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國輝·金竹篙

廟口那些老一輩的人,到現在都還在口述她出閣的排場。

鄉下地方。她的故事是飯桌上的一道很好下飯的醃漬物。

她纏著小腳出閣,粗婢,細婢,跟著走。

嫁妝中有一支很特別的──金竹篙。看過的人都眼睛發亮!

那樣的年代,是個什麼樣的人家要這樣嫁女兒呀!

情形依稀是這樣子的。

她坐的紅轎子一路搖晃。

(Feature Photo: Sedan chair 1 by  Leo Gao,http://500px.com/leogao

紅轎子有一扇通風的小窗口。那些好奇觀望的人,剛好可以從那扇窗口看到她──垂簾裡,低著頭,一副想心事的樣子,聽說沒有出閣的喜悅。

伴著嫁粧的隊伍,長又長,像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

始終走在那些老一輩人的皺紋裡,繞來繞去。看不出有出口。

聽說是,她從小被算命的算出──命帶"剪刀柄。

是一種怎樣的無奈啊!這和她乘坐的喜氣洋洋的紅轎子,很不搭調。

令人著迷的是──老一輩人繪聲繪影的金竹篙和"剪刀柄的戰爭──和布袋戲裡白眉道人和李哪吒的戰爭一樣,都是在施放煙霧的緊要關頭,旁白的人輕輕鬆鬆的拋出一句:等待下回分解。

那時,小小的我見到她時,她已經滿頭白髮,挽個髻兒,盤在後腦勺。身體彎的像李鐵拐手裡那根拐杖,窩居在燕子不再來築巢的小院落。

她有一個油頭粉面以賭維生的兒子,和沒有聲音媳婦。

廟口那些老一輩的人,還是會談起她出閣的排場。紅轎子裡的她和現在的她──似乎是不同朝代的兩個不相干的人。

要命的是,我經歷了她兒媳的自殺---。

出閣的排場,繼續蜿蜒在村子的小路上。

金竹篙和"剪刀柄"的戰爭,仍然像布袋戲裡白眉道人和李哪吒的戰爭一樣,繼續沒完沒了的等待下回分解。

不同的是,廟口那一批舊的老一輩人走了,就有新的一批老一輩人,上來頂替。

那個以賭維生的兒子還是一副油頭粉面的樣子。

那個媳婦的墓塚,已經被荒草淹沒了。

當然,我又繼續長大。纏小腳的她,更難得露面了。

多了一雙稚兒,跟著她。我不假思索的又會想起老一輩人口中──她纏著小腳出閣,粗婢,細婢,跟著走。
那樣的年代,是個什麼樣的人家要這樣嫁女兒!

偶爾,從墓塚那頭吹過來的風,輕撫在我臉上,翻過書桌上好幾頁玉卿嫂的掙扎,有說不盡的小院落的滄桑。

Views: 14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