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雨季不再來》十歲就得嫁了

住下來快一個月了,我認識了許多人,西班牙和沙哈拉威朋友都有。其中一個沙哈拉威青年,是高中畢業的,算是十分難得了。

有一天,他很興奮的對我說:“我明年春天結婚。”“恭喜你,未婚妻在哪里?”

“在沙漠內,住在哈伊麻(帳篷之意)。”

我看著這個十分英俊的青年人,指望他做些不同於族人的事。

“告訴我,你未婚妻幾歲?”

“今年十一歲。”

我一聽大叫:“你也算是受過高中教育的?天啊!”他很氣,看看我說:“這有什麽不對?我第一個太太嫁我時才九歲,現在十四歲,兩個孩子了。”

“什麽?你有太太?怎麽一向不說起?”

“這個有什麽好講的,女人這個東西——”

我重重的瞪了他一眼。“你預備娶滿四個太太?”(回教徒可以同時有四妻。)

“不行啦,沒錢啦,現在兩個就好了。”

不久,姑卡哭著去結婚了,哭是風俗,但是如果將我換了她,我可會痛哭一輩子。

 

三毛《雨季不再來》吉普車往湖心猛沖

有一天黃昏,門口有汽車嗽叭聲音,我跑出去一看,我的新朋友夫婦在他們的吉普車上向我招手。“快來,帶你去兜風。”

這對夫婦是西班牙人,先生在此地空軍服務,有輛現代的“沙漠之舟”,我一面爬上吉普車後座,一面問他們:“去哪里?”

“去沙漠。”

“去多久?”

“兩三小時就回來。”

其實,鎮上鎮外,全是沙,偏偏要跑得再遠去。在車上,我們沿著一條車印子,開到無邊的大漠里去。快要黃昏了,卻仍然很熱。我有點困,眼睛花了一下,再張開眼來時,嘩,不得了,前面兩百公尺處居然有個大湖,一平如鏡,湖旁有幾棵樹。

我擦擦眼睛,覺得車子在往湖的方向全力飛去,我從後座用力打了一下開車朋友的頭:“老朋友,湖啊!送死去啊!”

我大叫,他不應我,加足了油門沖啊!我看看他太太,她正在莫名其妙的笑。車子不停,湖卻越來越近,我伏在膝蓋上任著他們開。

我聽說不遠的沙漠內,的確有個大湖,不想,卻在這里。我稍一擡頭,湖還在,我只有再伏下身去抱住頭。車又駛了快一百公尺,停下來了。

“喂,張開眼睛來!”他們叫,我擡頭一看,無邊的荒野,落日染紅了如血似的大地,風吹來帶著漫漫的沙,可怕猙獰極了的景色出現在眼前。

湖呢?沒有湖了,水也不見了,樹當然也沒有了。我緊抓車前的靠墊作聲不得,好似《奇幻人間》的鬼故事,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跳下車,用腳踏踏地,再用手去摸摸,都是實在的,但是那個湖心怎麽消失了?我趕緊回頭看看車,車並沒有消失。還在那兒,車上兩個笑彎了腰的朋友。

“我懂了,這就是海市蜃樓,對不對?”

上車後,我仍然毛須豎立,“怪怕人的,怎會那麽近呢?電影上拍的海市蜃樓都距離很遠。”

“多著呢,你慢慢來認識這片沙漠吧!有趣的事多著呢。”

以後我見到什麽東西,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總得上去摸一摸,不能告訴別人是海市蜃樓嚇的,只好說:“近視眼,要摸了才清楚。”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