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懋登《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41)

第17回寶船廠魯班助力鐵錨廠真人施能

詩曰:


大明開鴻業,巍巍皇猷昌。

止戈戎衣定,修文繼百王。

統天從雨施,理物體含章。

深仁諧日月,撫運邁時康。

幡旗既黑黑,征鼓何鍠鍠?

外夷違命者,剪覆被天殃。

和風凝宇宙,遐邇競呈祥。

四時調玉燭,七曜巡萬方。

維嶽降宰輔,維帝用忠良。

五三成一德,於昭虞與唐。


卻說工部尚書一本,寶船工完,乞加恩賞事。萬歲爺看了本,龍顏怒發,急宣文武百官。凈鞭三下響,文武兩班齊。萬歲爺道:“今日百官在此,工部一本,為寶船工完事。這寶船可是完了麼?”馬尚書出班奏道:“陛下洪福齊天,不日成之。”王尚書出班奏道:“天地協和,鬼神效力,故此寶船工程易完。”三寶太監出班奏道:“奴婢們星夜督率,委實是工完。”聖上道:“你這廝俱是欺侮我朝廷,豈有恁大的工,不假歲月而成?”文武百官一齊跪下,稽首頓首,奏道:“為臣的誰敢欺侮朝廷。”萬歲爺把個龍眼觀看,只見班部中獨有劉誠意不曾開口,聖上就問道:“劉誠意,你為何不作聲?”劉誠意道:“非干小臣不言之罪。小臣袖里占課,故此未及奏稱。”聖上道:“你占的課怎麼說?”劉誠意道:“小臣袖占一課,這寶船廠里有個天神助力,故此易於成功,陛下不須疑慮。”聖上道:“須則是眼見那個天神,我心才信。”劉誠意道:“要見也不難。”聖上道:“怎麼不難?”劉誠意道:“無其誠,則無其神;有其誠,則有其神。”聖上道:“既是這等說,我三日齋,七日戒,親至寶船廠內,要九張桌子單層起來,果是天神飛身而上,此心才信。”百官齊聲說道:“欽此,欽遵。”禦駕回宮,百官班散。馬尚書迎著劉誠意唱了一個喏,打了幾個恭,說道:“聖上要見天神,怎麼得個天神與他相見?”劉誠意道:“到了七日上,自有天神下來。”劉誠意雖是這等說,馬尚書其實不放心。

不覺的挨到了七日之上,果真的萬歲爺排了禦駕,文武百官扈從,徑往寶船廠來。廠里已是單層了九張金漆桌子,禦駕親臨,即時要個天神出現,如無天神,準欺侮朝廷論,官匠盡行處斬。說著個“處斬”二字,哪一個不伸頭縮頸?哪一個不魄散魂飛?哪一個是個神仙出來?未久之間,只見廚下一個燒鍋的火頭,蓬頭跣足,走將出來,對眾匠人說道:“我在這里無功食祿,過了七個月,今日替眾人出這一力罷。只是你們都要吆喝著一聲‘天神出現’,助我之興,我才得像果真的。”眾人吆喝一聲道:“天神出現哩!”倒是好個火頭,翻身就在九張桌子上去了,把個聖上也吃了一驚,心里想道:“莫道無神也有神。”聖上問道:“天神,你叫做甚麼名字?”天神道:“我即名,名即我。”萬歲爺轉頭叫聲當駕的官,再轉頭時,其人已自不見了。萬歲爺心上十分快活,今日天神助力,明日西洋有功可知。即時叫過眾匠人來。眾匠人見了個禦駕,骨頭都是酥的,一字兒跪著。萬歲爺道:“這桌子上是個甚麼人?”眾匠人道:“是個燒鍋的火頭。”萬歲爺道:“他姓甚名何?”眾匠人道:“只曉得他姓曾,不曉得他的名字。”萬歲爺道:“他怎麼樣兒打扮?”眾匠人道:“他終日里蓬頭跣足,腰上系的是四個拳頭大的數珠兒,左腳上雕成一只虎,虎口里銜一個珠;右腳上雕成一枝牡丹花,花傍有一枝蘭草。他食腸最大,每日間剩一盆,他就吃一盆;剩一缸,他就吃一缸。若是沒有得剩,三五日也不要吃。”萬歲道:“果真是個天神。”發放眾匠人起去。又宣劉誠意上來,問道:“卿再袖占一課,看這個天神是甚麼名姓。”劉誠意道:“不必占課,眾匠人已自明白說了。”聖上道:“他眾人說道不曉得他的名字。”劉誠意道:“他說姓曾,腰里系著四個拳頭大的數珠兒,曾字腰上加了四點,卻不是個‘魯’字?他左腳下一只虎,虎是獸中之王;右腳下一株牡丹,牡丹是花中之王。老虎口里銜著一個珠,是一點;牡丹傍邊一株蘭,是一撇。兩個‘王’字中間著一點、一撇,卻不是個‘班’字?以此觀之,是個魯班下來助力,故此他說:‘我即名,名即我。”’聖上道:“卿言有理。”即時叫傳宣的官,宣碧峰來見駕。長老見了聖駕,微微的笑道:“今日魯班面見天子。”聖上道:“國師,你怎麼得知?”長老道:“是貧僧指點馬尚書請來的。”聖上道:“怎麼是國師指點馬尚書請來的?”長老把馬尚書請教的話,細說了一遍。萬歲爺老大的敬重長老,老大的敬重劉誠意。一面宣紀錄官紀功,敘功重賞;一面禦駕臨江,觀看寶船。好寶船,也有一篇《寶船詞》為證,詞曰:


