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子一個個地打開了。駝夫們開箱的方法太粗魯了,他們將箱子舉起,然後猛地朝地上一扔,再用木頭和石塊砸箱子的外框。幸好,為了防止破損,事先已用布將箱子里的經卷包了起來。

 

七個駝夫就這樣野蠻地將箱子砸開後,再把經書一捆捆地搬到洞里去。行德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列,幫忙搬書。

 

一捆捆的書有重有輕,有大有小。行德和駝夫們兩手抱住書捆,踏著滿地的沙土,艱難地爬上斜坡,走進洞里,將書捆遞給里面的僧人,再從原路返回。雖然有時在路上會有人擦肩而過,但是彼此都不搭話,大家好像在完成上天賦與自己的一項使命一樣,態度非常認真。

 

行德無論在抱著經書時,還是空手返回時,都一直看著沙地上自己的影子。睡魔不斷地向大家襲來,搬運隊列的步子邁得很緩慢。盡管緩慢,卻沒有停下來,人們機械地來回走著。搬進洞的經卷大約已有幾萬冊了。

 

行德想,在尉遲光返回之前無論如何也要搬完。一旦尉遲光在他們搬運時返回,發現搬進洞的都是一些佛經,那他不知會如何憤怒。眼下無暇考慮這些,到時候再說吧。

 

像小山似的書捆越來越少,地上只剩下一大堆砸壞的箱子的木片。

 

洞中已裝滿了經卷。一個和尚不得不出來,過了一會兒,另一個和尚也出來了。剩下一個年紀最大的和尚還在洞里。當他把最後一部分經卷放好出來時,已是渾身大汗淋漓了。

 

“再把洞口封好。”

 

行德說。三個僧人要求讓他們親自完成這件事。

 

行德從腰囊中取出一卷般若心經的手抄本,然後摸索著將它放到洞中已碼好的經卷上面。偌大一個山洞,現在只有洞口處還剩一點空間了,左右兩側都放滿了書卷。行德將手抄本放進去之後,感覺到好像是將它拋入了汪洋大海一樣。與此同時,他似乎覺得將一個從不離身的心愛之物放到了一個更加安全的地方,所以可以放寬心了。

 

一個僧人不知從哪里弄來了幾根圓木,撐在洞口上。行德讓三個僧人留下封洞口,自己準備先回城去了。

 

行德離開山洞,來到先前堆放東西的地方。駝夫已把破箱子點燃,圍在火堆邊正在鼾睡。行德一時有點猶豫,自己一人回城,還是帶上他們一起回去呢?想了半天,他還是決定帶他們一起回城。尉遲光手下的這些亡命之徒如果留下,對那些僧人是一個很大的威脅。

 

行德叫起那些駝夫,命令他們立即出發。因為只有一頭駱駝,行德乾脆自己騎上它,讓駝夫們步行跟在後面,駝夫們剛開始對於回城的決定還有點不服氣,但是最終也沒有辦法,只得服從行德的命令。他們這才弄明白,他們幹的這件事非常重要,而且現在還沒有幹完。

 

行德一行人回到城里時,太陽已經老高了。他回到北門部隊的大本營,看到兔唇隊長與士兵們睡得正香。行德昨夜和前天夜里都沒有睡覺,現在也十分困乏,但還不能躺下,他還想去找找尉遲光。可是他到校場上沒有找到尉遲光,甚至連他的部下都沒有找到一個。

 

行德將帶來的駝夫安置到一處民宅里休息,然後騎著駱駝朝王府走去。王府門口一個守衛的士兵也沒有。行德進門後看到一大群駱駝擠在院子里,但就是找不到尉遲光和其他人的蹤影。

 

府內空空如也。行德直奔延惠的屋子而去。他站在門口朝里張望,里邊鴉雀無聲。行德心想,白跑一趟,但是他還是喊了一聲:

 

“太守大人。”

 

“何人在外喧嘩?”

 

里邊傳出了延惠的聲音。

 

“大人此時仍未離去?”

 

“無處可去,只好留在這里了。”

 

“未見府上其他人等,不知情況如何?”

 

“已於昨日下午去高昌了。”

 

“不知他們如何處置那些貨物的?”

 

聽到這句話,延惠像是咳嗽似地發出了一陣奇妙的笑聲。

 

“一群蠢材!只知道收拾東西,到要出發的時候才發現一頭駱駝和一個駝夫都沒有。真是一群蠢材啊!”

 

說完延惠又發出一陣大笑。

 

“最後只得將手頭的一點值錢東西帶走了,真是一群廢物。”

 

“尉遲光來過嗎?”

 

行德問道。

 

“尉遲光?這個惡棍就在里邊。”

 

“在幹什麽?”

 

“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