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略特詩選《四闕四重奏》(1)

燒毀的諾頓

縱然語言為人所共有,但多數人立身處世仿佛各有其道。

向上的路和向下的路是完全一樣的。




現在的時間和過去的時間

也許都存在於未來的時間,

而未來的時間又包容於過去的時間。

假若全部時間永遠存在

全部時間就再也都無法挽回。

過去可能存在的是一種抽象

只是在一個猜測的世界中,

保持著一種恒久的可能性。

過去可能存在和已經存在的

都指向一個始終存在的終點。

足音在記憶中回響

沿著那條我們從未走過的甬道

飄向那重我們從未打開的門

進入玫瑰園。我的話

在你的心中回響。

但是為了什麽

更在一缸玫瑰花瓣上攪起塵埃

我卻不知道。

還有一些回聲

棲身在花園裏。我們要不要去追躡?

快,鳥兒說,快去尋找它們,去尋找它們

在花園角落裏。穿過第一道門,

走進我們的第一個世界,我們要不要聽從

畫眉的欺騙?進入我們的第一個世界。

它們就在那兒,神態莊嚴而不可窺見,

在秋天的燠熱裏,穿過顫動的空氣,

從容不迫地越過滿地枯葉,

鳥兒在呼喚,於那隱藏在灌木叢中

不可聞見的音樂相應和,

那沒有被人看見的眼光轉過去了,因為玫瑰

露出了花容美姿已被人窺見的神色。

它們在那兒仿佛是我們的客人

受到我們的接待也在接待我們。

它們彬彬有禮地佇立在空寂的小徑旁。

於是我們繼續前行,走進黃楊木的圓形樹叢,

俯身觀看那乾枯的水池。

乾枯的水池、乾枯的混凝土、圍著褐色的邊,

水池裏注滿了陽光變幻的水,

荷花升起了,悄悄地,悄悄地,

池面從光芒的中心閃現,

而它們在我們身後,映照在池中。

接著雲朵飄過,水池又變為空虛。

去吧,鳥兒說,因為樹葉叢中躲滿了孩子

他們興沖沖地藏在那兒,忍住了笑聲。

去吧,去吧,去吧,鳥兒說:人類

忍受不了太多的現實。

過去的時間和未來的時間

過去可能存在的和已經存在的

都指向一個始終存在在終點。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