刻木為舟利千古,肇自虞妁與共鼓。

權輿竅木吳蜍腥,矜誇浮土漢雲母。

白魚瑞周以斯歸,黃龍感禹而來負。

誰知道濟舴艋功,乘風縱火有艨艟。

徐宣淩波其抗厲,鄧通持棹何從容。

艤烏江而待項羽,燒赤壁而走曹公。

沙棠木蘭稀巧麗,指南常安有奇制。

采菱翔鳳兮並稱,吳蜩晉舶兮一類。

李郭共泛兮登仙,胡越同心兮共濟。

涉江求劍兮楚偵,伐晉王官兮在秦。

紼縭維兮泛五會,軸轤接兮容萬人。

飛雲見兮知吳國,青翰聞兮為鄂鄰。

漢武兮汾陽申辨,廣德兮便門陳諫。

穆滿兮乘之烏龍,山松兮望彼鳧雁。

伐維江陵兮喬木,習維昆明兮鏊戰。

翔螭赤馬兮三侯,鷁首鴨頭兮五樓。

蒼隼兮先登見號,飛廬兮利涉為謀。

泛靈芝兮杜白鶴,浮巨浸兮梁銀鉤。


卻說萬歲爺看了寶船,就問長老道:“寶船已是齊備,國師何日起行?”長老道:“寶船雖是齊備,船上還少些鐵錨。”聖旨道:“既是舊錨去不得,新錨但憑國師上裁。”長老道:“須則是興工鑄造。”聖上道:“文武百官在這里,是哪個肯去興工造錨哩?”道猶未了,班部中又閃出三寶太監來,稽首頓首,奏道:“奴婢願去興工造錨。”道猶未了,班部中又閃出工部馬尚書來,稽首頓首,奏道:“小臣願去興工造錨。”道猶未了,班部中又閃出兵部王尚書來,稽首頓首,奏道:“小臣情願協同造錨。”聖上見了這原舊三員官,心上老大的寬快,說道:“多生受了列位。”眾官齊聲道:“這是為臣的理當,怎麼說個‘生受’兩個字?但不知興工造錨,錨要多大的?”聖上道:“非朕所知,可宣國師來問他。”長老就站在左壁廂說道:“這外錨忒大了也狼抗用不得,忒小了也浪蕩用不得。大約要分上、中、下三號,每號要細分三號:每上號要分個上上號、上中號、上下號,每中號要分個中上號、中中號、中下號,每下號又要分個下上號、下中號、下下號,三三共九號。頭一號的錨要七丈三尺長的廳,要三丈二尺長齒,要八尺五寸高的環。第二號的錨,要五丈三尺長的廳,要二丈二尺長的齒,要五尺五寸高的環。第三號的錨,要四丈三尺長的廳,要一丈二尺長的齒,要三尺五寸高的環。其余的雜號,俱從這個丈尺上乘除加減便是。還要百十根棕纜,每根要吊桶樣的粗笨,穿起錨的鼻頭來,才歸一統。”長老分派已畢,聖駕回朝,文武百官隨駕。

Views: 4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