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詩選《四闕四重奏》(5)

語言,音樂,都只能

在時間中行進;但是唯有生者

才能死滅。語言,一旦說過,就歸於

靜寂。只有通過形式,模式,

語言或音樂才能達到

靜止,正如一只中國的瓷瓶

靜止不動而仍然在時間中不斷前進。

當樂曲余音裊裊,那不是提琴的靜止,

不只如此,而是兩者共存,

或者說結束於開始,

結束和開始永遠在那兒

在開始之前和結束之後。

萬物永遠存在於現在。語言

在重負之下,損傷,迸裂,有時甚至破碎,

而在壓力之下,要跌落,溜走,消失,

或者因為措辭不當而腐朽,不會在原處停留,

不會停留不動。尖厲刺耳的聲音

叱責、嘲笑或者只是絮叨

受到的攻擊總是試探的聲音,

是葬儀舞蹈中哀聲哭喊的影子,

是郁郁不樂的凱米艾拉的高聲悲號。

 

模式的細節是運動,

正如以十級階梯的形狀表現的那樣。

欲望本身就是運動

而不在與它值得想望的本身,

愛本身是靜止不動的,

只是運動的原因和目的,

無始無終,也無所企求

除非在時間方面

被納入了限制的形式

介於存在和不存在之間。

猛然間,在一道陽光中

即使此時有塵灰飛揚

在綠葉叢中揚起了

孩子們吃吃的笑聲

迅疾的現在,這裏,現在,永遠——

荒唐可笑的是那虛度的悲苦的時間

伸展在這之前和之後。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