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粒草籽還是一棵樹種,在它出生到這個世界之前,它卻不能為自己做出選擇。我並不相信命運和這一切都是“命定”之說。但我承認這是一種先天無法選擇的客觀存在。從人存在之日起這一切都已經被決定了,這是一個無可更改的自然法則,盡管它並不合理……可有誰規定過世界誕生時就應該公平地對待每一種生物呢?於是作為小草,便有無法成為大樹的苦惱,作為大樹,偶爾也會羨慕小草與土地如此親密,但它們仍然要盡自己的力量去生長,在後天一切可能的條件下努力改變自己。它生命的新價值不能由割草人、伐木人來裁決;蘆葦不會因為牧羊人不喜歡它而變成廢物。真正的上帝是自己。當我們步入社會之後,我們常常會感到人與人之間的隔絕與孤獨,在被不斷破壞和摧殘的大自然中,我們看到人的邪惡與貪婪。

生命中充滿了利己的本能和原始的衝動。它渺小、卑瑣、醜陋不堪,我們甚至會失聲叫出:人原來是這樣的!中國文化歷來回避人的靈魂交鋒,每當人生陷入良心的騷動不安時,那種幾千年遺傳下來的自我調適功能便將心理底層的憤懣、幽怨一一消除清掃,表現出非凡的忍耐和平靜,中國知識分子從來少有在極度痛苦的精神崩潰後獲得自我的超越。當我們身上灑滿落日的餘暉在霧靄中欣賞群山的瑰麗,當我們在皎潔的月光下傾聽大海深沈的呼吸時,我們心頭會對人生湧上一種怎樣複雜的情感——難道不正是由於對生命一般意義的否定,才使我們更強烈地感覺到自己心中對於一切生命更深刻、更博大的愛和依戀。難道不正是因為愛它,我們才會如此勇敢地直面生命的消亡,尋求自我的凈化和人格的升華。


生命誠然渺小,但它確也可以偉大;人誠然卑劣,但許多人確也向往崇高。生命在人心中是不可能被否定的,否定的只是故我,人固然在任何時候都有權利否定自己,選擇結束生命的方法,但這種否定證明是你的抗爭、你的自救,還是你的怯懦、你的逃遁?我想說的是,這兩種否定決不是一回事,前一種否定會使你獲得新生,後一種呢?也許就將從此使你墮入永久的黑暗之中。我是多麽希望:你能活得“真實”。這種“真實”不再是自欺欺人的自我諒解和茍且偷安,而是對人生和現實的真實認識與把握。那時候痛苦不再是生命的消極的反證,而是生命的存在方式和強大的動力。

好了,寫得太多了。但願我的理解沒有同你的想法南轅北轍。

祝你順利!張抗抗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