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雨季不再來》平沙漠漠夜帶刀

我們的三毛,走啊走的,走到撒哈拉去了,她的朋友們總要說她:“嗨!三毛,好好的德文教授不幹,何必呢!”她留學過西班牙,在馬德里大學畢業,美國伊利諾州的公務員也檢定及格。

可是,她一直說:我喜歡流浪。

我初抵沙漠時,十分希望做世界第一個橫渡撒哈拉沙漠的女子探險家。這些事情,在歐洲時每夜想得睡不著,因為,沙漠不是文明地帶,過去旅行各國的經歷,在此地都不太用得上。想了快半年,還是決定來了再看情形。當然我不能完全沒有計劃的來,總不能在飛機上,背個大水壺往沙漠里跳傘。我先到了西班牙屬地,撒哈拉沙漠的首都——阿蘊。說它是首都,我實在難以承認,因為明明是大沙漠中的一個小鎮,三五條街,幾家銀行,幾間鋪子,倒是很有西部電影里小鎮的荒涼景色和氣氛,一般首都的繁華,在此地是看不到的。

我租的房子在鎮外,雖說是個破房子,租金卻比歐洲一般水準高很多。沒有家具,我用當地人鋪的草席,鋪在地上,再買了一個床墊,放在另一間當作床,算暫時安定下來了。水是有的,屋頂平臺放個汽油桶,每天六時左右,市政府會接鹹水來,那是沙漠深井內,打出來的水,不知為什麽很鹹。洗臉、洗澡都得用它。平日喝的水,要一瓶一瓶去買,大約二十臺幣左右一瓶。

初來時,日子是十分寂寥的,我不會說阿拉伯文,鄰居偏偏全是撒哈拉的當地人——非洲人,他們婦女很少會說西班牙文,倒是小孩子們能說半通不通的西文。我家的門口,開門出去是一條街,街的那一邊,便是那無邊無際的沙漠,平滑、柔軟、安詳而神秘的一直延到天邊,顏色是淡黃土色的,我想月球上的景色,跟此地大約是差不多的。我很愛看日落時被染紅了的沙漠,每日太陽下山時,總在天臺坐著直到天黑,心里卻是不知怎的覺得寂寞極了。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