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美(Stephane Mallarme)詩選《牧神的午後》

牧神:

林澤的仙女們,我願她們永生。

多麽清楚

 

她們輕而淡談的肉色在空氣中飛舞,

空氣卻睡意叢生。

 

莫非我愛的是個夢?

我的疑問有如一堆古夜的黑影

終結於無數細枝,而仍是真的樹林,

證明孤獨的我獻給了我自身——

唉!一束祝捷玫瑰的理想的假象。

讓咱們想想……

 

也許你品評的女性形像

只不過活生生畫出了你虛妄的心願!

牧神哪,幻像從最純凈的一位水仙

又藍又冷的眼中像淚泉般湧流,

與她對照的另一位卻嘆息不休,

你覺得宛如夏日拂過你羊毛上的和風?

不,沒有這事!在寂靜而困倦的昏暈中,

涼爽的清晨如欲抗拒,即被暑氣窒息,

哪有什麽潺潺水聲?唯有我的蘆笛

把和弦灑向樹叢;那僅有的風

迅疾地從雙管蘆笛往外吹送,

在它化作一場旱雨灑遍笛音之前,

沿著連皺紋也不動彈的地平線,

這股看得見的、人工的靈感之氣,

這僅有的風,靜靜地重回天庭而去。

啊,西西里之岸,幽靜的澤國,

被我的虛榮和驕陽之火爭先掠奪,

你在盛開的火花下默認了,請你作證:

“正當我在此地割取空心的蘆梗

“並用天才把它馴化,遠方的青翠

‘閃耀著金碧光輝,把葡萄藤獻給泉水,

“那兒波動著一片動物的白色,準備休息,

一聽到蘆笛誕生的前奏曲悠然響起,

驚飛了一群天鵝——不!是仙女們倉皇

逃奔

“或潛入水中……”

 

一切都燒烤得昏昏沈沈,

看不清追求者一心渴望了那麽多姻緣

憑什麽本領,竟能全部逃散不見

於是我只有品味初次的熱情,挺身站直,

在古老的光流照耀下形單影只,

百合花呀!你們當中有最純真的一朵。

 

除此甜味,她們的唇什麽也沒有傳播,

除了那柔聲低語保證著背信的吻。

我的胸口(作證的處女)可以證明:

那兒有尊嚴的牙留下的神秘的傷處,

可是,罷了!這樣的奧秘向誰傾訴?

只有吐露給向天吹奏的雙管蘆笛,

它把臉上的惶惑之情轉向它自己,

在久久的獨奏中入夢,夢見咱倆一同

假裝害羞來把周圍的美色逗弄,

讓美和我們輕信的歌互相躲閃;

讓曲調悠揚如同歌唱愛情一般,

從慣常的夢中,那純潔的腰和背——

我閉著雙眼,眼神卻把它緊緊追隨——

讓那條響亮、虛幻、單調的線就此消逝。

 

阿,狡詐的蘆笛,逃遁的樂器,試試!

你快重新揚花,在你等待我的湖上!

我以嘈雜而自豪,要把女神久久宣揚;

還要用偶像崇拜的畫筆和色彩

再次從她們的影子上除去裙帶。

於是,當我把葡萄裏的光明吸乾,

為了把我假裝排除的遺憾驅散,

我嘲笑這夏日炎灸的天,向它舉起

一串空葡萄,往發亮的葡萄皮裏吹氣,

一心貪醉,我透視它們直到傍晚。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