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世榮舉起駁殼槍。這種槍很笨重,但槍的口徑很大,子彈殺傷力極強。他舉起駁殼槍,漸漸擡到到一個高度,眼瞄過去,正是譚因的心臟,他要的就是他的心。他撥了槍機,突然叫了起來:“譚六,接著。”他迅速把槍舉到額頭,子彈飛了出來,轟然地炸開一個大口子,再繼續往前衝,命定要從另一邊衝出來,大口徑子彈的沖擊力,把楊世榮整個頭顱洞穿,他全身的血幾乎在一瞬間從頭部飛出噴灑在這堤岸上。但是,就是這一切將發生的時候,楊世榮把槍一扔——這是他開槍前腦子給手的指令,當子彈穿越他的腦子時,他的手依然能執行這個指令。 

譚因在這一巨響和火光中看到了那支拋過來的駁殼槍,他看到這時楊世榮的頭腦被打了個對穿。他不由自主地接過了空中飛來的槍,一時不明白為什麽楊世榮把槍扔給他,叫他“接著”,是接著他自殺還是讓他接槍,打出一條血路?

 

他來不及想楊世榮的目的,也來不及想他自己的計劃,槍在他手中自動地射擊起來。他蹲靠堤岸,邊打邊跑。而李士群的衛隊也在開槍,在兩個人站定準備行刑,互相扔出幾句聽不懂的話時,他們早就把背著的槍換到手中,扳上了槍機,以備發生意料得到的情況——楊世榮幫助譚因逃跑。他們沒有料到楊世榮竟然當著他們的面自殺。 

等反映過來時,他們的手指也在火光和槍聲同時自動地按下扳機。堤岸上槍殺響成一片,楊世榮正在倒下的身體又加了不少血窟窿。 

那個倒在這片潮濕草地上的頭腦,最後一眼看見的是從湖心里騰起的鶴。鶴欲飛,升起的腿卻突然靜止不動。

 

(明)王同軌《耳談》:

 

一市兒色慕兵子而無地與狎。兵子夜司直通州倉。凡司直出入門者,必籍記之甚嚴。市兒因代未到者名,入與狎。其夜月明,復有一美者玩月。市兒語兵子曰:“吾姑往調之。”兵子曰“可。”往而美者大怒,蓋百夫長之也。語鬥不已,市兒逐毆美者死。棄屍井中。兵子曰:“君為我至,義不可忘。我當代坐。”死囚二年,食自市兒所饋,後忽不繼,為私期招之,又不至,恚恨之久之,訴於司刑者。司刑出兵子入市兒。俞年行刑。兵子復出曰:“渠雖負義,非我初心,我終不令渠獨死。”亦觸木死屍旁。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