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團體感

這里,時間是以分,秒來計算的。客人剛一落座,五秒鐘之內就得把擦手毛巾,筷子擺到客人面前,恭候客人點菜。客人點完菜,兩分鐘之內就得把茶水或啤酒等飲料端上去。最簡單的小菜必須在三分鐘之內上桌,一般的菜肴不超過五六分鐘,最複雜的也絕不能超出15分鐘。聽到客人的要求,應當像是接到了聖旨,要聞風而動,要像箭似地“嗖,嗖,嗖。”絕對不可以愛搭不理,慢慢吞吞,邁四方步。

其實,這里的飯菜,除了泡菜等幾種小菜是現成的以外,其餘菜肴都是客人隨點隨做的。這是為了保證客人吃得新鮮。包括像“朝鮮冷面”這樣費功費時的東西,從燒開水煮面到出鍋冷卻,直至端上桌,也完全是在聽到客人的要求之後才動手的。而這里不管做什麽,都絕不來“大鍋燴”菜,是一份一份地做;飯,是一小鍋一小鍋地煮(當然不是家庭用的小鍋);肉,菜,也都是用完多少再準備多少。這樣一來,廚房里的工作是何等緊張就可想而知了。一個人往往要有眼觀六路,耳聽八方,三頭六臂的本事。火上燒著一樣,手中幹著一樣,心里還得想著一樣。時間得掐得準,多一分不行,少一秒也不行;手下的功夫要到家,一下就是一下,沒時間容你來回反復;頭腦里像電子計算機,客人點的菜一下來,立刻要在大腦里形成程序:幹完這個,緊跟著又該幹什麽。要分分秒秒,滴水不漏,紋絲不亂。

工作的高度緊張常常使我產生一種時間上的錯覺:一批又一批的客人迎來了又送走了,一個又一個盤子端上去了以撤下來了,一張又一張桌子髒了,收拾乾凈了又髒了……擡頭一看表,才不過過了十幾分鐘,二十分鐘。有多少次我都覺得是鐘停了。時間的容量在這里被成倍地擴大了。一分鐘里完成的工作,比以前十分鐘,幾十分鐘,甚至一個鐘頭完成的還多。

而工作又像從地下冒出來的泉水一樣源源不斷。且不說餐桌桌面上的端上端下,擦擦洗洗,就拿廚房里來說,淘米,洗菜,削皮,切肉之類的輔助工作連同不斷撤換下來的碗筷,烤肉爐之類的涮涮洗洗,隨著客人一批批的更換,總是一茬緊接一茬,沒有空隙地循環下去。每一個工作的人,從上班的第一分鐘起,就像上緊了弦的馬蹄表,嘀嗒嘀嗒一分不歇地一溜小跑直幹到終點。

 

 

陣營感

 

日本人的“陣營感”(或者說“團體感”)是很強的。一個人一旦參加到某個社會團體之中——成千上萬的大工廠,大企業也好,幾十人,上百人的公司也好,乃至不過幾個人,十幾個人的小單位——都會立刻深化進去,視“單位”與“自我”為一體,與抱成一團。所謂“離心”,“內訌”和“散沙”的狀況是不多見的。

 

味道園也一樣。甭管你是張三李四,也甭管你來自何方,一旦你參加進來,面對著所有賓客,所有其他的店鋪,“我們”就成了一個陣營。不論幹什麽,大家都齊心協力地膘成一股勁兒。你幫助我,我配合你,你呼我應,正像貼在我們更衣室里的一個口號所寫的:“讓我們大家時刻注意:互相呼應,互相交流,互相配合,團結一致搞好工作。”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