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eatif's Blog (322)

郁達夫·骸骨迷戀者的獨語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August 6, 2018 at 5:34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零余者(3)

“我是一個真正的零余者!”

這就是霹靂的核心,另外的許多思想,不過是些附屬在這霹靂上的枝節而已。這樣的忽而發見了思想的中心點,以後我就用了科學的方法推了下去:

──我的確是一個零余者,所以對於社會人世是完全沒有用的。a superfluous man!a useless man!superfluous!superfluous──證據呢?這是很容易證明的──。──

這時候,我的兩只腳已經在西直門內的大街上運轉。四邊來往的人類,究竟比城外混雜得多。天也已經昏黑,道旁的幾家破店和小攤,都點上燈了。…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4, 2018 at 10:27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零余者(2)

微微的重新念著前詩,我擡起頭來一看,覺得太陽好像往西邊又落了一段,倒在右手路上的自己的影子,更長起來了。從後面來的幾乘人力車,也慢慢的趕過了我。一邊讓他們的路,一邊我聽取了坐車的人和車夫在那裏談話的幾句斷片。他們的話題,好像是關於女人的事情。啊啊,可羨的你們這幾個虛無主義者,你們大約是上前邊黃土坑去買快樂去的罷,我見了你們,倒恨起我自家沒有以前的生趣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4, 2018 at 10:26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零余者(1)

“Arm am Beutel,krank am Herzen,

Schleppt ich meine langen Tage.

Armut ist die groesste Plage,

Reichtum ist das hoechste Gut.”



不曉在什麽時候什麽地方看見過的這幾句詩,輕輕的在口頭唸著,我兩腳合了微吟的拍子,又慢慢的在一條城外的大道上走了。

袋裏無錢,心頭多恨。…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4, 2018 at 10:25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海上通信(4)

不知在什麽時候,我記得你曾說過,沫若,你說:“我們的拿起筆來要寫,大約是已經成了習慣了,無論如何,我此後總不能絕對的廢除筆墨的。”這一種馮婦之習,不但是你免不了,怕我也一樣的吧。現在精神定了一定,我又想寫了。

昨天船離了煙臺,即起大風,船中的一班苦力,個個頭上都淋成五色。這是什麽理由呢?因為他們都是連綿席地而臥,所以你枕我的頭,我枕你的腳。一人吐了,二人就吐,三人四人,傳染過去。鋌而走險,急不能擇,他們要吐的時候就不問是人頭人足,如長江大河的直瀉下來。起初吐的是雜物,後來吐黃水,最後就赤化了。我在這一個大吐場裏,心裏雖則難受,但卻沒有效他們的顰,大約是曾經滄海的結果,也許是我已經把心肝嘔盡,沒有吐的材料了。…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4, 2018 at 10:21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海上通信(3)

這一次的航海,真奇怪得很,一點兒風浪也沒有,現在船已到了煙臺了。煙臺港同長崎門司那些港埠一些兒也沒有分別,可惜我沒有金錢和時間的余裕,否則上岸去住他一二星期,享受一番異鄉的情調,倒也很有趣味。煙臺的結晶處是東首臨海的煙臺山。在這座山上,有領事館,有燈臺,有別莊,正同長崎市外的那所檢疫所的地點一樣。沫若,你不是在去年的夏天有一首在檢疫所作的詩麽?我現在坐在船上,遙遙的望著這煙臺的一帶山市,也起了拿破侖在嬡來娜島上之感,啊啊,飄流人所見大抵略同,──我們不是英雄,我們且說飄流人吧!

山東是產苦力的地方,煙臺是苦力的出口處。船一停錨,搶上來的兇猛的搭客,和售物的強人,真把我駭死,我足足在艙裏躲了三個鐘頭,不敢出來。…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4, 2018 at 10:20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海上通信(2)

昨天晚上因為多喝了一杯白蘭地,並且因為前夜在F.E.飯店裏的一夜疲勞,還沒有回覆,所以一到床上就睡著了。我夢見了一個十五六的少女和我同艙,我硬要求她和我親嘴的時候,她回覆我說:

“你若要寶石,我可以給你Rajahs diamond,你若要王冠,我可以給你世上最大的國家,但是這緋紅的嘴唇,這未開的薔薇花瓣,我要保留著等世上最美的人來!”

