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倫的詩選《海上遇險》(1)

唐璜登上了船,海船開始航行,

雖說是順風,海浪卻異常洶湧。 

那海灣我很熟悉,因為常經過, 

那喧然大波真像有魔鬼在翻騰;

 

只要你站在甲板上,飛濺的浪花 

就直打到臉上,打得臉皮粗硬。

唐璜站在那兒,一再向西班牙告別,

啊,這是第一次——也許竟成為永訣。


當一個人看著自己熟悉的鄉土

隔著茫茫的波濤,漸遠漸隱去,

這情景,我承認,夠令人難過的,

特別是初登世途,更會別情依依。


我記得,大不列顛的海岸是白的,

而異方的海岸卻不是一覽無餘;

它越遠越神秘,泛著一片藍色,

望著望著,你就已寄身於海波。


唐璜站在船尾上盡自眺望,

他的祖國西班牙已越來越遠;

初別故土的滋味的確夠苦澀, 

連舉國出征的士兵都有此感; 


有一種難以言傳的關切之情, 

一種突然的震動使柔腸寸斷; 

即使那兒的人與地都叫你最討厭, 

你仍會癡癡地望著教堂的頂尖。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