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流水能回頭's Blog (205)

斯科特·派克《少有人走的路~心智成熟的旅程》(1)中文版序

很抱歉,我們奉獻給你的不是一本時髦的書,它甚至還會讓你感覺到一點點的不舒服。不過,請不要回避,你也無法回避,因為回避這一問題的結果是:你不得不承受更多的不舒服、甚至是痛苦。

有人說,21世紀是心理學的世紀,對此,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們卻能親眼看見身邊心智不成熟的人是如此之多。如果說以前中國人最大的問題是溫飽問題,那麼,今天,中國人最大的問題就是心理問題,而心智不成熟又是心理問題中最大的問題。

十七八歲的高中生在大街上堂而皇之地用奶瓶喝水,這是時髦、反叛,還是在逃避成熟?

應屆大學畢業生選擇考研的動機僅僅是:害怕畢業。他們是害怕畢業,還是在拒絕成熟?…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December 18, 2018 at 3:26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第七章

在一九六零年下半年,也就是我們吃煤塊之後不久,曾傳出了姑姑即將與那個飛行員結婚的消息。為了陪嫁品的問題,大奶奶過墻來與我母親商量,最後決定把墻外那棵百年樹齡的大楸樹砍倒,讓鄉里手藝最好的範木匠制做成家具。我確實看到父親陪著範木匠來丈量過那棵樹,那棵樹因為面臨著殺伐被嚇得枝條顫抖,葉子嘩嘩,仿佛哭泣。

但這事兒後來就沒了消息,姑姑也好久沒有回來了。我跑到大奶奶家去探聽消息,大奶奶用拐棒毫不客氣地將我打出來。我猛地發現,大奶奶老得像那些傳說中的“老娘婆”一樣了。…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31, 2017 at 2:34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第六章

送姑姑英納格手表的人,是一個空軍飛行員。那個年代的空軍飛行員啊!聽到這個消息後,哥哥姐姐像青蛙一樣哇哇叫,我在地上翻筋鬥。

這不僅是我們家的大喜事,也是我們鄉的大喜事。大家都認為,姑姑與飛行員,是絕配。學校夥房里的王師傅,參加過抗美援朝,他說飛行員是用黃金打造的。金子還能造人?我狐疑地問他,當著還在吃飯的老師和公社幹部們的面,他說,萬小跑,你真是個傻瓜,我的意思是說,國家培養一個飛行員,要花巨額的費用,其價值相當於七十公斤的黃金。我把王師傅的話回家向母親學說,母親說:天哪!將來你姑夫來家做客,我們該用什麽招待他呢?…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28, 2017 at 10:11a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第四章

先生,姑姑接生的第二個孩子是我。

我娘臨盆時,奶奶按照她的老規距,洗手更衣,點了三柱香,插在祖先牌位前,磕了三個頭,然後把家里的男人都轟了出去。我娘不是初產,在我前頭有兩個哥哥,一個姐姐。奶奶對我娘說:你是輕車熟路了,自個兒慢慢生吧。我娘對我奶奶說:娘,我感到很不好,這一次,跟以前不一樣。奶奶不以為然,說,有什麽不一樣的?難道你還能生出個麒麟?

我娘的感覺是正確的。我哥哥姐姐們,都是頭先鉆出來,我呢,先伸出了一條腿。…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28, 2017 at 10:10a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第五章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28, 2017 at 10:09a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第三章

先生,匆匆忙忙講述大爺爺的故事,是為了從容不迫地講述姑姑的故事。…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21, 2017 at 5:55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第二章

陳鼻為什麽生了一只與眾不同的大鼻子呢?這事兒大概只有他母親能說清楚。…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18, 2017 at 10:43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第一章

