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間,關老爺子早就把宗二爺的鳥籠子端在了手,滿眼儘是學問,屏神靜氣地打量起小妞子來了。小樹林裡透出一片寧靜安詳的氣氛,眾鳥友一個個心裡熱乎乎的。大伙兒求的就是這個超脫,愛的就是這個和睦。宗二爺這麼一彎腰兒,樂園裡可真格的樂了。打這一陣子起,鳥友們就有點把宗二爺當成精神領袖。小妞子嘛:似乎也就成了當然的接班鳥兒! 

只有侯七,這時候倒有點忐忑不安、慌裡慌張。趁關老爺子和大伙正在研究小妞子,一把把師兄拉在了小樹林裡的背旮旯處,眼珠子滴溜溜地瞅著遠處樹影中隱沒的人兒,聲音兒壓低到不能再低的程度,幾乎是貼著心坎兒對宗二爺說:

 

「二哥!您今兒個是怎麼啦?有事兒也不和我商量商量!」 

「怎麼回事?老七!」 

「嘿嘿,您就不怕關老頭子給您來絕玩藝兒?」

 

「什麼?」 

「唉呀,您呀您!要是關老頭子教您的小妞子學兩聲兒髒口,那您哭皇天也就晚了!」 

「髒口?」

 

「二哥!您連這個都不懂,還玩鳥兒?那老頭子端回您的鳥籠子,要是私下裡偷偷教您的鳥兒學兩聲烏鴉叫,或許貓頭鷹叫,那您的小妞子就算徹底完了!按玩鳥兒這行的規矩,這叫髒口,晦氣,再好的鳥兒也不能要了!」 

「哦!……」 

「您哪!是怎麼想的?小妞子再年輕,只要一沾上髒口,那就等於戴上了右派帽子,再有本事也算完了,虯龍爪上還容得它落嗎?」

 

「這、這不會吧?……」 

「瞧您這厚道勁兒!也不瞅瞅這是什麼時候?鳥協快開張了,誰饒得了誰呀!」 

「這、這……」

 

「二哥!其實這事情我心裡早有底兒!那洋樓裡玩鳥的匪派兒,玩鳥兒用的也是洋法子。聽說他們最近就要去北京,用錄音匣子把十三套錄回來。我呀和他們有交情,只要從大公園往回一借,我就能幫您調教。這多保險哪!一鳴驚人,準把關老頭子打懵了!」 

「不、不!咱不求這……」 

「得了吧,二哥!我還能不知道您的心思?就只顧得了人緣兒,穩住老頭兒,掏騰來絕活兒,卻忘了防這一手!您呀,嘿嘿

 

「怎麼?」 

「這是把小妞子往火坑裡推呀!」 

「哦!」宗二爺又驚叫了一聲。為了自己的鳥兒,他甚至顧不得反駁侯七強加在他頭上那些分析之詞。他只感到心頭有點發毛,胸脯子堵得慌,竟禁不住哀求起侯七來:

 

「兄弟!咱不求那個,只是為了鳥兒,你說該怎麼辦?」 

「當然我不能眼瞅著小妞子跳火坑啦!」 

「好!好……」

 

「可馬上要回來又有點不合適,那老幫子會說您小玩鬧他,一翻臉總會鬧騰得您在鳥友中間栽跟頭,那以後還說什麼和什麼呀?」 

「這、這……」 

「這就得看我的了!」

 

「老七!哥哥今天算服了你!過去全怪上頭瞎了眼,今後這鳥協的秘書長不歸你呀,哥哥能和他們拼了命!我,聽你的!」 

「嘿嘿,咱們弟兄,誰和誰呀!」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