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reatif's Blog (305)

郁達夫·馬六甲記遊

為想把滿身的戰時塵滓暫時洗刷一下,同時,又可以把個人的神經,無論如何也負擔不起的公的私的積累清算一下之故,毫無躊躇,飄飄然駛入了南海的熱帶圈內,如醉如癡,如在一個連續的夢遊病裏,渾渾然過去的日子,好像是很久很久了,又好像是只有一日一夜的樣子。實在是,在長年如盛夏,四季不分明的南洋過活,記憶力只會一天一天的衰弱下去,尤其是關於時日年歲的記憶,尤其是當踏上了一定的程序工作之後的精神勞動者的記憶。

某年月日,為替一愛國團體上演《原野》而揭幕之故,坐了一夜的火車,從新加坡到了吉隆坡。在臥車裏鼾睡了一夜,醒轉來的時候,填塞在左右的,依舊是不斷的樹膠園,滿目的青草地,與在強烈的日光裏反射著殷紅色的墻瓦的小洋房。…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February 9, 2018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村上春樹《出擊面包店》

總之我們應該處于饑餓狀態。不,不是肚子餓,簡直像吞下了宇宙的空白一樣的心情。起先其實是小小的,像甜甜圈中間的洞一樣的小空白,但隨著日子的消逝,它在我們的身體里漸漸增殖,終于成為不見底的虛無。成為莊重的幕後音樂般的空腹金字塔。

為什麼產生了空腹感呢?當然是由于缺乏食物而來。為什麼會缺乏食物呢?因為沒有相當的等價交換物呢?這大概是因為我們的想象力不夠吧。不,空腹感說不定事實上是起因于想象力不足。

無論怎麼說都行。

神、馬克斯、約翰。藍儂都死了。總之,我們處于肚子饑餓的狀態,結果就是起了歹念、並非空腹感使我們起了歹念,而是歹念使我們為空腹感而走極端。雖然不怎麼搞得清楚,就像存在主義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August 1, 2017 at 12:07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20)

[沉默。

  愛斯特拉岡:(沒好氣地)說下去!說下去!

  弗拉季米爾:別打擾他。你看不出他是在回憶過去的快樂日子?(略停)Memoriapraeteritorumbonorum②——那準是不愉快的事。

  愛斯特拉岡:我們很難知道。

  弗拉季米爾:(向波卓)而且你是一下子瞎的?

  波卓:真是好極了!

  弗拉季米爾:我在問你是不是一下子瞎的。…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22)

 [沉默。

  弗拉季米爾:(輕聲)他有鬍子嗎,戈多先生?

  孩子:有的,先生。

  弗拉季米爾:金色的還是……(他猶豫一下)……還是黑色的?

  孩子:我想是白色的,先生。

  [沉默。

  弗拉季米爾:耶穌保佑我們!

  [沉默。…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13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21)

 波卓:(勃然大怒)你幹嗎老是要用你那混帳的時間來折磨我?這是十分卑鄙的。什麼時候!什麼時候!有一天,難道這還不能滿足你的要求?有一天,任何一天。有一天他成了啞巴,有一天我成了瞎子,有一天我們會變成聾子,有一天我們誕生,有一天我們死去,同樣的一天,同樣的一秒鐘,難道這還不能滿足你的要求?(平靜一些)他們讓新的生命誕生在墳墓上,光明只閃現了一剎那,跟著又是黑夜。(他抖動繩子)走!

  [幸運兒和波卓下。弗拉季米爾跟著他們走到舞台邊緣,望著他們的后影。有人倒地的聲音,弗拉季米爾學了下這聲音,隨後就向已經睡著了的愛斯特拉岡走去,告訴他說他們又摔倒了。沉默。弗拉季米爾端詳了他一會兒,跟著就把他搖醒了。

  愛斯特拉岡:(狂暴的手勢,含糊的字句。最後)你幹嗎老不讓我睡覺?…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13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9)

愛斯特拉岡:喂,起來。你要著涼的。

  弗拉季米爾:別為我擔心。

  愛斯特拉岡:來吧,狄狄,別這麼頑固。

  [他伸出一隻手去,弗拉季米爾迫不及待地把它握住。

  弗拉季米爾:拉!

  [愛斯特拉岡拉了一下,踉蹌著倒下了。長時間沉默。

  波卓:救命!

  弗拉季米爾:我們來啦。…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12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8)

弗拉季米爾:不錯,這聽上去是個挺好的主意。可是咱們能不能這樣做呢?他是不是真正睡著了?(略停)不,最好的辦法還是利用波卓求救的機會。

  波卓:救命!

  弗拉季米爾:過去幫助他——

  愛斯特拉岡:我們幫助他?

  弗拉季米爾:換取一些馬上可以兌現的報酬。

  愛斯特拉岡:可是萬一他——…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10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7)

弗拉季米爾:擁抱我!

  愛斯特拉岡:馬上就來!

  [他們擁抱。他們分開。沉默。

  弗拉季米爾:有消遣的時候,時間過得多快!

  [沉默。

  愛斯特拉岡:咱們這會兒幹什麼呢?

  弗拉季米爾:在等著的時候?

  愛斯特拉岡:在等著的時候。

  [沉默。…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10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6)

愛斯特拉岡:幹嗎不能?

  弗拉季米爾:咱們在等待戈多。

  愛斯特拉岡:啊!(弗拉季米爾走來走去)你不能站著不動?

