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永武《愛蘆小品》 多情與無情

在成千上萬種樹木裏,只有垂楊是關心著人間離別的,灞上攀折,送人牽恨,每逢人間有離別,柳也有了折心之痛,所以古人把楊柳叫做“多情樹”。

然而柳的遊絲飛絮,一回東惹,一回西逐,自家的南北都沒定準。柳的枝條,青眉舞腰,滿身是風流的曲線,只喜送別,不喜迎人,那裊裊依依,濫折人手,所以古人又把楊柳叫做“無情樹”。


這“多情”的美名與“無情”的詆毀,居然會落到同一棵樹上,而且是同樣的一種特性上,真令人驚訝。但當我讀到申居鄖在《西巖贅語》中說:“疏薄之嫌,偏在多情之士”,腦門裏轟然一聲,恍然大悟。申氏勸人用情不可過分,過了就難以為繼;用情也不可太密,密交也難以長久。初交的人,處處留情,情是很難長久的。何況多情必然分心,而情又是很難分攤的,情既分了,又不能久,多情的人哪能不變成無情的人呢?所以自命多情的人,縱使反省自己,處處純真,不是玩弄,但也不能保證每分情都有始有終,仍不免有寡情之嫌。

天賦多幾分俊逸氣質的才子,總是多情,以他的風流倜儻,如何不欺梅妒蕙,顛狂一時?但是情多了,必然有始無終,總是讓人在春光裏歡笑,在秋風裏哭泣,黃庚不是有柳詩嗎:“誰知此是多情樹,最愛春光最怕秋!”


情多了,總是歡笑的時間短,悲傷的時間長,贏來一場場感傷的結局,朱彜尊不是也有柳詩嗎:“垂楊不是傷心樹,那得長條更短條?”唉,多情的才子佳人,很難成為“一心人”,所以有人哀嘆:“世間才子總無情!”憾事連連,怨懟終身,因此,世間許多頂可愛的人,常常成為頂可憐的人!

這麽說來,難道做人不要“多情”嗎?也不對,多情是人類高貴的品性之一,愈多情的人,才愈有靈性,不然神仙菩薩,自己逍遙去算了,為什麽一直忙著有求必應,像柳枝一樣不停被扭折來安慰離人呢?我認為神仙菩薩就是最多情的榜樣,而名士才子,自然也是人間的情種,祇是多情若流於濫情,才會有“多情者必好色,而好色者未必盡屬多情”(張潮語)的感慨。


譬如袁枚是清代相當多情的人,當時許多道學先生公開指著他罵,但他多情而並不好色,後來阮鏞有詩為他辯護道:“也知有福能容懶,不信多情定狎邪!”道出了袁枚多情而不狎邪的真面目。其實真多情的人不會好世俗的色,真好色的人也不會淪為世俗的淫。因為真多情的人,在內心是“不忍”,對名花不忍折,當名酒不忍飲,遇名姝不忍近。真多情的人,展現到外表一定是“不濫”,巨眼卓識,格調極高,哪裏會淪為世俗的色與淫呢?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