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船

 

我指點他看

柳蔭里有一條小小的船。

加我一些小小的風,

可以把感情葬在其中。

我見那樣就寫那樣,

我也不必要山高水長。

 

小船呀,我們萍水相逢

也做過一春的知己。

那時候有萍水相逢的女子,

也有柳蔭里日色平西。

我們各自向書本里討生活,

又各自思量恩愛的人。

雖不是太上忘情的歲月,

也博得一個無怨無恩。

 

小船呀,我又想到濮馬多河上了。

並不是華盛頓的南邊,

有什麽驚心動魄的山光,

或是不近人情的愛戀。

只為那一天促膝對坐的

是一個邂逅相逢的女子。

我的心是偶然結構的戲臺,

他呢,是走江湖的戲子。

 

小船的影兒在我心里

猶如流星在燦爛的星空。

不是故意地把身兒那一轉,

就是很溫柔的鞠一個躬。

 

(選自:《渡河》,東亞圖書館1923年版)

 

【賞析】 

 

陸志韋在1915年至1920年間曾留學美國。這期間,詩人常泛舟暢遊於華盛頓南邊的濮馬多河。偶然的機緣,他結識了一位年輕女子,這位“邂逅相逢”的女子,給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這首詩就是詩人回國後懷念那個女子、回憶那段時光的作品。

詩的第一節,詩人想像自己在濮馬多河邊,正在和那年輕女子促膝對坐,指點給她看柳蔭里的那條小船。因為小船上有“我”“埋葬”的感情,所以“我”只寫小船,“也不必山高水長”,詩歌的第一節隱約蒙上一層淡淡的哀愁。春日蕩舟,小船是“我”“一春的知己”,暮色蒼茫時在柳蔭里“萍水相逢的女子”,也如小船一樣,她是“我”片刻的知己,詩人將小船與偶遇的女子對比描寫,突出兩個“知己”飄浮不定的特質,他們都只給了“我”暫時的安慰。“我們各自向書本里討生活”,表明“我”和那個女子都過著枯燥的讀書生活;我們“又各自思量恩愛的人”正是萍水相逢之人真實的內心世界。

小船又使詩人想到華盛頓南邊的濮馬多河。這並不是因為濮馬多河兩岸有“驚心動魄的山光”,也不是由於詩人在那里留下了難忘的“愛戀”,而是他想起了與自己“促膝對坐”的女子。詩人將自己的心比作“偶然結構的戲臺”,把那位女子比作“走江湖的戲子”,生動形象地表現了“邂逅相逢”的兩個人在對方生命中的意義,舞臺上只有暫時的人生,“偶然結構的戲臺”終究要拆除,“走江湖的戲子”最後總得下臺、卸妝,我與女子相遇之後的結局必然是只留下傷感的回憶。 

 

詩的第四節照應第一節,又回到小船,“小船的影兒在我心里”,此時小船變得更加虛幻,只是一個“影兒”,“猶如流星在燦爛的星空”。流星這個一閃而過的意象,再一次突出河畔的女子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最後兩句詩人用擬人手法,形象地寫小船轉彎和船身隨浪晃動的情景,“不是故意地把身兒一轉,就是很溫柔的鞠一個躬”,這是小船在“我”心里的形與影,也是“我”回憶往事時心靈顫動的寫照。 

這首詩題為“小船”,但詩人並沒有把筆墨只停留在“小船”上,詩人入於物又出於物,由物及人,詠物、懷人融為一體,使全詩情味雋永,引人遐思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