先生,我們那地方,曾有一個古老的風氣,生下孩子,好以身體部位和人體器官命名。譬如陳鼻、趙眼、吳大腸、孫肩……這風氣因何而生,我沒有研究,大約是那種以為“賤名者長生”的心理使然,亦或是母親認為孩子是自己身上一塊肉的心理演變。這風氣如今已不流行,年輕的父母們,都不願意以那樣古怪的名字來稱謂自己的孩子。我們那地方的孩子,如今也大都擁有了與香港、台灣、甚至與日本、韓國的電視連續劇中人物一樣優雅而別致的名字。那些曾以人體器官或身體部位命名的孩子,也大都改成雅名,當然也有沒改的,譬如陳耳,譬如陳眉。

陳耳和陳眉之父陳鼻是我的小學同學,也是我少年時的朋友。我們是1960年秋季進入大羊欄小學的。那是饑餓的年代,留在我記憶中最深刻的事件,大都與吃有關。譬如我曾講過的吃煤的故事。許多人以為是我胡亂編造,我以我姑姑的名義起誓:這不是胡編亂造,而是確鑿的事實。…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18, 2017 at 10:37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一部·前言

尊敬的杉谷義人先生:

分別近月,但與您在我的故鄉朝夕相處的情景,歷歷如在眼前。您不顧年邁體弱,跨海越國,到這落後、偏遠的地方來與我和我故鄉的文學愛好者暢談文學,讓我們深受感動。大年初二上午,在縣招待所禮堂,您為我們做的題為《文學與生命》的長篇報告,已經根據錄音整理成文字,如蒙允準,我們想在縣文聯的內部刊物《蛙鳴》上發表,使那天未能聽您演講的人們,也能領略您的語言風采並從中受到教益。…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18, 2017 at 10:35pm — No Comments

雅克朗西埃:為什麽一定要殺掉艾瑪包法利 上

乍一看,我這題目有點不對勁。你要跟大家講這個人為什麽被殺了,你是說她是被別人殺掉的,是死於他殺。然而現在我這個說法卻不符合真實情況。沒看過《包法利夫人》的也知道,艾瑪的死不是他殺,而是自殺。看過原著的還知道,她服毒之後還留下信說“不要怪任何人”。因此題目好像就該是“為什麽艾瑪・包法利一定要自殺?”這麽問的話,原因很容易找,她自殺是因為還不起債,欠債是因為婚外戀,婚外戀是因為她當修女時愛讀風流的小說,後來過的卻是別樣的生活:她嫁給一個死板的窮醫生,住在又偏遠又無聊的小鎮子。概括起來,她自殺是一連串的原因導致的最終結果,而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她太能幻想了,她把文學和生活混為一談了。當然,這背後還能有更深層的社會原因:教育制度有缺陷,社會將人異化,男性統治社會,等等。這樣好像是說,責任全在社會。…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9, 2017 at 9:30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九幕

姑姑家院子場景如前。

郝大手和秦河還在捏著泥娃。

蝌蚪手捏一摞稿紙,站在一側,高聲朗誦。

蝌蚪:……如果有人問我,高密東北鄉的主色彩是什麽,我會不假思索地回答:綠!

都大手:(不滿地嘟噥著)那麽紅呢?紅高粱、紅蘿卜、紅太陽、紅棉襖、紅辣椒、紅蘋果……

秦河:黃土、黃大糞、黃牙、黃鼠狼,就是沒有黃金……

蝌蚪:如果有人問我,高密東北鄉的主要聲音是什麽,我會驕傲地告訴他:蛙鳴!…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5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八幕

電視戲曲片《高夢九》拍攝現場。

舞台布置成民國時期縣衙大堂模樣。雖有改革但基本上還是沿襲舊制。大堂正中高懸一塊匾,匾上有“正大光明”四個大字。匾額兩邊懸掛一副大字對聯。上聯:一陣風一陣雨一陣青天;下聯:半是文半是武半是野蠻。堂案上供著一只碩大的鞋子。

高夢九身穿黑色中山裝,頭戴禮帽,胸前口袋里露出懷表的銀鏈子。舞台兩側站立著幾個衙役,手持水火棍,但服裝卻改穿黑色中山裝,看上去頗為滑稽。

導演、攝影、錄音等電視劇工作人員在忙碌著。

導演:各就各位,預備——開始!…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4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七幕