我用了武力,捉住了她,結果竟做了一個“風月寶鑒”裏的迷夢,所以今天頭昏得很,什麽也想不出來。但是與海天相對,終覺得無聊,我把佐藤春夫的一篇小說《被剪的花兒》讀了。…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4, 2018 at 10:18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海上通信(1)

晚秋的太陽,只留下一道金光,浮映在煙霧空蒙的西方海角。本來是黃色的海面被這夕照一烘,更加紅艷得可憐了。從船尾望去,遠遠只見一排陸地的平岸,參差隱約的在那裏對我點頭。這一條陸地岸線之上,排列著許多一二寸長的桅檣細影,絕似畫中的遠草,依依有惜別的余情。

海上起了微波,一層一層的細浪,受了殘陽的返照,一時光輝起來,颯颯的涼意,逼入人的心脾。清淡的天空,好像是離人的淚眼,周圍邊上,只帶著一道紅圈。是薄寒淺冷的時候,是泣別傷離的日暮。揚子江頭,數聲風笛,我又上了這天涯飄泊的輪船。…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4, 2018 at 10:16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一封信

M君,F君:…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ne 21, 2018 at 8:48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春愁

說秋月不如春月的,畢竟是“只解歡娛不解愁”的女孩子們的感覺,像我們男子,尤其是到了中年的我們這些男子,恐怕到得春來,總不免有許多懊惱與愁思。

第一,生理上就有許多不舒服的變化;腰骨會感到酸痛,全體筋絡,會覺得疏懶。做起事情來,容易厭倦,容易顛倒。由生理的反射,心理上自然也不得不大受影響。譬如無緣無故會感到不安,恐怖,以及其他的種種心狀,若焦躁,煩悶之類。

而感覺得最切最普遍的一種春愁,卻是“生也有涯”的我們這些人類和周圍大自然界的對比。

年去年來,花月風雲的現象,是一度一番,會重新過去,從前是常常如此,將來也決不會改變的。可是人呢?號為萬物之靈的人呢?卻一年比一年的老了。由渾噩無知的童年,一進就進入了滿貯著性的苦悶,智的苦悶的青春。再不幾年,就得漸漸的衰,漸漸的老下去。…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16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十一月初三(下)

【七】



去年秋天,我在上海想以文藝立身的計劃失敗之後,不得已承受了幾位同學的好意,勉強的逃到北京來。這正是楊槐榆樹,一天天的灑脫落葉,垂楊野草,一天天的萎黃下去的十月中旬。那時候我於敗退之余,托身遠地,又逢了雕落的季節。蒼茫四顧,一點兒希望也沒有,一點兒生趣也沒有。每天從學校裏教書回來,若不生病,腳能跑路的時候,不跑上幾位先輩的家裏去閑談,就跑出城外的山野去亂撞亂走。當時的我的心境,實在是太雜亂了,太悲涼了,所以一天到晚,我一刻也靜不下來。並且又因為長期失眠,和在上海時的無節制的生活的結果,弄得感情非常脆弱,一受觸撥,就會同女人似的盈盈落淚。記得有一次當一天晚來欲雪的日暮,我在介紹我到北京來的C君家裏吃晚飯,聽了C夫人用著上海口音講給我聽的幾句慰安我的話的時候,我竟嗚嗚的哭了起來。…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15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十一月初三(中)

銅鑼大鼓的雷鳴,胡琴弦子的諧調,清脆高亮的歌聲和周圍的一種歡樂場中特有的醉人的空氣,平時對我非常有催眠魔力的這戲園裏的一切,今天也不行了,我的感受性完全消褪了。

喝了一壺茶,聽了幾句青衣獨唱的高音,我覺得自家的身體漸漸的和周圍遠隔了開來。又向四周環視了一遍,我索性自管自的沈入我的空想裏去了:

“啊啊!這裏不少的中年的男女,這些人若說他們個個都是快樂的,我也不敢相信。其中大約也有和我一樣的人在那裏。他們惟其在人生的裏頭找不到安慰,所以才到這裏來的呀!臉上的笑容,強裝的媚態,哪裏是真真的心的表白?若以外貌來論,那麽有誰識得破我是人類中最不幸最孤獨的一個?若講到衣服呢,那麽我的這件棉袍,也不能顯示我的經濟拮據的狀態。我且慢慢的找吧!在這熱鬧場中找出一個和我一樣的人來吧!……”…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15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十一月初三(上)

                                                                         【一】



自己因為和自己的女人同居的期間很短,所以每遇到心境有什麽變更波動的時節,第一個想起來的,總離不了她。想到人家的女人的時候,雖然也有,但是這大抵是以酒闌興動,或睡余夢足時為限,到了悲懷難遣,寂寞得同棺材裏的朽釘似的時候,第一個想起來的,總還是自家的女人,還是我的那個不能愛而又不得不愛的她。…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15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南行雜記

                                                 【一】

上船的第二日,海裏起了風浪,飯也不能吃,僵臥在艙裏,自家倒得了一個反省的機會。

這時候,大約船在舟山島外的海洋裏,窗外又淒淒的下雨了。半年來的變化,病狀,絕望,和一個女人的不名譽的糾葛,母親的不了解我的惡罵,在上海的幾個月的遊蕩,一幕一幕的過去的痕跡,很雜亂地盡在眼前交錯。

