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赵在巴生城南旧区住下,开了个小画坊,也买卖点值得收藏的老东西。

常常在前街、彭亨井和小印度一带散步,出神的看那些古建筑。还有战前的老店。有些闲人经过,见他看东西看得那么专心,像是被稀奇的古玉吸引住似的,也好奇的驻脚抬头望望。但始终没看出什么名堂,便摇摇头走了。

从前怎么没发现这地方?

朋友来探他,一起在桥底角头铺吃肉骨茶。,大家一面吃一面惊呼:“太好吃了!从前怎么没发现这地方?”老赵才慢条斯理的说:“你知道这老板是谁吗?他爷爷李文地,就是在这儿创造了肉骨茶。”大家“噢”了一声,又各添了一碗饭。

饭后,几个人爬上跨过店旁的穆杉酊桥上。看着桥下浊黄的巴生河,菲立说:“巴生肉骨茶好吃矣,巴生河却难看死了!”老赵答道:“现在河床浅了。过去水位高的时候,船只可以直接从马六甲海峡,转进巴生河口来到这岸边。我们很多人的爷爷奶奶南来时,都是在这里下船的。我们有今天,就是祖上当时能平安的在这里登陆。

“在八十年前,李文地烹调肉骨茶用的材料,还有他早上卖完一担子肉骨茶,下午回到家后给人驳骨、治病用的中药,就像数不尽的其他外来物质一样,也是从这里上岸的。”

小余说:“听你这么一说,我看这河的眼光好像不一样了。你继续讲,我给你拍照、录影。”说着,从裤袋里掏出手机。苏珊也煞有介事的打开她的手记本。

开个节目叫《发现巴生》

老赵:“好吧。我们来开个节目叫《发现巴生》。考古学家曾在巴生一带,挖出越南东山文化时期的铜钟、铜鼓,显示了早在两千多年前,这里已有人烟,而且是国际交汇点。难怪,公元二世纪的希腊文献《地理志》,公元七世纪的中国史册《梁书》,也都提到了巴生。翻开我国各地的历史,最久远的,要算巴生了。

“其实,这不难想像,马六甲海峡,是东西方水路交通的要塞。在两三千年前,航海技术与造船工艺还不是那么的精湛,碰上狂风暴雨海浪大,巴生河口的十来个大小岛屿,是天然的避风港。航海人后来开进了巴生河,登上两岸的荒野,发现丰富的锡米。自然的,这里就成了他们采矿或交换物资的地方。

“想到登陆处、避风港,我就想到,巴生河其实是一条人性的、温柔的河;想到锡米,我则想到,马来西亚的立国,不是和锡米息息相关吗?没有巴生河及其两岸的锡米,恐怕就不会有后来开发的吉隆坡。马来西亚的历史,是要改写的。

“你们看看桥的另一头,对,就是巴生警署前的阿都拉仓库,这是雪州最古老的马来建筑物。它曾经是巴生酋长储藏锡米、象征着雪州财富的所在。从吉隆坡、安邦、乌鲁冷岳、卢骨、新街场等地开采来的矿产,便是由这里运到巴生港口的大船上,送往英国。

“由于巴生河的策略地点,许多时候,人们又使它蒙上血腥。为了争夺锡米,雪州在19世纪中的两大政治集团,掀起了著名的雪兰莪内战。你可以想像吗,近代的巴生,居然是一个烟硝弥漫的战场,为时六年?

“当时的一位马来头领拉惹马哈狄,在今天市议会座落的高地上建起了城堡,对抗着他的敌人拉惹阿都拉,以及后来的东姑顾丁。他后来失败了,逃往新加坡,他建的堡垒也不复存在。不过,城门和部分的城墙遗迹倒留了下来,我们待会儿走过去看看。

“还有时间的话,我建议去瞧一瞧,马来西亚第二古老的铁路,许多百年建筑,还有日军砍人头的地点。现在,口渴了,我们先到巴生最老的咖啡店,去喝一杯巴生最好的咖啡。”

一个星期后,老赵接到苏珊的电话说:“生意上门你干不干?我把你跟我们说故事的录影和特写图文,发表在我和小余的部落格上,还把录像片连结到YouTube。菲立帮我们在Facebook Twitter上推波助澜。台湾有人看了,说要组些团过来玩,尝尝这里的美食,听你讲古。更大的消息是,他们说要收藏你的手绘明信片和古玩。

“你要是肯干,我们这票人在网路上,就叫自己是:YouTube华商第一人!”

 

Views: 1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