為你們提出了意見就收回成命,因為在目前這樣的時候,什麽話都可以談,只要男女之間,能夠節制,不要做出有傷大體的事情來就是了。你們想必知道,由於大難當前,法庭上都已經沒有了法官,無論是凡人的法律,宗教的法律,都已蕩然無存,任何人為了保全性命,都可以隨心所欲。因此你們的談話稍許出格一些,只要不去仿效那些有失體統的行為,那就絲毫也無損於你們的貞潔。你們只是在講故事,讓自己和大家借以解悶取樂,我倒看不出將來會有哪個能夠找出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指責你們。

“況且,從第一天到現在,我們聚在一起,你們的舉止一直都是無可非議的——不管我們在這裏講了些什麽(願上帝照應,我們還要繼續講下去),誰不知道你們的貞潔呢?在我看來,不要說是講幾個俏皮故事,就是死神的威脅,我相信也不會使你們失去貞潔的。

“說老實話,如果讓人家知道了你們不願意講這些故事,那恐怕人家反而會懷疑你們有心病,故意避而不談。再說,我向來事事都依從你們,如今承蒙你們推舉我做你們的國王,讓我發號施令,卻又違背我的意旨,不願意講我所指定的故事,那你們叫我的面子往哪兒擱呢?我看你們還是消除顧慮(這些顧慮只應該存在於那庸俗的腦子裏),各人準備一個好故事吧。”

小姐們聽了他這番話,都很讚同。於是國王吩咐大家去隨意遊樂,等到吃晚飯的時候再聚集在一起。這一天講的故事都很短,所以講完了故事,太陽仍舊很高;第奧紐和其他兩位青年打牌去了,愛莉莎就把小姐們叫到一邊,跟她們說道:

“附近有個地方名叫女兒谷,我相信你們都沒有去過。自從來到這裏,我一直都想帶你們去看看,總是抽不出時間。好在今天時間還早,如果大家願意去看看,我相信你們到了那裏,一定會十分滿意的。”

小姐們都說願意去。於是她們沒有向那三位青年透露一點口音,就帶著一個女仆出發了。走了三裏多路,就來到了女兒谷。這裏有一條小徑,小徑的一邊是一條清澈的小澗。她們由小徑走入谷中,看見這裏真是個幽靜美麗的所在,尤其是在這麽個熱天,真有說不出的快樂。後來我聽到了她們中間有一位說,谷中的那片平原雖然看上去完全是天然情趣,不落一點人工的痕跡,卻是滴溜滾圓,好象經過了人工的規劃似的。周圍大約有一兩裏長。圍著六座不十分高的小山,每座山頂上都有一座別墅,看上去很象一座美麗的城堡。山坡逐漸向平原傾斜,好象露天戲院裏一排高出一排的座位,從山頂望下來,這一圈圈的石級依次縮小。朝南的斜坡上長滿了葡萄、橄欖、扁桃、櫻桃、無花果和其他的水果樹,找不出寸尺的荒地。朝北的斜坡上長滿了筆挺的、綠油油的小橡樹。山腳下的那片平原,除了小姐們剛剛走進來的那個入口以外,就沒有別的入口了——那裏長滿了杉、柏、松、桂等樹,整整齊齊,仿佛是哪一個園藝家在這裏精心栽種的。烈日當空的時候,樹葉叢中不透陽光,縱然透進來,也不過是一絲半縷,下面地上則是綠草如茵,繁花如錦。

最使她們喜歡的是那條山溪。它從兩山之間的小谷中流出來,落在一塊天然巖石的峭壁上,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當它濺落在石塊上的時候,遠遠望去,仿佛是一大攤水銀,受了一種奇妙的壓力,變成細細的水花。溪水流到了小平原上,就敏捷地穿過一條小溝,流入平原中央,聚成一個小湖,宛如城市居民們在自己花園裏所開掘的魚池。

湖水不深,僅及胸口。水面平靜無波、清澈見底,可以數得清下面鵝卵石的數目。同時還可以看到遊魚成群,逍遙自在。看到這等山光水色真叫人心曠神怡,為之驚嘆。湖畔全是草土,由於湖水的滋潤,益發顯得鮮艷。溢出湖面的水流入另一條小溝,再由那裏流出小谷,註入低窪的地方。

