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是工作能手,也是個麻壇高手。前幾年,因為忙著玩麻將,沒時間給孩子做飯,饑餓的兒子自己從火爐上端鍋時,由於蒸汽燙了手,將一鍋粥扣在了腳上打那以後,妻子再沒摸過麻將。

不知為什麽,多年不賭的妻子又迷上了麻將,每次還總是輸。每到周末,吃過晚飯,連家務活兒也不做,把碗一放就走人。我想,她的老毛病又犯了。

面對著重操舊業的妻子,我苦口婆心,但一點兒作用也不起,她還是照玩不誤。她說你不用擔心,我就玩過這一段時間,以後就不玩了。我心說,賭一博的人還有那記性?唉!沒辦法,多年的夫妻了,我還能說什麽呢?

一個多月過去了,她還是照玩不誤。

一天晚飯後,妻子拎起包又要出門,我實在忍無可忍,一把攔住了她,和她理論了起來。她不但不聽勸,還出言不遜,我伸手打了她一個耳光。妻子很委屈,哭著說:我不是為了玩單位的老科長就要退休了,我和小張都是科長的候選人。讓誰當科長就是高局長一句話的事兒,我聽說高局長很聽他老婆的話,他老婆答應了的事,就十有八九成了。局長老婆喜歡打麻將,我這幾天就是陪她在玩麻將,每次都故意輸些錢,局長老婆天天樂得合不攏嘴。這不,我當科長的事,她已經答應幫我給局長說說了。我怒氣未消地說:你怎麽學會了這些?想當官得憑自己的能力啊!妻子理直氣壯地說:屁!有能力有什麽用?要是單憑能力,我早該當上局長了這年頭,你不出點兒血,有多大能力都白費!我忽然想起前天聽到的一個小道兒消息,就對妻子說:我聽說高局長已經被人舉報了,事兒還不少呢!紀委正在調查他呢。妻子一聽這話,當時就急了:你說的是真的?真不真我不敢說,可高局長的黑可是出了名的,這你也知道嘛。妻子聽了我的話,急得在屋里轉了好幾圈,轉身拎起包一跺腳又跑出了門,我一把竟沒拉祝當時,我心里這個氣呀:是狗改不了吃屎,還為自己找借口呢,真是不可救藥!這以後的日子還能過嗎?這樣下去,離婚是早晚的事。我越想越生氣。

淩晨,妻子拖著疲憊的身一子回來了,連外衣都沒脫,一頭栽倒在床上。一看她那樣,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我氣哼哼地說:你先別睡,咱們得好好談談了。

有什麽好談的?我把這些天輸的錢都贏回來了!還賺了她一百多,以後我再也不玩了,讓麻將見鬼去吧說完,妻子就傳出了輕微的呼嚕聲。

Views: 4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