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德利:沙巴主權問題上法庭 菲律賓無勝訴機會

表面上看來,蘇祿武裝份子侵入事件,已隨著我國軍警週二聯手展開空陸剿滅行動,潰不成軍,這項危脅到國家主權的危機,已然解除;然而,蘇祿王朝後代申索沙巴領土的聲音,並未因此減弱。

究竟,沙巴有沒有可能會“給回”蘇祿蘇丹?沙巴前首席部長拿督楊德利表示,沙巴主權糾紛即使真的被帶上海牙國際法庭,菲律賓勝訴的機會可說是“等於零”。

對 沙巴與菲律賓南部的歷史淵源,素有研究的他指出,菲律賓已“錯過”多次申索沙巴主權的機會,這包括“最近一次”,即2009年,聯合國根據《聯合國海洋洋 公約》規定所有締約國,向聯合國大陸架界限委員會,提交大陸架劃界方案時,只索討位於南中國海的南沙群島主權,而沒有提到蘇祿海這邊廂的沙巴。

“換言之,他們(菲律賓)已默認沙巴屬於馬來西亞,也接受現有的劃界方案。”

他說,過去百多年來,蘇祿蘇丹後代一直稱聲,他們於1878年簽署的協議,只是“租賃”沙巴予2名英國人,即Alfred Dent和Baron Von Overback,並以此作為索討沙巴主權的“強烈基礎”。

可是,律師出身的他說,沙巴於1963年,與砂拉越、新加坡及馬來亞半島,共組馬來西亞時,已獲得聯合國承認沙巴屬於馬來西亞;接著在80年代,馬菲有邊 境聯合巡邏(馬菲邊境聯合委員會),各自派出自己的海軍,巡邏各自的海域,有關委員會通常是在山打根或棉蘭佬開會,“意思說,菲律賓在行動上已承認沙巴和 菲律賓的邊界。”

“其次,菲律賓於1987年修改憲法時,在‘國家領土’的詮釋方面,刪除‘承認所有歷史性產權(historical title)’的字眼,意即放棄了其歷史性產權,這包括蘇祿蘇丹對沙巴領土的申索,雖然它後來說日後仍然可以提出申索,但就憲法而言,有關重要字眼已刪除。”

楊德利說,菲律賓認為該國擁有沙巴的主權,主要是因為西班牙侵佔菲律賓後,在墨西哥敗給美國,並以菲律賓作為戰敗的代價,讓給美國,美國就全盤“接下”西班牙所佔領的領土;後來菲律賓獨立了,也順理成章地把當初西班牙佔領的蘇祿群島,視為己有。

“在這樣的情形下,菲律賓說蘇祿是我的,而沙巴屬於蘇祿的,所以也是我(菲律賓)的!”

他笑說,這種“沙巴是我的”思想,已根深柢固地深埋在菲律賓人心中,“不相信,你去菲律賓的學校或政府部門,都可以看到菲律賓地圖上有沙巴,雖然沙巴在菲律賓的地圖中,被註明是‘馬來西亞’,但他們偏要把沙巴放進地圖內。”

楊德利也出示一張他在菲律賓書局購買的“菲律賓地圖”,地圖上確實有沙巴。他說,這種有意無意的舉動,一再提醒菲律賓人,沙巴是屬於菲律賓的。

(Feature Photo: El Nido, Palawan Island by Val Guzman, http://500px.com/valguzman0)

“然而,可笑的是,當馬來西亞和印尼在2002年,把西巴丹和靈吉丹島主權糾紛,帶到國際法庭時,菲律賓以沙巴屬於菲律賓,所以,馬來西亞無權申索這2個島嶼的主權,並要求以第三者身份出庭時,遭國際法庭一口拒絕,因為菲律賓根本沒有這個法律地位。”

他說,從上述種種看來,任何國家若聲稱有權索取沙巴領土,機會等於零,“再說,上國際法庭必須獲得雙方同意,不能單方面申請,而我國是絕不會理會蘇祿這項索土要求的。”