  弗拉季米爾:我冷。

  愛斯特拉岡:咱們來得太早啦。

  弗拉季米爾:總要到夜晚的。

  愛斯特拉岡:可是夜還沒來臨。

  弗拉季米爾:它會突然來臨的,像昨天一樣。…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9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5)

 [愛斯特拉岡向靴子走去,仔細察看。

  愛斯特拉岡:這雙靴子不是我的。

  弗拉季米爾:(愕住)不是你的!

  愛斯特拉岡:我的那雙是黑色的。這一雙是棕色的。

  弗拉季米爾:你能肯定你的那雙是黑色的嗎?

  愛斯特拉岡:嗯,好像是雙灰白色的。

  弗拉季米爾:這一雙是棕色的嗎?給我看。…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8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4)

 愛斯特拉岡:那麼咱們還抱怨什麼?

  弗拉季米爾:思想並不是世間最壞的事。

  愛斯特拉岡:也許不是。可是至少不至於那樣。

  弗拉季米爾:那樣什麼?

  愛斯特拉岡:這倒是個主意,咱們來彼此提問題吧。

  弗拉季米爾:至少不至於那樣,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愛斯特拉岡:那樣不幸。

  弗拉季米爾:不錯。…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8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3)

愛斯特拉岡:那個我記得。可是那是什麼時候的事?

  弗拉季米爾:還有他的主人,你還記得他嗎?

  愛斯特拉岡:他給了我一根骨頭。

  弗拉季米爾:那是波卓。

  愛斯特拉岡:而這一切都發生在昨天,你說?

  弗拉季米爾:是的,當然是在昨天。

  愛斯特拉岡:那麼我們這會兒是在什麼地方呢?…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8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2)

 [弗拉季米爾慢慢地穿過舞台,在愛斯特拉岡身旁坐下。

  弗拉季米爾:咱們仍舊可以分手,要是你以為這樣做更好的話。

  愛斯特拉岡:現在已經遲啦。

  [沉默。

  弗拉季米爾:不錯,現在已經遲啦。

  [沉默。

  愛斯特拉岡:嗯,咱們走不走?

  弗拉季米爾:好,咱們走吧。…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6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1)

弗拉季米爾:記憶真能耍稀奇古怪的花招!(愛斯特拉岡想要開口說話,又改變主意,一瘸一拐地走回原處,坐下,開始脫他靴子。向孩子)嗯?

  孩子:戈多先生——

  弗拉季米爾:我過去見過你,是不是?

  孩子:我不知道,先生。

  弗拉季米爾:你不認識我?

  孩子:不認識,先生。

  弗拉季米爾:昨天來的不是你?

  孩子:不是,先生。…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5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10)

  [沉默。

  愛斯特拉岡:咱們現在幹什麼呢?

  弗拉季米爾:我不知道。

  愛斯特拉岡:咱們走吧。

  弗拉季米爾:咱們不能。

  愛斯特拉岡:為什麼?

  弗拉季米爾:咱們在等待戈多。

  愛斯特拉岡:啊!

  [沉默。…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5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9)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3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8)

 [沉默。波卓進行著思想鬥爭。

  波卓:諸位,你們始終……對我很客氣。

  愛斯特拉岡:一點兒也不。

  弗拉季米爾:哪兒的話!

  波卓:不錯,不錯,你們始終很守本分。因此我問我自己,這兩個老實人日子過得那麼無聊,我是不是也可以幫助他們些什麼。

  愛斯特拉岡:就是十便士也是歡迎的。

  弗拉季米爾:我們不是乞丐。…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3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7)

  波卓:(平靜些)諸位,我不知道我剛才犯了什麼毛病啦。請原諒我。忘掉我說的一切。(逐漸恢復常態)我已記不清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了,不過你們可以斷定我說的沒一句是真話。(挺直身子,拍打胸膛)瞧我的樣子像個能受別人委屈的人嗎?說良心話?(他在各個衣袋裡摸索)我把我的煙斗擱在哪兒了?

  弗拉季米爾:今天這個黃昏我們過的可真是不錯。

  愛斯特拉岡:永遠忘不了。

  弗拉季米爾:而且還沒完。

  愛斯特拉岡:看樣子還沒完。

  弗拉季米爾:還只是剛開始哩。…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2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6)

 [沉默。愛斯特拉岡大吃一驚,停止啃骨頭,看看波卓又看看弗拉季米爾。波卓外表上很鎮靜。弗拉季米爾有點窘。

  波卓:(向弗拉季米爾)你這話是不是有所指?

  弗拉季米爾:(下了決心,結巴著說)像這樣……對待一個人……(朝幸運兒做了個手勢)我認為……不……同樣的人類……不……真可恥!

  愛斯特拉岡:(不甘落後)真丟臉!(他重新啃起骨頭來)

  波卓:你們太苛刻了。(向弗拉季米爾)你多大年紀啦?我不揣冒昧問你一句。(沉默)六十?七十?(向愛斯特拉岡)你說他多大年紀啦?

  愛斯特拉岡:十一。…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薩繆爾·貝克特《等待果陀》(5)

  [波卓威脅似的向前邁了幾步。

  弗拉季米爾:(討好似的)我過去認識一家叫戈卓的。他家的母親臉上長滿了瘊子——

  愛斯特拉岡:(急急地)我們不是您這地方的人,老爺。

  波卓:(止步)你們不管怎樣總是人。(他戴上眼鏡)照我看來,(他摘下眼鏡)是跟我一樣的人,(他哈哈大笑)是跟波卓一樣的人!都是照著上帝的模樣兒造的!

  弗拉季米爾:嗯,您瞧——

  波卓:(專橫地)戈多是什麼人?

  愛斯特拉岡:戈多?…

Continue

Added by Kreatif on July 14, 2017 at 9:5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