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十月九日 (中)

現時我是讀上個月規定的德國哲學書好呢?還是讀英國詩歌好呢?讀了二十年康德,不曾將康德讀完。單是叔本華的意志與表象世界,二十年來何嘗真正通讀一過?這簡直是我的恥辱!羅曼羅蘭的一部約翰克利斯多夫,讀了幾次,沒有一次讀完過,至今還不曉得故事的結局。可是實在不能太過責備自己,莊子不是早就說過了嗎?「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算了,還是歌唱我現時熱中的英詩罷!於是我讀了一整個上午的英詩。

 

我的書櫥裏英詩不多,像W. Wordsworth的集子渴望已久,就是無從入手。我手頭有一本八百多頁的The Oxford Book of Ballads,網羅大部分英國近世早期的歌詩,只讀了一部分,像漢詩一樣的純樸,我極為喜愛。反而我不喜歡莎土比亞,不論他的詩或戲劇,我都不喜歡,莎土比亞太浮華,總覺得有市井流氣。 

一面讀著古樸的歌詩,窗外時而傳來烏嘴觱雛索食聲,時而藍鶲的輝輝聲,有一陣子是雌雞產下了卵的報產聲。田園裏一片的靜,這些聲音成了靜中的紋理,像湖面上的漣漪。不多時,又聽見一陣空車的廓落聲,是車隊回來了。經過籬邊、木麻黃列樹,向南邊去了。我沒有出去,只在書桌前諦聽這親切的車聲。

 

出去將赤牛哥牽進牛滌,撿了卵。擡頭看看天,實在藍得太可愛,一直到地平線,沒有一絲雲。東邊的山嶺嶺線起伏分明,山色深厚,穩靜的在那兒。大概陶淵明飲酒第五首「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一定是像我現時所見的山,一種穩靜厚重的山。居住在大自然裏,時時都會想起造物主,天的藍,地的綠,透明的空氣,若看不出是造物的設計,不止是瞎了眼,還盲了心。不論人多麼渺小,在這一點上,人總該是造物主的知音。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