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九月二十七日

今早再也無法坐著讀書,吃過早飯,戴了大寬邊斗笠,走進雨中的田園。 

見著阡陌間草葉上綴滿了雨珠,令我大起感動。不論天氣再乾渴,農人永遠也不會給這些草灌溉一點兒水。這些草在這地上沒有主,無人關心,無人愛護,有時還受人排擠戕殘。原來它們的主是在天上,此刻它們正承受著自天上澆下來的水,活潑潑的,多有精神啊!我的身上也正滴下天上的水,我的赤腳和手,甚至斗笠下的臉面,在仰視那不可見的上天時,也沃足了天上的水,原來我也是這田野裏的一株草! 

來到三里外剛斬了蔗種,蔗肄新出不滿半尺的空田,三匹相連,共有十甲寬,在細雨中,露出原本是溪床地的石塊砂礫,乃是糖廠的植蔗區。一眼望去,白磷磷的一大片,上面頗有些溪浦澤畔海濱的鳥(即涉水禽類):有白鶺鴒和黃鶺鴒,在沙地上走著,上下擺動著長尾;有小環頸鵆(即千鳥),也不停地低頭來回走著,在翻掘礫石間的蟲類;還有大體型的斑鵆和黑胸鵆,或走著,或安詳地站著;另有一兩隻燕鵆,偶爾飛起,耀出尾筒雪也似的白;更有長嘴短尾的田鷸,也許是針尾鷸或是大地鷸罷,靜靜地蹲著;此外另有一種疑是流蘇鷸,顯然早已換了冬羽。一眼看見了這麼多平日罕見的鳥,我感到了無限的滿足,無怪有一股力量引著我要冒雨出來;尤其那小環頸鵆和流蘇鷸,居然來到離我二丈遠處,一點兒也不見外,我狂喜得幾乎要喊出聲來。在這些涉水禽中,還有小雲雀穿梭其間,牠們走過斑鵆或黑胸鵆身旁的時候,相對地顯得異常的小。 

坐在阡陌邊一塊石頭上,也記不得觀看了多久,直到覺得眼花撩亂,實在無法再睜著眼睛,這纔閉目靜坐,讓細雨勻勻的下著,輕輕地洗滌露在大斗笠外的手、膝、脛、腳。田園在細雨中這般安靜,十甲地寬,大小數百隻的鳥兒,除了燕鵆飛起,偶爾叫發一聲之外,沒有一點兒聲音,連雨也沒有出聲。我願意和牠們一起坐到天黑,纔各自回家。 

轉回來,經過番麥田,番麥綠油油的,在雨中呈現著十分的活氣,不由滿懷感激。以為雨水是自然現象,而認作當然的事,表面上似乎有理,其實是愚蠢的。

 

【音注】

 

蔗肄:蔗芽。肄國音ㄧˋ,臺音ㄧˋ(帶鼻音),圓讀臺音第四聲。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