鴿群仍在天上飛舞,要等陽光融化了積雪,它們才能降落到翻耕過的土地里找尋食物。但它們好像不為積雪是否來臨所焦慮,那樣子奮力地淩空飛舞,在天地間拋撒歡樂的音符。 

“看哪,次多!”次多停下腳步,回過頭去,看到大路上只有他們自己的腳印與車轍。村子早已退隱到起伏山巒的背後去了。

 

現在,他們感到了故鄉村莊的偏僻,寧靜,以及和整個世界相距是如此遙遠。就是他們,兩個鄉村的孩子,拉著重載的架子車從村子里出來,去三十里外的鎮子刷經寺。用胡豆去換大米。鎮子矗立在草原邊緣,經常被無遮攔的風打掃,因此是一個潔凈的鎮子。風使空氣顯得稀薄,甚至陽光也是一樣。鎮上有一家三百個座位的電影院,用鐵皮制作火爐與煙囪的手工作坊,百貨公司和公共澡堂等等。鎮上的居民有半年沒有菜吃。於是用大米換胡豆。本地產的胡豆煮過,加上鹽、油、辣椒面可以送飯;乾炒可以佐酒。機村鄰近的村子每年都有人去換些大米,給病人吃,或是節假日期間一家人一起享用這種精細的食物。機村卻沒人去換。像次多家那樣有勢力的人喜歡談論自尊,喜歡用自己的看法給別人的生活定下一種基調,除非你從來就像格拉母子一樣在這種基調之外。從前,次多家的基調也是由別人給確定的。現在,次多的二叔做了村長。他們就開始為別人確立基調了。 

這樣好,他們說,這樣不好。

 

這是好的東西,他們說,這東西好吃。於是你就吞咽這種東西。在那里,次多首當其衝。有這樣的機村人在鎮上看見換胡豆的人挨門逐戶,東家三斤,西家一盆。鎮上那些吃國家糧的人明明十分需要,卻做出高傲的樣子。他們就說了。我們機村人不要這樣。 

次多的爺爺是一個自尊的人。近來卻被越來越壞的胃所折磨,幾乎不能進食了。格拉母親說:“去給你爺爺換點米,不然他要餓死了。我們也換一點過年。”次多回去說時,他們不答應。他是晚飯時說的。他爺爺後來就呻吟了兩個夜晚。他們就同意了。

 

一隻野兔從路中間跑過。看到人來就躲進了柳叢。它拼命把腦袋往雪里鑽,柳樹落盡了葉子,變得那麼稀疏,它高高撅起的屁股就暴露無遺了。 

“它以為它藏好了呢?”次多從腰帶上拔出彈弓,攥緊一團雪。雪團準確地彈射在它的屁股上。

 

“吱哇!”兔子叫了,往柳林更深處竄去。格拉用手罩住嘴,立即,獵狗清脆的吠聲響起來了。兔子無法在冬天的柳絲中掩藏行蹤。它竄到哪里,哪里枝條上的雪就簌簌下落,紛紛揚揚。 

次多笑了。 

“你笑了。”格拉說。 

次多又笑了一下,臉上肉又僵住了。

 

山谷越來越寬闊,山變得更加低矮。退到離大路和河流更為遙遠的地方。四野寂靜無聲。格拉大聲呼喊自己:“嗨——,格拉!”聲音傳開,沒有回來。卻聽到次多說:“天天下雪就好了。”“你說話了,次多,”格拉高興地說,“你還笑了。”次多想:是啊,我笑了,我說話了。而在那個大家庭里,長孫也和長子一樣處於一種隱忍的地位。次多把糖給央宗妹妹。次多給弟弟西拉疊個小飛機。次多給加央妹妹……次多!說幾句話,逗逗他們,叫他們不要哭了。怎麼你也哭喪著臉,總不說話。臉上肉像死了一樣,連笑也不會。你……你看……來了親戚什麼你也喊個人,笑一笑啊。 

次多心里山清水碧,但確實不容易說笑出來了。

Views: 1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