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學《田園之秋》九月二十八日

一覺醒來,曉天灰濛濛的,是薄陰的天氣,也許一分鐘前還下著細雨,也許一分鐘後就有細雨下,是這樣的靜定薄如蛋膜的陰天;大約雨是過去了。 

今天是孔子誕辰,這一位了不起的先師,不是讀書人的最好榜樣,還有誰是呢?洗漱過後,換了一身清潔衣服,奉出了家藏一本最好的論語,擺在案上,焚香拜了三拜──家裏所以不藏孔子像,因為那是後人想像畫的,比起論語來,自有道里上的一段距離,因此我寧願直接拿論語當孔子來拜。拜過後,正襟危坐案桌之前,自學而至鄉黨,高聲朗讀一過──前半部可知道是初編完本,可靠性自然高,因此我只朗讀前半部。說來奇怪,別日讀論語未必有孔門躍然紙上的感覺,今天每讀一章,都有如在其左右,如在其上的靈應。 

一年三百六十四日日日都可以是讀書日,惟獨今天不止可以是讀書日,而且一定要是讀書日。臺諺有云:無冬節都得糔圓囉,冬節那有不糔圓?自然我要坐在書桌前,痛痛快快地看一天書;當然不一定要有關孔子或儒家的書,只要有益精神的書,都是孔子所允許的。可是纔讀了不多一會兒,我這裏一向無外客來訪的,居然來了訪客;一個老友帶了幾位先生來。那是少小時代的老同窗,如今過著粉筆生涯,趁著孔誕,心血來潮,特地來看看田園及田園裏的詩農我。老友們一向稱我為詩人,如今歸隱田園,自然免不了給我詩農之號。管他呢,名號原是人設的,我自己不是常自稱是詩人嗎?老友帶了客人來,我自然十分歡喜,只是中饋無主,又野蔬簡慢,中午這一頓飯真使我為難萬分。但老友聲明不為吃來,要吃街市館子有的吃,跑這麼遠來做啥?來田園,即使要吃,也要吃個別致的,最後指定吃野莧糜,說是無價的上品菜,還要跟我去一起採。拗不過,大夥兒七手八腳,不一會兒工夫採了一大堆回來,這頓野莧糜之好吃,自不待言的了,只要糝一點點兒鹽,不必任何人間調味品。 

吃過了飯,人人滿意。老友興發,伸手索詩。我說那裏有詩?老友不肯放過,說專程來就為看詩,詩人而沒有詩,還成什麼詩人?我說生活在詩中反而寫不出詩,都是實話。老友不信。看來交不出卷子來,似乎難於罷休,不得已只有將日記捧了出來。老友打開九月一日頭一天來讀,邊讀邊點頭,口裏說:倒是實話,人在詩中寫不出詩,也是真的!但是這本日記看來就等於一部連篇詩卷。說著挾在腋下不肯還。遇上任何人都好說,遇上少小的老同學,就不好說。人與人間相知之深,往往可至超越你我的界限,予不是施,奪不是取,這裏就有理說不清了。最後我解釋道:還差幾天就寫滿一個月了,寫滿了再寄去。老友覺得有理,纔將日記遞還我。我補充道:可不許流傳!老友不同意,說:若是天地間的好文字,不令流傳自然也會流傳;否則即或強令流傳,也傳之不遠。一切順其自然,何必執意!說得也有理,文字是公器,原非作者可得自有,況且作者們下筆之時,無不有想像中的讀者,說這本日記下筆當初沒有想像中的讀者,我自己也沒有十分的自信。 

又談了些往事及新近的時事,到各處走走看看,老友就帶了客人騎了腳踏車回去了。

 

【音注】 

糔圓:搓湯圓。糔,國音厶幺,臺音厶ㄜ。 

糝:加味。國音ㄘㄢ,臺音參(參加之參)。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