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膽子大學得快

“小陳,五號桌的菜,讓你久等了。”店長的臉出現在廚房窗口,那雙望著我的眼睛里隱隱出幾分滿意:“記住,這就叫堂——肖——。”

哦,原來是牛舌頭。

“這就是雷——巴——。”

哦,鬧了半天雷巴是牛肝。一下子,我就記住了它們——連同菜名,寫法以及它的形像。

這一晚上的六個小時,伴隨著客人的來來去去一分一秒地過去了。我覺得我的“本事”,也有如雨後出土的筍尖兒似的,一節兒一節兒地往上躥。幾種最主要的菜名漸漸地爛熟起來,而越熟就膽子越大,膽子越大也就學得越快。

“小陳,”店長又叫我了:“快要到你下班的時間了,你該吃飯了。”按照這個店的規矩,在店里幹活五個小時以上的人可以白吃一頓飯。這頓飯,除了店里一千日元以上的高價菜以外,吃什麽都可以。

“可是現在客人還挺多呢。”我有點兒不好意思。

“那不關你的事,你是說好就幹到10點半的。你想吃什麽?”

“吃什麽呢?我可真說不上來——連這里有什麽飯都還沒完全鬧清楚呢。我只知道自己早已‘饑腸響如鼓’了”。

“這樣吧,給你做卡路比庫巴,如何?”

“謝謝!”

過了不大一會兒,一大碗冒著熱氣的牛肉燴飯端到我面前。

“小陳,讓你久等了。六號桌子空著,坐到那兒慢慢吃吧。”店長說著,又給我倒了一杯熱茶放在桌了:“請喝茶。”

“謝謝。”我的聲音很輕,只覺得有一團熱乎乎的東西在胸中滾動。眼前的這碗飯真叫我垂涎欲滴:飄著一層艷紅艷紅辣椒油的牛肉湯里,露出幾塊牛肉排骨,一個黃黃的雞蛋,一撮黑亮的紫菜,幾根碧綠的韭菜,幾條紅紅的胡蘿蔔絲,還撒著芝麻。我大口大口地吞咽著,實在說不出有多麽痛快。

當店堂里的大鐘敲響10點半的時候,我正好吃完飯。

“到你下班的時間了,小陳。”

“那麽”,我學著鈴木他們每一個人的樣,一邊深深地鞠躬一邊說:“對不起,我就先失禮了。”

“你辛苦了!”店長高聲說。

 

“你辛苦了!”店長所有的同伴都熱情地向我招呼。

“辛苦了!”

直到我走出店門,耳邊還久久響著這激情的聲音。一種形容不出的快樂使我差點了跳起舞來,雖說我早已累得筋疲力盡。

 


第七章 緊張·配合·情緒

 

我向來不是一個體育愛好者,只在中學時參加過有數的幾次籃球比賽。勝負我是早已忘了,可比賽時那種爭分奪秒,奮起力爭的緊張勁兒,彼此同仇敵愾,互相配合的“陣營感”和蓬勃向上的情緒,直到離開學校很久以後,我還一直深深留戀著。萬沒想到,在味道園我竟又找到了這早已久違的東西。

一成為味道園的一員,身處的環境就立刻使你形成這樣一種觀念:必須完全站在客人的立場去考慮問題,去工作。我們這些“做飯的”應當跟那些來吃飯人一樣“餓”,一樣“渴”,甚至比他們還著急。讓客人長時間地等待簡直就是罪過。要快,越快越好,如流星閃電,恨不能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像變戲法兒似的,把客人點的一切全擺在他面前。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