上船前的幾天,雖則是心裏很牢落,然而實際上仍是一件事情也沒有幹妥。閑下來在船艙裏這麽的一想,竟想起了許多瑣雜的事情來:…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08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故事

聽說外國人的稱中國作“支那”,是因為大秦的威力的遠播。Chin拼起來是秦字的聲音。而拉丁字的地名等末尾,老要加一個A字,所以秦字就一轉而作了“支那”。這考據的的確不的確,暫且不去管它。但因為想到了秦字,所以想將秦朝的有一宗故事來說給大家聽聽。

秦國本來是專講究武器,年年不斷地招募新兵,看百姓不值一錢,只將百姓的辛苦勞力全部壓榨出來,只用到打仗殺人等事情上去的一個國家。…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06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日本的文化生活

無論哪一個中國人,初到日本的幾個月中間,最感覺到苦痛的,當是飲食起居的不便。

房子是那麽矮小的,睡覺是在鋪地的席子上睡的,擺在四腳高盤裏的菜蔬,不是一塊燒魚,就是幾塊同木片似的牛蒡。這是二三十年前,我們初去日本念書時的大概情形;大地震以後,都市西洋化了,建築物當然改了舊觀,飲食起居,和從前自然也是兩樣,可是在飲食浪費過度的中國人的眼裏,總覺得日本的一般國民生活,遠沒有中國那麽的舒適。

但是住得再久長一點,把初步的那些困難克服了以後,感覺就馬上會大變起來;在中國社會裏無論到什麽地方去也得不到的那一種安穩之感,會使你把現實的物質上的痛苦忘掉,精神抖擻,心氣和平,拚命的只想去搜求些足使智識開展的食糧。…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05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檳城三宿記

快哉此遊!檳榔嶼實在是名不虛傳的東方花縣。(人家或稱作花園我卻以為花縣兩字來得適當。蓋四季的花木蘢蔥,而且依山帶水,氣候溫和,住在檳城,“絕似河陽縣裏居”也。)

回想起半年來,退出武漢,漫遊湘西贛北,復轉長沙,再至福州而住下。其後忽得胡氏兆祥招來南洋之電,匆促買舟,偷渡廈門海角,由香港而星洲,由星洲而檳嶼,間關幾萬裏,閱時五十日,風塵仆仆,魂夢搖搖,忽而到這沈靜、安閑、整齊、舒適的小島來一住,真像是在做夢。

是夢也吧,是現實也吧,總之,是“三宿檳城戀有余”也!…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02pm — No Comments

郁達夫·馬六甲記遊

為想把滿身的戰時塵滓暫時洗刷一下,同時,又可以把個人的神經,無論如何也負擔不起的公的私的積累清算一下之故,毫無躊躇,飄飄然駛入了南海的熱帶圈內,如醉如癡,如在一個連續的夢遊病裏,渾渾然過去的日子,好像是很久很久了,又好像是只有一日一夜的樣子。實在是,在長年如盛夏,四季不分明的南洋過活,記憶力只會一天一天的衰弱下去,尤其是關於時日年歲的記憶,尤其是當踏上了一定的程序工作之後的精神勞動者的記憶。

某年月日,為替一愛國團體上演《原野》而揭幕之故,坐了一夜的火車,從新加坡到了吉隆坡。在臥車裏鼾睡了一夜,醒轉來的時候,填塞在左右的,依舊是不斷的樹膠園,滿目的青草地,與在強烈的日光裏反射著殷紅色的墻瓦的小洋房。…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村上春樹《出擊面包店》

總之我們應該處于饑餓狀態。不,不是肚子餓,簡直像吞下了宇宙的空白一樣的心情。起先其實是小小的,像甜甜圈中間的洞一樣的小空白,但隨著日子的消逝,它在我們的身體里漸漸增殖,終于成為不見底的虛無。成為莊重的幕後音樂般的空腹金字塔。

為什麼產生了空腹感呢?當然是由于缺乏食物而來。為什麼會缺乏食物呢?因為沒有相當的等價交換物呢?這大概是因為我們的想象力不夠吧。不,空腹感說不定事實上是起因于想象力不足。

無論怎麼說都行。

神、馬克斯、約翰。藍儂都死了。總之,我們處于肚子饑餓的狀態,結果就是起了歹念、並非空腹感使我們起了歹念,而是歹念使我們為空腹感而走極端。雖然不怎麼搞得清楚,就像存在主義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August 1, 2017 at 12:07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20)

[沉默。

  愛斯特拉岡:(沒好氣地)說下去!說下去!

  弗拉季米爾:別打擾他。你看不出他是在回憶過去的快樂日子?(略停)Memoriapraeteritorumbonorum②——那準是不愉快的事。

  愛斯特拉岡:我們很難知道。

  弗拉季米爾:(向波卓)而且你是一下子瞎的?

  波卓:真是好極了!

  弗拉季米爾:我在問你是不是一下子瞎的。…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