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魯迅逝世80周年反思(6)

魯迅一直在觸碰時代最敏感的部分要真實的生存

搜狐文化:您認為魯迅身上還有什麽是讓您覺得很可貴的地方?

孫郁:魯迅是一個不斷和時代進行交流的人,他一直在觸碰時代最敏感的神經。他每天起來看報紙,經常寫雜文,當時上海,北京出現什麽,魯迅都有關注。但是我們當下很多人沒有觸碰最敏感的東西,而觸碰的人沒有魯迅這樣的知識背景,出現了很多雞湯或者很戾氣的時評。

而魯迅寫的雜文帶著豐厚的經驗和人類文明的信息,同當下最敏感的部分進行交流。魯迅在直面社會最敏感問題的時候,也在消解自己直面這個問題的意義。例如阮玲玉自殺,當時魯迅在上海,他馬上寫了一篇雜文:《論人言可畏》,就講上海小報的流言使得一個人自殺。再比如當時出現水災號召大家捐錢,魯迅用日文寫了一篇文章叫《我要騙人》,他知道捐款未必能到老百姓手里,可能被縣里的衛生局,或者水電局長扣起來了。但他自己還必須這樣來做,就是我要騙人,我所選擇的是一個虛妄的,但是我還必須這樣來選。這是對自己的價值的懷疑。

再比如當時蕭伯納上海來訪問,媒體記者有各種各樣的報道,有罵的有表揚的。魯迅說,蕭伯納本來不想講話,但是有人請吃飯,要他講話。魯迅馬上說中國新聞界記者在對名人的時候,本來不想談觀感,硬要讓別人談觀感,談完觀感後就說別人說得不對。這種思維存在問題,他馬上看到了那時候的媒體的淺薄,也發現了中國人的思維方式的暗區。

搜狐文化:魯迅身上有沒有您不喜歡的地方?

孫郁:他有的時候會誇大環境的感覺,比如他在給朋友的信里面,他的書信總體來講很好,他偶爾會誇大周圍的負面東西,他的警惕和多疑有時會傷害一些好人,有時候讀起來會覺得有一點不快。另外,他有時依據錯誤的信息對人與事做出判斷,把一些問題也簡單化了。

搜狐文化:您覺得現在紀念魯迅最重要的當代意義是什麽?

孫郁:我覺得就是人格的獨立性,人要成為自己,不要成為別人。成為一個豐富有趣有智慧的自己,不要成為無趣沒有智慧很荒唐的自己。要真實的生存。

搜狐文化:謝謝孫老師。



(采編:搜狐文化·沙子龍)

Views: 2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9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