楊德利說,由於菲律賓始終未打消申索沙巴主權的念頭,故一直不願在沙巴設立領事館,“因為這樣一來,等於正式承認沙巴屬於馬來西亞。馬尼拉曾經獻議在納閩 設領事館,處理菲律賓公民在沙巴的事宜,因為他們不曾索討納閩領土,但遭我國拒絕,因為我國若答應,也等於默認菲律賓有權申索沙巴。”

他也說,雖然沙巴屬於馬來西亞,已是一項事實,但他相信菲律賓不會輕易放棄,申索沙巴主權的要求。收藏自 2013-3-7   詩華日報/鍾憶妮報導)

Views: 4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July 19, 2018 at 3:10pm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July 19, 2018 at 3:10pm

冷眼·聯合國1514(XV)決議與沙巴

馬來西亞聯邦政府以至馬來亞朝野政黨,都不敢直接提起聯合國1514(XV)決議以回應菲律賓索土。為什麽?

1960年聯合國的1514決議給予全世界“殖民地與民族獨立”的權利。英國與馬來亞聯邦為沙巴,砂拉越敲定,“與馬來亞聯邦,新加坡合併為一個全新的”馬來西亞聯邦“;但是,合並不是併吞!即使是合併,沙巴在聯合國1514(XV)決議與定義下,也至少享有最低規格的保障;那就是“沙巴自主權”!不是像現在被“重新殖民”受馬來亞遙控的“傀儡政權”!

每逢菲律賓或馬來西亞舉行全國大選之際,索土之事必然浮現。而多年來,雙方也都互相指控玩弄課題以影響各自國內的選情。

像聯合國1514(XV),1541(XV),1654(XVI)這些意義重大的決議是沙巴,砂拉越得以 行使自決權爭取獨立或全面自治 ,促成馬來西亞聯邦得以成立的依據。為何這些文件沒有被納入歷史課本中以教育人民呢?又為何馬來西亞聯邦政府不把這些訊息資料公布以教育人民並安撫人心呢?


難道這就是拿督傑菲裏博士所說的,“馬來亞聯邦領袖不要,也不喜歡沙巴領袖教育沙巴人民”,不要讓沙巴人民知道他們的真正合法地位與應得權益好讓馬來亞能夠肆意剝削沙巴的天然資源嗎?

難道這就是拿督楊德利所說的,“馬來亞政黨利用‘菲律賓索土’這個 “懸而不決”的課題以威嚇勒索沙巴人民的自主權益”?

東姑押都拉曼首相對砂沙獨立的意願承諾,將透過馬來西亞聯邦而獲全面獨立沒有兌現,平等夥伴,甚至連最低要求的全面自治也沒有,反而被降格納為第十二,三州。今天沙巴的政治體制不再是自由自主的了,沙巴已被入侵,被重新殖民,而成為被吉隆坡遙控的傀儡州;又如何能夠提起馬尼拉協定,並告訴菲律賓說 沙巴已行使自決權成為一個傀儡州呢?

1976年違背共組馬來西亞聯邦的精神與原則下,修憲降格砂沙是錯的,而馬來亞政黨侵犯砂沙政壇也是錯的。即使占據了沙巴政權遙控沙巴,這也絕對是違反了聯合國憲章,以及非殖民化的決議,因為那是重新殖民!馬來亞聯邦是在世界反殖民的情況下獲得獨立,反過來卻要殖民沙巴? 今天沙巴的政權受到馬來亞政黨從吉隆坡遙控的情況似乎印證了前印尼總統蘇卡諾於1962年所說,“馬來西亞聯邦計劃是權力中心從倫敦至吉隆坡的轉移”這句話的真確性。


至於世界公認為國際法的聯合國1514(XV)民族自決的決議,馬來西亞聯邦政府更不敢提,因為該宣言的第一條說,“各民族之受異族奴役,統治與剝削,乃是否定基本人權,違反聯合國憲章,且是促進世界和平與合作之障礙”。第二條則是,“所有民族均有自決權,且憑此權利自由決定其政治地位,自由從事其經濟,社會及文化發展”。僅此兩條與沙巴近幾十年來的經歷強烈對照就足以說明馬來西亞聯邦政府如何的違反了聯合國憲章甭說馬來西亞契約了。

聯合國自1963年至今至少增加了100個新獨立的國家,還不算那些獲得全面自主的區域。“沙巴自主權”是聯合國賦予沙巴,一個前英國殖民地在自決權利下最低的地位。希望大家不忘當年追求自由自主的初心,也應該負起團結一致以爭取及完成恢復沙巴自由自主地位的重大使命!好讓沙巴人民在世人面前能夠重新擡起頭來!

