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們常問我喜不喜歡看戲,我總是連聲地說:「喜歡、喜歡。」他們指的是平劇,而我對平劇卻完全外行,喜歡的是所有穿紅著綠,吹吹打打的「戲」。我也並不會欣賞戲的藝術,而只是喜歡「看戲」這回事。

小時候,帶我看戲最多的是外公和長工阿榮伯。阿榮伯背著長凳在前面走,外公牽著我的手在後面慢慢兒的蕩,蕩過鎮上唯一熱鬧的一條街道,經過糖果店,我的手指指點點,喊著:「花生糖、桂花糕,我要。甘蔗、橘子我也要。」外公說:「好,統統要,統統要。」就統統給買了。到了廟裡,阿榮伯把長凳擺在長廊的最好位置,用草繩紮在欄杆上,讓外公和我坐,自己卻站到天井裡去看了。他說這樣站近些,看得仔細。如果唱錯了、動作錯了,他好敲戲台板。比如有一次,他看到演戲的揚著馬鞭,邊走邊唱,忽然背過臉去拉下鬍子吐了口痰,卻用靴子底去擦,他就敲著戲台板喊:「老哥,你騎在馬上,腳怎麼伸到地板上來了。」這大概就是今天的喝倒彩吧。演戲的也毫不在乎,衝他笑一笑,繼續拉著嗓子唱下去。

 

戲還沒開鑼以前,外公總叫我到大殿上向神像拜三拜,保佑我聰明長生。外公說這座神像就是大唐忠臣顏真卿。他坐的是上河鄉的上殿。他的弟弟顏呆卿坐的是下河鄉的下殿。(其實顏真卿、顏呆卿並非兄弟,也許因二人都是平「安史之亂」的名臣,所以鄉人把他們結成了兄弟。)外公告訴我,因為上殿風水比較好,做弟弟的特別讓給哥哥居住,哥哥心裡很過意不去,所以過新年時,總是哥哥先去拜弟弟的年。因此正月初七迎神時,是上殿神先去下殿拜年,初八是下殿神來上殿回拜哥哥;我們鄉里有句話:「瞿溪沒情理,阿哥拜阿弟。」外公還說顏氏兄弟幼年時,有一天在溪邊玩,忽聽鳴鑼喝道,一位大官坐著轎子來了,他們知道大官是奸臣,就拾起溪裡的石頭扔他,剛剛扔在奸臣臉上,奸臣大怒,問是誰幹的,兄弟倆都承認是自己幹的,就把兩人都關了三天三夜。外公說他們從小就有大無畏的精神,而且手足情深,叫我牢牢記住。這些故事,外公每年都要給我講一遍,我怎麼會不牢牢記住呢?

戲開鑼以後,外公抽著旱煙看得入神,我坐在長凳,蕩著雙腳,邊啃甘蔗,邊東張西望。把甘蔗渣扔到天井裡,常常扔在人頭上肩上,下雨天就扔在傘背上。外公輕輕拍我一下說:「姑娘家要斯斯文文的,老師是怎麼教你的?」一想起要我背女誡的老師,就恨不得在戲院裡待一輩子。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