舞台後部的屏幕上,不斷地變換背景。時而是繁華的街道,時而是人群擁擠的市場,時而是街心公園。有人打太極拳、有人遛鳥、有人拉二胡……背景變換標志著她逃跑時路過的地方。

陳眉抱著孩子奔跑著。一邊奔跑一邊口中發出許多與孩子有關的顛三倒四的話。

陳眉:我的寶貝兒啊……媽終於找到你了……媽再也不放你啦……

小獅子、蝌蚪等人在後追趕。

小獅子:金娃……我的兒子啊……

場上,有時是陳眉一個人在奔跑,她一邊跑,一邊不時回頭觀看。有時還向路邊人喊叫: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3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六幕

一張巨大的圓桌,擺放在一農家庭院當中。桌上杯盤羅列。舞台背景上有“金娃滿月盛宴”字樣。

蝌蚪穿著繡有“福”“壽”的明晃晃的綢緞唐裝,站在台口,歡迎前來賀喜的人。

蝌蚪的小學同學李手、袁腮以及小表弟等人依次上場,說著差不多的客套話與恭喜話。

姑姑身穿一襲醬紅色的長袍,在郝大手與秦河的護衛下隆重登場。

蝌蚪:(歡欣地)姑姑,您總算來了。

姑姑:萬氏門中添貴子,我能不來嗎?…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3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五幕

夜晚,燈光斜照,滿台金輝。

娘娘廟一角,粗大廊柱下,蜷縮著陳鼻和他的狗。狗可以由人扮演。他的面前擺著一個破鐵碗,鐵碗里有幾張鈔票和幾枚硬幣。兩支木拐放在身側。

陳眉身著黑袍,面蒙黑紗,幽靈般上場。

兩個身穿黑衣、面蒙黑紗的男人尾隨她上場。

陳眉:(哀嚎著)孩子……我的孩子……你在哪里……我的孩子……你在哪里……

兩個黑衣人向陳眉逼近。…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2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四章

場上設置同第二幕。

郝大手與秦河在各自案前捏著娃娃。

一個身穿一件皺皺巴巴的灰色西裝、脖子上紮著一條紅領帶、口袋里插著鋼筆、腋下夾著一個公文包的中年人悄悄上場。

郝大手:(並不擡頭地)蝌蚪,你怎麽又來了?!

蝌蚪:(恭維地)郝大叔真是神人,僅憑耳朵就知道是我。

郝大手:我不是用耳朵,我是用鼻子。

秦河:狗的嗅覺比人的嗅覺靈敏一萬倍。…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2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三章

公安派出所來訪接待室。室內只有一張長桌,桌上擺有一部電話。墻上掛著錦旗、獎狀之類。

女警官小魏端坐在桌子後,指指桌前的一把椅子,示意陳眉就座。陳眉依然是那身裝束:黑袍遮體,黑紗蒙面。

小魏:(一本正經,學生腔調)來訪公民,請坐。

陳眉:(沒頭沒尾地)大堂前為什麽不設上兩面大鼓?

小魏:什麽大鼓?

陳眉:過去都是有大鼓的,你們為什麽不設?不設大鼓老百姓怎麽擊鼓鳴冤?…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1pm — No Comments

莫言《蛙》第五部·第二章

在綠色燈光照耀下,整個舞台像一個幽暗的水底世界。舞台深處,有一個周圍生滿細草的山洞。從山洞中。不時傳出青蛙的叫聲與嬰兒的哭聲。有十幾個嬰兒,從舞台上方垂掛下來。他們四肢抽動,哭聲連成一片。

舞台前部,擺放著兩個制作泥娃娃的案板,郝大手和秦河盤腿坐在案後,聚精會神地團弄著泥巴。

姑姑從洞里爬出來。她身穿一襲肥大的黑袍,頭發蓬亂。…

Continue

Added by 假如流水能回頭 on March 7, 2017 at 10:3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