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倫斯·英格蘭,我的英格蘭 7

威妮弗雷德小心地把被子移開。

“我想沒流了。”她說。

埃格伯特也彎腰看了看。

“是的,沒流了。”他說,隨後,臉上表情釋然地站直身體。他轉向孩子。

“吃布丁吧,喬伊斯。”他說,“沒什麼大不了的,你只要安安靜靜呆幾天就好了。”

“你還沒吃飯,是嗎,爸爸?”

“還沒有。”

“保姆會給你準備好。”威妮弗雷德說。

“你會好的,喬伊斯。”他說,朝孩子微笑著,把她淡黃色的頭發從她眉前撥開。她愉快地笑對著父親的臉。

他走下樓獨自吃飯。保姆在一邊伺候著他,她喜歡伺候他。所有的女人都喜歡他,而且喜歡為他做事。

醫生來了——一個胖乎乎的鄉村醫生,愉快而善良。

“哎呀,小姑娘,給絆倒了,是不是?像你這樣的一位漂亮的小女生!什麼!傷了膝蓋!嘖嘖嘖!那你可不伶俐了,是不是?不要緊,不要緊,很快就會好了。讓我看看它,不會傷著你的,一點都不會。保姆,弄個碗盛點溫水來。很快就會好的,很快就會好的。”

喬伊斯帶著微顯優越的淺笑看著他。這是一種她不曾習慣的跟她說話的方式。

他彎下腰,仔細看著孩子瘦小、受傷的膝蓋。埃格伯特俯在他上面。

“噢,天啊,噢,天啊!相當深的小傷口,可惡的小傷口。可惡的小傷口。不過,不要緊,不要緊,小女士。我們會很快好起來的,會很快好起來的,小女士。你叫什麼?”

“我叫喬伊斯。”孩子清晰地回答。

“噢,真的!”他答道。“噢,真的!嗯,在我看來,那也是個好名字。喬伊斯,呃?——那喬伊斯小姐會有多大呢?她能告訴我嗎?”

“6歲。”孩子略感有趣而且用相當恩賜的態度說道。

“6歲!你看,數到6,你能嗎?嗯,真是個聰明的小姑娘,聰明的小姑娘,我敢肯定要是她喝一勺藥,是不會哼哼嘰嘰的。不會像一些小姑娘,怎麼樣?呃?”

“要是媽媽要我吃,我就吃。”喬伊斯說。

“啊,你看!那才像樣子!這才是我想從一個躺在床上的小女士嘴裏聽到的,因為她傷了膝蓋。那才像樣子——”

這個讓人產生好感、羅唆的醫生用繃帶把膝蓋包紮好,建議臥床休息,並讓小女士吃容易消化的食物。他說只要一、兩個星期就會痊愈。幸運的是根本沒傷著骨頭或韌帶,只有一些皮外傷。過一、兩天他會再來。

於是大家放心了,喬伊斯呆在床上,所有的玩具都搬了上來,她爸爸經常跟她玩。醫生第三天來了,他對膝蓋的傷口相當滿意,說它正在愈合,它正在愈合——是的——是的。

他讓小孩繼續臥床,他一、兩天以後再來。威妮弗雷德稍有點不安。傷口好像正在表層愈合,可它把孩子傷得很厲害,看上去不是很好。她把自己的看法說給埃格伯特聽。

“埃格伯特,我肯定喬伊斯的膝蓋並未愈合好。”

“我認為很好。”他說,“我認為傷口正愈合得很好。”

“我想請溫恩醫生再檢查一次——我覺得不滿意。”

“難道你以為它比事實上更糟?”

“當然,你可以這麼說。可我現在應該給溫恩醫生寫張明信片。”

第二天醫生來了。他檢查了膝蓋,發現有炎癥。是的,可能會有點膿毒——可能會有。孩子發燒嗎?

兩周過去後,孩子發起燒來,膝蓋發炎更厲害了,變得嚴重起來,而且很疼、很疼。喬伊斯在夜裏哭喊不停,她媽媽只好徹夜守著她。埃格伯特仍舊堅持說沒有什麼,真的——這會過去的。可他的心中非常焦慮。(待續)

Views: 5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