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今《迷失的雨季》亞馬遜叢林之旅(8)

朱略西撒帶我們從另一條小路走回去,當我們氣咻咻、累喘喘地回到他的茅舍時,看看錶,居然已是下午一時許了。由上午八點走到現在,呵!我們竟然在叢林裡走了五個多小時!

我累得雙腳發軟,朝吊床一躺,不及三分鐘,便沉沉入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朦朧中只感覺到臉上傳來了一陣又一陣冰涼的感覺。睜開眼來,發現外面已是一片煙雨濛濛了。雨水從茅屋頂端一串一串地漏洩進來,我身上已濕了一大半。衝進房裡想要「避雨」,方才可笑地發現:整間茅屋是無處不漏水的!

聽到了我狼狽地奔來跑去的腳步聲,朱略西撒從廚房裡探頭出來,喊道:

「午餐準備好啦,來吃吧!」

那真是別有滋味的一餐,風在呼嘯、雨在奔瀉;桌上、身上全是濕淋淋的,盤裡的肉、碗裡的湯、杯裡的茶,全拌和了雨水,就像在大雨滂沱下野餐一樣!

雨止天睛!已是下午五時許了。我們收拾了簡單的包袱,到亞馬遜河畔坐高速摩哆船回去伊貴多士鎮。

風很大,浪很猛,摩哆船行駛於河面上,猶如在與汹湧的海浪搏鬪。我坐在船上,回想過去這幾天的旅程,頗有一種與世隔絕的感覺。不曉得朱略西撒是如何在城市與叢林這兩種完全不同的生活模式裡進行自我調整的?對此,他微笑地說:

「在城市,我只是過客。叢林,才是我真正的歸宿,我遲早一定會回來的。不過──」

說到這兒,他遲疑了好一會兒,才決定坦白相告:

「我現在有了一點小苦惱……」

「是你覺得再也不能適應叢林生活無水無電的不便利嗎?」我自作聰明地胡亂臆測。

「不是的。」他雙眉微蹙地說:「我有了一個要好的女朋友,她是城裡人,我們是在利馬認識的。為了我,她放棄了利馬的工作而跑到伊貴多士這個小鎮來謀職──這對過慣繁華大城生活的她來說,已是一種很大的犧牲了。我曾帶她到叢林裡生活了幾天,她不但不喜歡,也適應不了。所以,當我向她表示婚後回返叢林去住時,她一口便否決了。她要我作一個選擇──要回叢林,便放棄她;要娶她,便不得回返叢林。妳說,這教我怎麼去選!現在,我也只好過一天、算一天了!」

這樣的選擇,的確痛苦。愛人固然情深,但自己生活的根,又焉能輕易放棄?

朱略西撒沒再說話,我也默然不語。響在耳畔的,只有風聲和浪聲,似乎風和浪也在為朱略西撒的困境作徒勞無功的討論。

船在伊貴多士鎮靠岸時,岸邊盈盈立著一位少女。朱略西撒的大眼立刻煥發出一種醉了似的光彩:

「啊,安雅娣!」

他跳下船,一把抱住她,便吻了起來。

穿著平底鞋的安雅娣,比朱略西撒高出少許,波浪型的頭髮野性地散在肩上。她有著一雙和朱略西撒一式一樣的眼睛──圓大而靈活,眼皮上閃著兩抹時髦的深藍。鼻子很高很尖──這是西班牙和印第安混血裔的典型特色。她穿的是仿虎皮緊身衣裙,豐胸細腰,曲線畢露,是一位異常新潮而漂亮的小姐,和外表略帶土氣的朱略西撒站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強烈的對照。在這一刻,我幾乎敢肯定,也敢斷定,她不會屬於叢林──不管是現在,抑或是未來。朱略西撒絕對不能兼得魚與熊掌!但是,我知道,聰明堅毅的朱略西撒,最終必能作出兩全其美的安排。

朱略西撒要送我們回旅館,然而,我們堅持不必,因為我們實在不願剝奪他們兩人相處的甜美時光。

朱略西撒摟住安雅娣纖細的腰,向我們揮手道別,長長的亞馬遜河,在他們背後無止無盡的伸延著,有若潮水般湧來的暮色,一下子便把整個小鎮吞噬了……

【尾聲】

 

亞馬遜叢林之旅,是一段豐盈的旅程,它大大地充實了我的人生。現在,它已化成了一份完美的記憶,閑來無事時,我便會悄悄的把它取出來,細細的回味一番。許多記憶,也許會隨著時光的流逝而褪色,唯有這一段記憶,我深信,也確知,它是永生永世都能保持鮮明的色彩的!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