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威爾(George Orwell)《動物園莊》(18)

動物們被徹底嚇壞了。對他們來說,斯諾鮑就象某種看不見的惡魔,浸透在他們周圍的空間,以各種危險威脅著他們。到了晚上,斯奎拉把他們召集起來,帶著一幅惶恐不安的神情說,他有要事相告。

“同志們!”斯奎拉邊神經質地蹦跳著邊大叫道,“發現了一件最為可怕的事,斯諾鮑已經投靠了平徹菲爾德莊園的弗雷德里克了。而那傢伙正在策劃著襲擊我們,企圖獨占我們的莊園!斯諾鮑將在襲擊中給他帶路。更糟糕的是,我們曾以為,斯諾鮑的造反是出自於自命不凡和野心勃勃。可我們搞錯了,同志們,妳們知道真正的動機是什麽嗎?斯諾鮑從一開始就和瓊斯是一夥的!他自始至終都是瓊斯的密探。我們剛剛發現了一些他丟下的文件,這一點在那些文件中完全得到了證實。同志們,依我看,這就能說明不少問題了。在牛棚大戰中,雖然幸虧他的陰謀沒有得逞,但他想使我們遭到毀滅的企圖,難道不是我們有目共睹的嗎?”

大家都怔住了。比起斯諾鮑毀壞風車一事,這一罪孽要嚴重得多了。但是,他們在完全接受這一點之前,卻猶豫了好幾分鐘,他們都記得,或者自以為還記得,在牛棚大戰中,他們曾看到的是斯諾鮑在帶頭衝鋒陷陣,並不時的重整旗鼓,而且,即使在瓊斯的子彈已射進它的脊背時也毫不退縮。對此,他們首先就感到困惑不解,這怎麽能說明他是站在瓊斯一邊的呢?就連很少質疑的鮑克瑟也或然不解。他臥在地上,前腿彎在身子底下,眼睛緊閉著,絞盡腦汁想理順他的思路。

“我不信,”他說道,“斯諾鮑在牛棚大戰中作戰勇敢,這是我親眼看到的。戰鬥一結束,我們不是就立刻授予他‘一級動物英雄’勛章了嗎?”

“那是我們的失誤,同志們,因為我們現在才知道,他實際上是想誘使我們走向滅亡。在我們已經發現的秘密文件中,這一點寫得清清楚楚。”

“但是他負傷了,”鮑克瑟說,“我們都看見他在流著血衝鋒。”

“那也是預謀中的一部分!”斯奎拉叫道,“瓊斯的子彈只不過擦了一下他的皮而已。要是妳能識字的話,我會把他自己寫的文件拿給妳看的。他們的陰謀,就是在關鍵時刻發出一個信號,讓斯諾鮑逃跑並把莊園留給敵人。他差不多就要成功了,我甚至敢說,要是沒有我們英勇的領袖拿破倫同志,他早就得逞了。難道妳們不記得了,就在瓊斯一夥衝進院子的時候,斯諾鮑突然轉身就逃,於是很多動物都跟著他跑了嗎?還有,就在那一會兒,都亂套了,幾乎都要完了,拿破倫同志突然衝上前去,大喊:‘消滅人類!’同時咬住了瓊斯的腿,這一點難道妳們不記得了嗎?妳們肯定記得這些吧?”斯奎拉一邊左右蹦跳,一邊大聲叫著。

既然斯奎拉把那一場景描述得如此形象生動,動物們便似乎覺得,他們果真記得有這麽回事。不管怎麽說,他們記得在激戰的關鍵時刻,斯諾鮑曾經掉頭逃過。但是鮑克瑟還有一些感到不自在。

他終於說道:“我不相信斯諾鮑一開始就是一個叛徒。他後來的所作所為是另一回事,但我認為在牛棚大戰中,他是一個好同志。”

“我們的領袖,拿破倫同志,”斯奎拉以緩慢而堅定的語氣宣告,“已經明確地——明確了,同志們——聲明斯諾鮑一開始就是瓊斯的奸細,是的,遠在想著起義前就是的。”

“噢,這就不一樣了!如果這是拿破倫同志說的,那就肯定不會錯。”鮑克瑟說。

“這是事實的真相,同志們!”斯奎拉大叫著。但動物們注意到他那閃亮的小眼睛

向鮑克瑟怪模怪樣地瞥了一眼。在他轉身要走時,停下來又強調了一句:“我提醒莊園的每個動物要睜大眼睛。我們有理由相信,眼下,斯諾鮑的密探正在我們中間潛伏著!”

四天以後,在下午的晚些時候,拿破倫召集所有的動物在院子裏開會。他們集合好後,拿破倫從屋裏出來了,佩戴著他的兩枚勛章(他最近已授予他自己“一級動物英雄”和“二級動物英雄”勛章),還帶著他那九條大狗,那些狗圍著他蹦來蹦去,發出讓所有動物都毛骨悚然的吼叫。動物們默默地蜷縮在那裏,似乎預感到要發生什麽可怕的事。

Views: 4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