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德格爾:藝術作品的本源(一)——物與作品(9)

看來,對這種思維的運用的最大阻力在於對物之物性的規定。因為前面說的那些嘗試之所以失敗,難道原因不正在此嗎?樸實無華的物最為頑強地躲避思想。或者,這種純然物的自持性,這種在憩息於自身之中使自己歸於無的性質,是否恰恰就是物的本質呢?難道物的本質中的這種排他的東西和關閉的東西就不能為力圖思考物的思想所接受嗎?果真如此,我們就不應該勉強去探尋物之物因素了。

物之物性極難言說,可言說的情形極為罕見。關於這一點,前面所挑明的對物的解釋的歷史已提供了無可懷疑的佐證。這一歷史也就是命運(Schicksal)。西方思想至今仍在此命運的支配下去思考存在者之存在。不過,我們在明確這一點的同時;也在此歷史中發現了一種暗示。在解釋物的過程中,這種解釋要求具有特殊的支配地位,並以質料和形式概念為主導引線——這難道是偶然的嗎?對物的這種規定來源於對器具之器具存在的解釋。器具這種存在者以一種特殊的方式靠近人的表象,因為它是通過我們人自己的制作而進入存在的。與此同時,這種以其存在而顯得親熟的存在者,即器具,就在物與作品之間占取了一個特別的中間地位。我們將順著這一暗示首先找出器具之器具因素。也許,這對我們認識物之物因素和作品之作品因素不無啟發。我們只是要避免過早地使物和作品成為器具的變種。這樣一來,在器具的存在方式中,本質歷史性的差異也有可能出現。但我們姑百撇開這點不管。

然而,哪條道路是通往器具之器具因素的呢?我們應如何去了解器具事實上是什麽呢?現在必需做的步驟必須絕對避免任何傳統解釋的武斷定論那一類的作法。對此,如果我們不用某種哲學理論,而徑直去描繪一個器具,那就最為保險了。

我們姑且選一個普通的器具——以一雙農鞋作為例子。為了描繪這樣一件有用的器具,我們甚至用不著展示實物。對它是人人皆知的。但由於在這里事關直接描繪,因此最好還是為大家的直觀認識提供安方便、要做到這一點,一個圖像的展示足矣、為此我們選擇凡·高的一幅著名油畫來作例子。凡·高不止一次地畫過這種鞋。但鞋有什麽好看的?誰不知道鞋是何模樣?倘是木鞋或樹皮鞋,鞋必定有被麻線和釘子連在一起的牛皮鞋底和鞋幫、這種器具用來裹腳。鞋或用於田間勞動,或用於翩翩起舞,根據不同的有用性,它們的廢料和形式也不同。

上面這些話無疑是對的,只是常識的重覆。器具的器具存在就在其有用性中、可是這有用性本身的情形又怎樣呢?我們已經用有用性來把握器具之器具因素了嗎?為了做到這一點,難道我們能不從其用途上去考察有用的器具嗎?田間的農婦穿著鞋,只有在這里,鞋才存在。農婦在勞動時對鞋想得越少,看得越少,對它們的意識越模糊,它們的存在也就愈加真實。農婦站著或走動時都穿著這雙鞋。農鞋就這樣實際地發揮其用途。我們正是在使用器具的過程中實際地遇上了器具之器具因素。

與此相反,要是我們只是一般地把一雙農鞋設置為對象,或只是在圖像中觀照這雙擺在那里的空空的無人使用的鞋,我們就水遠不會了解真正的器具之器具因素。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