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討厭的傢伙”

來吃飯的客人,不論貧富,絕大多數我都是喜歡的。為他們服務,與他們交往,常常是愉快的。可也有我不喜歡的,盡管只是個別。就拿那麽幾個“討厭的傢伙”來說吧——


……他們上樓來了。擦得錚光瓦亮的高統皮靴踩著樓板“吱嘎吱嘎”作響。我猛一擡頭四五個漢子,一式的光頭,一式的仁丹鬍子,一式的黑漆漆硬挺挺的呢制服,一式的白得晃眼的襯衫領。一張張臉不僅沒有絲毫笑容,而且像一堵冰冷的墻一樣完全沒有表情。

我請他們點菜。肅靜了足有一分鐘之後,一個人開口了——全然不使用也沒有任何客氣話。一個字一個字都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臉上的肌肉紋絲不動,目光像兩道鋒利的冷箭。

菜單開完,我剛要起身,那個人又發話了:

“小碟子,每個人來五個。”

“是?!”

“餐巾,來一打。”

“是?!” 

 

一二 不合理要求

 

“所有的佐料,我們每個人都要三份。”

“是?!”

“茶水要涼的。我們不用茶杯,用大啤酒杯。給我們酒升里全裝滿冰塊。”

“是”。我退出來,不由得用中文連罵了兩聲討厭。這叫什麽客人,殺氣騰騰的。餐巾要一打幹什麽?就算一個人圍兩條也用不了一打呀。佐料每人三份,他們使得了嗎!……這哪是吃飯?一股情緒湧上來了,我已無法運用理智調動臉上的笑容。我跑下樓去找店長,非要求換人。店長莫明其妙地把鈴木調到樓上以後問我:

“到底怎麽了?”

“我討厭他們。”

“為什麽?”

“我也不知道,反正看著他們不像好人。”

店長哈哈笑起來了:“他們都不壞。以前是拓殖大學的學生,常來的。”


怎麽說也沒用,我看著他們就是不對頭:

“他們憑什麽要餐巾一打,要小碟子要一摞,要佐料要一堆?使得了那麽多嗎?”

“他們當然可以要,隨便要多少。他們是客人嘛!”

“客人就這麽不客氣?”

“怎麽叫不客氣?他們是花了錢到這兒來吃飯的呀。”

“我不懂!要是我的話,就不給他那麽多。吃飯嘛,又不是吃餐巾,吃碟子。”

“你呀你呀,這里客人就是主人。你要根據他的意志辦,不能叫他根據你的意志辦。你的想法怎麽老是……跟我們擰著呢!”

那幾個客人吃完走了以後,我上樓去收拾。果不其然,小碟子也好,佐料也好,很多都原封不動地擺在那兒。而餐巾除了在半打根本沒動以外,還有好幾張,你說是用了,卻乾乾凈凈:你說是沒用,卻又揉成一團……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