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 譯·尼采《偶像的黃昏》1.7

蘇格拉底的諷喻可是一種叛亂的表現?可是一種賤民怨恨的表現?他可像一個受壓迫者那樣,在三段論的刺擊中品味他自己的殘忍?他可是在向受他魅惑的高貴者復仇?——辯證法家手持一件無情的工具;他可以靠它成為暴君;他用自己的勝利來出別人的醜。辯證法家聽任他的對手證明自己不是白癡,他使對手激怒,又使對手絕望。辯證法家扣留他的對手的理智。——怎麽?在蘇格拉底身上,辯證法只是一種復仇的方式?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