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形形色色的顧客

看使你不承認如此,也必須對客人表示歉意,讓這種意思通過道歉傳達出來。在味道園,我覺得每天工作中用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對不起”。開口閉口,即便與我八桿也打不著的,也要說聲“對不起”。至於說到向客人賠償損失,那也是常有的事。比方說,一個菜,如果客人提出不好吃,那麽不僅立刻要給他重新做一份,同時還得賠上一連串的“對不起”。

有一次,一個客人從他的菜里挑出了一個小蟲子,我們頓時如臨大敵,不僅重新做了一份菜,而且他這頓飯的全部費用——一共八千日元——一個子了不要,算白送他。臨了還得一句又一句地道歉。還有一次,我給客人上湯時,把湯灑在了客人的毛衣上。於是店長立刻把客人的毛衣送到洗衣店去洗,洗好後又親自送到他家里。

這一類事在日本可以說是司空見慣。你不這麽作,就贏不來顧客,就要徹底失敗。正因為如此,我們的老板,店長對客人確實是相當大方。成摞成摞的烤肉鐵板(大的約一尺二寸長,八寸寬,小的約八寸長,五寸寬),一塊塊全用最高極的芝麻油來回塗好幾遍。剛去時見到這情形,我簡直是目瞪口呆!
另外,由於白天顧客少,為了招徠顧客,店里不僅把白天的菜價降低,而且還白搭上一小瓶牛奶做的飲料。店堂里永遠備有當天的報紙和最新的雜誌,供客人閱讀,店堂入口處也總擺著糖果,供客人隨便享用。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日本的客人也是和氣而懂禮貌的(至少表面如此)。盡管他們憑著“主人”的身份,任何要求都可以提出,但從不吹鬍子瞪眼,總是用請求的口氣跟你說話:

“啊,對不起,”客人們開口閑口也總是如此,“勞駕您能給我們換換鐵板好嗎?”

“對不起,想再要一杯茶行嗎?”

看到我們忙得四腳朝天時,他們會十分耐心地等待,既不發牢騷,也不催促。有的人還會向你深表同情地說:

“今天你們真夠忙的,給你們添麻煩了。”

給他們上菜,倒茶,撤換餐具什麽的。他們總是微笑著點頭向你致謝。吃完了,也一定是說著“謝謝“離開。主賓之間任何時候都是和和氣氣,恭恭敬敬的。


由於地理的原因,出入於味道園的客人各式各樣,形形色色。公司職員,附近的居民,中小企業主,大學生(味道園所處的茗荷谷一帶有好幾所大學)……他們當中有的顯然是“財主“,而有的顯然是“窮人“。有錢的來了,一張嘴全都要“上等X肉”,而且一要就是五六份,甚至更多。花多少錢,仿佛與他們根本沒關係,就跟“白吃“似的。一旦吃不了,不管是多好的東西,剩下就走,絲毫下帶心疼的。

有一回來了三四位客人,其中的一位請客。他朝我伸出兩根手指頭說:

“交卡路比二十份,交洛司二十份,……”另外還有這個七份,那個八份。我幾乎懷疑是不是自己聽錯了。交卡路比——上等小牛肉,交洛司——上等牛里肌,這都是一份一千五百塊錢的呀,他竟要了兩個二十份!他們這一頓飯的錢快要趕上我這一個月的工資了。再說,這麽多,他們有這麽大的肚子嗎?果不其然,結果他們只吃掉了四分之一,其中有的乾脆原封沒動地就那麽扔著,揚長而去。好家夥,這人不是神經出了毛病吧!我想。


而“窮”的又真是“窮”,甚至叫人覺得可憐。這些人多半都是學生。他們既無優厚的俸祿,又無大筆的存款。靠做打工一小時一小時掙來的那點血汗錢,只夠維持最基本的日常開支,不能:揮霍。

所以他們雖然進了我們的烤肉店,褲腰帶卻是緊勒著的,手心里的那點錢也是緊攥著的。他們往往是成幫結夥的來。別看進來是一大群座下是一大片,點起菜來,拿起菜單左研究右研究,結果頂多也不過就是二百八十元一盤的涼拌黃豆芽,或一百元一小碗的煮毛豆之類。量也絕不多於三份。主要就是喝酒(一種度數很低的日本酒,對上蘇打水,冰塊和檸檬)。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