1514 的非殖民化宣言是聯合國大會的決議,是所有會員國必須遵守奉行的國際法;任何違反這項決議的國家就是違反了聯合國的憲章,也意味冒著被趕出聯合國的風險以及要與聯合國200多個國家甚至全世界對著幹的下場。


單從聯合國大會的1514(XV)有關自決權與非殖民化的決議以及國際法院有關西巴丹島爭端的判詞以至關系到三個國家的馬尼拉協定,大家不難發現,一直以來操縱馬來西亞聯邦政府的馬來亞執政黨乃至在野黨這半個世紀多都在蒙蔽著人民,尤其是砂沙的人民。

馬來亞聯邦非常清楚,透過1514(XV)決議的賦權沙巴至少也全面自治,它的政權應該是一個由本土政黨在不受到任何外來因素,影響或控制之下而組成的自主自由的政府,不是像現在受到吉隆坡遙控的傀儡政府。也因此,他們聯邦政府與馬來亞朝野政黨,從來都不會,也不要提起1514的非殖民化宣言,因為他們就是殖民者。所以,如果大家閱讀了1514宣言的全文,就會更加了解 “沙巴自主權”的重大意義,以及更明白為什麽一定要投選本土政黨了!因為, 這並不是好像某些人所說的在搞什麽“地方主義”,這只是在維護與捍衛沙巴在聯合國憲章與國際法之下所應有的地位與權益!

這裏是一大堆馬來亞朝野政黨不願提,不想提,或是不要提的課題:63年馬來西亞契約,柯柏特報告,政府間委員會報告,20條款,沿海航線政策,婆羅洲化,身份證計劃,聯邦稅收40%,原油發展法令,大陸棚法令,緊急法令,76年墜機案,76年修憲案,沙巴自主權等等;對於1514他們也絕口不提,因為他們害怕沙巴人民知道的太多!當擄人事件發生時,丹都奧事件發生時,身份證計劃聽證時,沙巴憲法受到挑戰時,他們都退居到看不到影子的地方去了!這就是外來政黨的“蒙蔽政策”與“逃避政策”!這也突出本土政黨與外來政黨之間的天壤之別!沒有1514就沒有1541;沒有沙巴,砂拉越,就沒有馬來西亞聯邦。要賑救馬來西亞,就要先拯救沙巴!(完)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June 20, 2015 at 10:41am

菲政府再索討沙領土·楊德利提醒要警惕

(本報亞庇19日訊)菲律賓政府近期又有做出索討沙巴領土主權的動作,沙巴州前首長拿督楊德利因此提醒當局,必須對此危險舉動提高警惕。

也是沙巴進步黨主席的他指出,盡管我國及國際社會都不承認菲律賓擁有沙巴的主權,菲律賓當局還是頻頻想激起該國人民對沙巴所抱有的奢望。

「請問聯邦政府對這種外來威脅,有何對策?難道就故意讓它這麼沒完沒了下去,好讓沙巴漢再也不敢提起自治自主、甚至以後各奔東西是吧?」

他指出,由於菲律賓和中國在南中國海的爭端,菲律賓政府近日公開了一張公元1734年西班牙管治菲律賓時期的地圖,裏面顯示菲律賓當時的領土範圍,其中包括了有「Borney」的西班牙文字眼,也即是現在的沙巴。

他今天在其文告中說,菲律賓無非想以此地圖作為其索取南中國海領土的依據,同時也圖以歷史依據,名正言順向菲律賓人民灌輸沙巴屬於菲律賓的觀念,而日後若對沙巴有任何動作,也可視為理所當然。

他指出,菲律賓以維護其歷史及法律權益來索討領土的手段並非首次,比如在2001年,馬菲就為了西巴丹島和裏吉丹島的主權問題而鬧上國際法庭。(2015年6月20日 詩華日報)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