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30)

本傑明感覺到有一個鼻子在他肩上磨蹭。回頭一看,是克拉弗。只見她那一雙衰勞的眼睛比以往更加灰暗。她沒說一句話,輕輕地拽他的鬃毛,領著他轉到大谷倉那一頭,那兒是寫著“七誡”的地方。他們站在那裏注視著有白色字體的柏油墻,足有一兩分鐘。

“我的眼睛不行了”,他終於說話了,“就是年輕時,我也認不得那上面所寫的東西。可是今天,怎麽我看這面墻不同以前了。‘七誡’還是過去那樣嗎?本傑明?”

只有這一次,本傑明答應破個例,他把墻上寫的東西唸给她聽,而今那上面已經沒有別的什麽了,只有一條誡律,它是這樣寫的:


所有動物一例平等

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

更加平等


從此以後,似乎不再有什麽可稀奇的了:第二天所有的豬在莊園監督幹活時蹄子上都捏著一根鞭子,算不得稀奇;豬給他們自己買一臺無線電收音機,並正在準備安裝一部電話,算不得稀奇;得知他們已經訂閱了《約翰·牛報》、《珍聞報》及《每日鏡報》,算不得稀奇;看到拿破倫在莊主院花園裏散步時,嘴裏含著一根烟斗,也算不得稀奇。是的,不必再大驚小怪了。哪怕豬把瓊斯先生的衣服從衣櫃裏拿出來穿在身上也沒有什麽。如今,拿破倫已經親自穿上了一件黑外套和一條特制的馬褲,還綁上了皮綁腿,同時,他心愛的母豬則穿上一件波紋綢裙子,那裙子是瓊斯夫人過去常在星期天穿的。


一週後的一天下午,一位兩輪單駕馬車駛進莊園。一個由鄰近莊園主組成的代表團,已接受邀請來此進行考查觀光。他們參觀了整個莊園,並對他們看到的每件事都讃不絕口,尤其是對風車。那時,動物們正在蘿蔔地裏除草,他們幹得細心認真,很少揚起臉,搞不清他們是對豬更害怕呢,還是對來參觀的人更害怕。

那天晚上,從莊主院裏傳來一陣陣哄笑聲和歌聲。動物們突然被這混雜的聲音吸引住了。他們感到好奇的是,既然這是動物和人第一次在平等關係下濟濟一堂,那麽在那裏會發生什麽事呢?於是他們便不約而同地,盡量不出一點聲音地往莊主院的花園裏爬去。

到了門口,他們又停住了,大概是因為害怕而不敢再往前走,但克拉弗帶頭進去了,他們踮著蹄子,走到房子跟前,那些個頭很高的動物就從餐廳的窗戶上往裏面看。屋子裏面,在那張長長的桌子周圍,坐著六個莊園主和六頭最有名望的豬,拿破倫自己坐在桌子上首的東道主席位上,豬在椅子上顯出一副舒適自在的樣子。

賓主一直都在津津有味地玩撲克牌,但是在中間停了一會,顯然是為了準備乾杯。有一個很大的罐子在他們中間傳來傳去,杯子裏又添滿了啤酒。他們都沒注意到窗戶上有很多詫異的面孔正在凝視著裏面。

福克斯伍德莊園的皮爾金頓先生舉著杯子站了起來。他說道,稍等片刻,他要請在場的諸位乾杯。在此之前,他感到有幾句話得先講一下。


他說,他相信,他還有其他在場的各位都感到十分喜悅的是,持續已久的猜疑和誤解時代已經結束了。

曾有這樣一個時期,無論是他自己,還是在座的諸君,都沒有今天這種感受,當時,可敬的動物莊園的所有者,曾受到他們的人類鄰居的關注,他情願說這關注多半是出於一定程度上的焦慮,而不是帶著敵意。不幸的事件曾發生過,錯誤的觀念也曾流行過。一個由豬所有並由豬管理經營的莊園也曾讓人覺得有些名不正言不順,而且有容易給鄰近莊園帶來擾亂因素的可能。相當多的莊園主沒有做適當的調查就信口推斷說,在這樣的莊園裏,肯定會有一種放蕩不羈的歪風邪氣在到處蔓延。他們擔心這種狀況會影響到他們自己的動物,甚至影響他們的雇員。但現在,所有這種懷疑都已煙消雲散了。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