小姐們來到湖畔,把周圍的風光景物都加以欣賞讚美之後,決定在湖裏洗個澡,因為天氣是那麽熱,湖就在她們眼前,而又不用擔心會被別人看見。她們吩咐女傭人守望在她們剛剛進口的地方,看見有人來,就趕快告訴她們一聲。接著,七位小姐便寬衣褪裙,下了水。雪白的肌膚映在水裏,宛如一朵朵艷紅的玫瑰,給供在一個薄薄的玻璃罩裏。她們動作輕捷,所以並沒有把水攪混,隨後就遊到這兒,遊到那兒,追捕遊魚,那受驚的魚兒東逃西遊,卻沒處藏身。

她們在水裏遊樂了一會兒,捉了幾條魚,便上岸穿好衣服。她們對這地方的讚美已經無以覆加,而且,眼看也應該是回去的時候了,她們就步履輕盈地走回去,一路上談論著這幽美的山谷。回到寓所裏,時間依然還早,只見那三位青年仍舊在玩牌。潘比妮亞笑盈盈地對他們說道:

“唔,今天我們背著你們自尋快樂啦。”

“什麽?”第奧紐問道。“你們故事還沒講,先在行動上表示出來了嗎?|17~”“是呀,陛下。”潘比妮亞說。然後她就告訴這三位青年,她們從哪裏玩了來,那地方的風光又是如何,離這裏有多遠,她們在那裏幹了些什麽。國王聽了有這麽一個好地方,真想去看看,就命令立即開晚飯。大家都心滿意足地吃過晚飯之後,三位青年就帶著仆從人等,辭別了小姐們,去到女兒谷。他們都沒有到那裏去過,到那裏打量了一番,都認為那是天下最美麗的地方。洗過了澡,穿好了衣服,看看天色已經不早,便動身回家。

到達家裏,看見小姐們正在跳著圓舞,由菲亞美達伴唱。跳完了舞,三位青年又和她們談論女兒谷,把那地方的美景讚個不絕。

國王又把總管叫來,吩咐他明天早上在那兒開飯,並且搬幾張床去,以備下午有人到那裏去休息和睡眠。他又吩咐掌燈,把酒和糖果拿來,等大家稍微吃了一點,他又命令每個人都來參加跳舞。潘菲洛遵命跳了一場舞之後,國王就轉過臉去,欣喜地對愛莉莎說:

“美麗的小姐,今天蒙你見愛,讓我戴上了王冠,我今晚也少不得要回敬一下,請你唱一支歌。你就隨意唱一支吧。”

愛莉莎笑盈盈地說,非常樂意。她立即用優美的聲調唱道:

要不是愛情的神鉤

把我鉤得這樣牢,

我便再也無牽無掛,一身逍遙,

啊,愛神,我正當豆蔻年華,

就曾和你在情場上交鋒,

滿想你只有百般溫存,不會擺出威風。

我解除了武器,以為千穩萬當,

誰知就此做了你的俘虜,你的仆從,

想不到你這個暴君竟百般威猛,

用你的神鉤抓住了我不肯放松。

從此你就把我緊縛牢捆,

去送給我那個前世的冤家對頭,

我心兒憂,淚兒流。

日見得衣寬人瘦。

怎奈他是一副鐵打的心腸,

不管我怎樣涕泣長嘆,

也贏不到他半點兒愛憐,

啊,這叫我何等淒愴!

淒厲的風兒在狂呼長嘯,

我在風聲中連連禱告,

他哪裏聽得到?

也許他是故意裝聾,我又哪裏知道?

啊,我受不住這日夜刺心的煎熬,

我活也活不成,死也死不了。

你救苦救難、恩澤無邊的愛神啊,

快把他綁來跪在我面前求饒。

如果你不能如我的心願,

就請你把我這一片癡情打消,

千萬別再叫我相思徒勞;

如果蒙你成全了這件美事,

我的臉上就再不會有愁雲籠罩,

我會重新出落得青春美貌,

我還要戴滿紅色和白色的玫瑰兒,

那會有多艷多嬌!

愛莉莎唱完了歌,發出一聲幽怨的嘆息,雖然人人聽了她的歌詞都深為奇怪,可是誰都猜不出她為了什麽原因而唱出這些怨詞來的。吹笛伴舞國王卻是興致很高,把丁大洛叫來,吩咐他拿風笛來一直歌舞到深夜,他才吩咐大家去安寢。

[第六天終]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