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4)

“有時書本也要到適當的時候才會引起我們共鳴。”

“對弗里德曼先生來說,這可沒多大安慰啊。”阿米莉婭說。

“嗯,我要訂一箱封面同樣糟糕的平裝本。另外,等夏天遊客到來時,也許我們可以請弗里德曼先生過來做一次活動。”

“如果他能活那麼久的話。”阿米莉婭說。

“他病了嗎?”A.J.問。

“沒有,不過他好像有九十歲了!”

A.J.哈哈大笑。“嗯,阿米莉婭,兩周後再見,我想。”

“也許下次我跟你說什麼是冬季書目上的最佳圖書時,你就會聽我的了!”阿米莉婭說。

“很可能不會。我老了,各方面定型了,秉性難移。”

“你還沒那麼老呢。”她說。

“跟弗里德曼先生相比還不老,我想。”A.J.清清喉嚨,“你過來時,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吃個晚飯什麼的。”

銷售代表和書店老板一起吃飯根本沒有什麼不尋常,但阿米莉婭察覺出A.J.說這話時帶著某種語氣,她接著澄清道:“我們可以過一遍最新的冬季書目。”

“對,那當然,”A.J.也回答得太快了,“你來一趟艾麗絲島真是太遠了,你會餓的。我以前從來沒有提議過,是我失禮。”

“那我們晚一點吃個午飯吧,”阿米莉婭說,“我需要坐回海恩尼斯的最後一班渡輪。”

A.J.决定帶阿米莉婭去裴廓德[56]餐廳,那是艾麗絲島上第二好的海鮮餐廳。最好的科拉松[57]餐廳午市不開,就算開,對於一次不過是生意上的見面,科拉松也會顯得太過浪漫。

A.J.先到,那讓他有時間後悔自己的選擇。在收養瑪雅之前,他就不再去裴廓德餐廳了,里面的裝修風格讓他感到尷尬,還帶著觀光風味。里面有捕鯨用的魚叉、魚網,墻上掛著雨衣,門口有用一根原木雕刻出來的船長,他拿著一桶供人免費品嘗的鹽水太妃糖,有品位的白色亞麻桌布也沒能讓人轉移多少注意力。一隻玻璃纖維做的鯨魚從天花板上吊下來,眼睛小小的,神情悲哀。A.J.感覺到那隻鯨魚的判斷:應該去科拉松餐廳的,夥計。

阿米莉婭晚到了五分鐘。“裴廓德,就像《白鯨》里的。”她說。她穿的衣服像是把鉤針編織成的桌布重新利用了一下,罩在老式的粉紅色襯裙外面。她的金色卷髮上插著一朵假雛菊,穿著橡膠套鞋,盡管事實上那天陽光明媚。A.J.覺得橡膠套鞋讓她看上去像個童子軍,時刻準備應對災難。

“你喜歡《白鯨》嗎?”他問。

“我討厭它,”她說,“很多東西我都不會說討厭。老師布置讀這本書時,父母們會高興,因為他們的孩子在讀‘有品質的’東西。不過強迫孩子們讀那種書,就好像讓他們覺得自己討厭閱讀。”

“你看到這家餐廳的名字沒有取消約會,我倒是感到挺意外。”

“哦,我想過,”她聲音里透著開心勁兒,“可是我又提醒自己這只是一家餐廳的名字,應該不太會影響食物的品質吧。另外,我在網上查了評論,據說這里的味道挺好。”

“你不相信我?”

“我只是喜歡在到這里之前,考慮考慮要吃什麼。我喜歡——”她拖長了那個詞——“有——所——期——待。”她翻開菜單,“我看到他們有幾款以《白鯨》里的人物命名的雞尾酒。”她翻過那頁,“話說回來,如果我不想來這里吃飯,我很可能會編造說我對貝殼類食物過敏。”

“假裝食物過敏,你可真狡猾。”A.J.說。

“現在我沒法對你使那招了。”

侍者穿了件蓬松的白襯衫,那顯然跟他的墨鏡和雞冠頭格格不入。那種打扮是海盜中的時尚人士。“喂,旱鴨子[58],”那位侍者干巴巴地說,“試試主題雞尾酒?”

“我一般點的是老式雞尾酒,可是怎麼能忍得住不點一種主題雞尾酒呢?”她說。“請來一杯魁魁格[59]。”她抓住侍者的手,“等等。那酒好喝嗎?”

“嗯,”那位侍者說,“遊客們好像挺喜歡。”

“嗯,既然遊客喜歡……”她說。

“嗯,先讓我弄清楚,那意思是你想點還是不想點那種雞尾酒?”

“我絕對想點,”阿米莉婭說,“不管怎麼樣,就上吧。”她朝那位侍者微笑。“難喝的話,我不會怪你的。”

A.J.點了一杯這家餐廳的自釀紅葡萄酒。

“真可惜,”阿米莉婭說,“我敢說你這一輩子還一次都沒有喝過魁魁格雞尾酒,盡管事實上你住在這里,你賣書,而且你甚至很可能還喜歡《白鯨》。”

“你顯然比我進化得更好。”A.J.說。

“對,這我看得出來。我喝了這杯雞尾酒後,我的整個人生可能就要改變了。”

酒來了。“噢,看,”阿米莉婭說,“叉著一隻蝦的小捕鯨叉,真是意外驚喜。”她掏出手機拍了張照片,“我喜歡給我喝的酒拍照。”

“它們就像是家人。”A.J.說。

“它們比家人更好。”她舉起酒杯跟A.J.的碰了一下。

“怎麼樣?”A.J.問。

“有鹹味、水果味、魚腥味,有點像是蝦味雞尾酒决定向‘血腥瑪麗’[60]示愛。”

“我喜歡你的說法,‘示愛’。對了,這種酒聽著挺噁心的。”

她又押了一口,然後聳聳肩。“我開始喜歡上了。”

“你更喜歡去根據哪本小說而開的餐廳吃飯?”A.J.問她。

“哦,這可不好說。說來沒道理,可是我在大學里讀《古拉格群島》[61]的時候,經常會感覺很餓,都是因為對蘇聯監獄里面包和湯的描述。”阿米莉婭說。

“你真怪。”A.J.說。

“謝謝。你會去哪兒?”阿米莉婭問。

“準確說不是一家餐廳,但是我一直想嘗嘗《納尼亞傳奇》[62]中提到的土耳其軟糖。我小時候讀《獅王、女巫與魔衣櫥》時,經常想到如果土耳其軟糖讓愛德蒙背叛了自己的家人,那它肯定難以置信地好吃。”A.J.說,“我想我肯定是跟我妻子說了這件事,因為有一年,妮可送了一盒給我當作節日禮物。結果發現是種表面有粉末的黏黏的糖。我想我這輩子都沒有那麼失望過。”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